军人见面没忍住第一次_嫁给军人下不了床

“嚯嚯嚯……”顾晓乐砸吧砸吧嘴问道:“那好,要是现在给你出一个选择题让你选择,要么是我?要么就是你在荒岛上的这几个姐妹!

总之没有被选的那个人就得死,你怎么选择?”

爱丽达有些吃惊地看着顾晓乐,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要问出这么一个沉重的话题出来。

哪知道宁大小姐居然丝毫不犹豫地说道:“那我连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选你!”

她的这个答案让在场的爱丽达和顾晓乐都是大吃一惊,心说这丫头是精神分裂吗?

刚刚还在那里义愤填膺地说达西亚有异性没人性呢,自己一定要姐妹不要男人呢!怎么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到了她这里就变成要选顾晓乐了呢?

看到爱丽达和顾晓乐脸上奇怪的表情,宁蕾呵呵一笑地说道:

“你们不用惊讶,我这么选择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第一顾晓乐作为男人还不算太臭,

第二是我只有先选了顾晓乐这个笨蛋以后,才能让他去救大家啊!”

听到这话顾晓乐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心说:我靠!宁蕾这傻丫头对自己还真的有些信心啊!

店门前也出现一位稀客,忘前川认识是顾小姐。坐在柜台前,抬眼一看,道:“哟,顾小姐,您这是又腿伤了吗?”。

顾小姐笑着摆了摆手,“欸~,今天有时间路过来看看你,看看咱们的姜小神医是不是在偷懒...”。

“那您可就看走眼了,我姜来啊,出了不会偷懒就是不会偷懒。”。

两人也算是相识一场,坐上聊个闲话,也是有趣儿。

“随便坐吧,军人见面没忍住第一次快冬天了。店里面捞个清净,我这几天也闲的自在。”,姜来懒洋洋的倚在墙上,永远都不离开书本。只要你看他有闲的时候,永远捧着书。

“挺好的,对了,你有赵怀安赵老板的电话嘛?我最近碰上的技术难题,想问一问前任的董事长。”,顾小姐终于道出了来这里的真正原因。

果然这些企业人士的资本家们永远都是把事业放在第一位...

“哟,这我可没有。他自从跟我打了声招呼出国之后就把手机号给换了。”,忘前川云淡风轻的回答。

“这样啊,也没啥大不了的。对了,自从那次之后。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了,有空赏脸吃顿饭呗?”,顾小姐的确今天也是没事儿干,“真实虚拟头盔”现在遇到了一些瓶颈,正在攻破,她也没啥干的。公司那边也有石头照顾着,几乎是没她这个大美女有什么事儿了。

她这次来纯粹也是没个说话的人儿,才跑到了这家小诊所内。

他压低声音说,和对象第一次在外面做只要这里长期没有了白五的线索,说明老白应该是走了,到时候这边的所有情况,正式移交别的警队,他们就彻底撤出了。

“刘所,就算我现在想撤,这家伙没走的话,就跟阴魂不散似得,你放心吗?”刘明义看着不远处,方天宇估计他在沉思呢,马上又补充了句。

刘明义这会心情复杂到了极点,本意是叫这些“钦差大臣”早点离开本辖区,省得各种不舒服。

叫方天宇这么一说,白五的陈年旧事涌上心头,关键是老白手段毒辣,对平民百姓下手少,专门针对当 官的和名人、商贾制造惨案。

而且出事的往往都是当地的“热点人物”。

老刘第一个想到了自己,马上就否定了,再去想别人时,只觉得自己脑门上出汗了。

“兄弟,最好声势大点,把人彻底赶走。”刘明义态度有些变了。

他俩又商量了会,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在现在工作基础上再加几把火,彻底把老白“轰走”,基本就万事大吉了。

“小子,你忽悠我,大半夜的你带个女的来,职场高端女性,拿个手机,啥意思啊?”刘明义出于职业习惯,早就观察出来了,沈冰小巧的背包上有“新闻采访”四个字。

绿猫摇了摇头,“他没有说谎,他的心率都很正常。”。

“那就先这样吧,那个人暂且观察的。不要真的出现什么差错,咱们隐门的人不能再丢了。”,不由得毛教官叹出这样一句话来。几厘米可以让女孩子哭

......

至此,那件事儿之后...

