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宠着我点_来我怀里放肆 今烛

昨天白天睡了一下午,晚上就没了多少觉,强行用减龄的方式睡满了六个小时把时差初步的倒腾了过来,李世信一大早就趁着晨练的功夫出了赵瑾芝家,溜溜达达的到了公司。

一大早到这儿来倒不是为了晨练,主要是昨天已经跟李倦约好了,以公司内容顾问的身份,参加今天上午举行的华旗影视二季度项目研讨会。

时间已经到了三月八号,虽然还没出正月,可是华旗这么大的公司集团,业务上早就已经回到了正规。

李世信出去参加电影节的这段时间,公司这边已经完成了第二季度的影视项目投资计划。

从李倦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李世信放心不下。

现在华旗倒是不缺钱了,可是去年刚刚担任内容顾问那会,公司什么情况他还清楚的记着呢。

一群有点名气就把自己当上帝的导演,那可真是一个个大坑。拿个剧本,随便搞个计划表就敢来华旗这边要投资。

偏偏,有的他还真就能要出来!

拍《只要爱》和《红盔》那会儿,看着公司大几千万几个亿的投资那些个完违背了市场规律,根本不可能大卖的影视作品项目一个个上马,李世信心疼的直抽抽。

“我的女