忘前川的生活总算步入了正轨,没有什么烦心事儿。这已经是十一月份儿了,天气慢慢变冷。忘前川也在这个小诊所内,正式带了将近有三个多月吧。

每天的生活十分统一,出了姜灵这个丫头不往外跑,每天埋头在自己的小卧室中写以外。一切都没有什么改变,帅杰每周六、日都会来这个小诊所与忘前川下棋。

张大爷,李大爷他们也会围着这两个年轻人看,上了年纪的人对这种东西十分的有兴趣。可以说每天不下一盘儿,手里面都痒痒...从这两人身上也可以精妙这些大爷们的棋艺,这两人要是闲的时候。从早上能下的晚上,不停,这几个老头也能从早上看到晚上,最后被自己的老伴儿,儿子才能抬回去。

而她也越来越觉得我是她和阿尔泰之间最大的阻碍,直到有一次我和阿尔泰保护的客户在中东遭到仇家收买的恐怖组织的追杀!

那一次我们遭遇了大批的敌人,为了让客户能够安全脱身,阿尔泰选择留下来单独阻击敌人,让我带着客户离开!

最终他也在那场战斗中阵亡了!从此以后,达西亚就更认为我就是杀害阿尔泰的帮凶,也就再也不和我以姐妹相称了!”

爱丽达这番喃喃自语刚刚说完,就听到恰巧走过来运碎石头的宁蕾说道:

“哼!为了个臭男人连自己亲姐妹都不认了,这种妹妹不要也罢!”

“咦?刚结婚一晚上差我8次”顾晓乐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宁蕾说道:

“我们的宁大小姐看起来对这件事儿颇有感谢啊!”

宁蕾好看的眉毛轻轻跳动了几下,小巧的鼻子发出哼一声接着说道:

“难道不是吗,为了臭一个男人就连自己的亲生姐姐都不认了,这还是人办的事?

这种事儿也别说是亲姐妹了,就是闺蜜之间我也一概站在我们女孩子的一方!”

“不知道我该不该问,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你要是说出来的话,心里还能好受一点……”

面对着顾晓乐的坦诚相问,爱丽达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道:

“你是奇怪我和达西亚这件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差吧?”

顾晓乐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件事儿,我本来真的不想再提起,不过既然晓乐阿注你问了,我也没有必要对你隐瞒!

其实当初我和达西亚姐妹两个一直都是喜欢我们寨子里的同一个男孩阿尔泰的!”

“姐妹二女共侍一夫?”顾晓乐听得差点没把下巴掉到地上,我一天和好几个男人ml十次心说这小子的桃花运也未免太好了吧?

“不是的!”爱丽达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们那里虽然实行走婚制度,但是也不像你想象得那么放得开,通常要男女双方都对对方乃至于第三方都不排斥才行的!

就好比我现在和你还有小蕾妹子一样,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谁也不会排斥谁的那种才行!”

爱丽达的话,让顾晓乐有些哭笑不得,心说:“那能一样吗?你们那里都是来真的要上床的!我和你们都只是沾点口头的便宜而已,连嘴还没亲过呢!”

“不过,他是北美出版协会的人,跟杜克盟那边关系密切,如果让他接手了世界文学基金会,甚至是插手到数字图书世界大会,对我们恐怕不是很有利!”雷诺德雷吉奥略带几分担忧的说道,说白了还是因为大卫格纳不是自己人的缘故。

虽然数字版权协会跟北美出版协会未来会合并,电子图书跟纸质图书也会归属于一家出版协会管理,可终归雷诺德雷吉奥这边,跟杜克盟那些出版巨头,不是一个尿壶里的,即便是再关系亲密,电子图书跟纸质图书的竞争依旧存在,这种局势不会发生太多改变!

如果大卫格纳权势太大,他代表的纸质出版对于电子图书,压力就太大了。

陈楚笑了一声,将水一饮而尽,终于感觉那股苦味消失不见了。

长出了一口气,陈楚对着雷诺德雷吉奥说道,“不论是数字图书世界大会,还是世界文学基金会,还有,电子图书产业方面,都需要北美出版协会的支持,我们需要得到杜克盟、大卫格纳那边的支持!”

“另外,你觉得现在谁才是杜克盟那些出版巨头的对手,他们还有时间盯着我们?”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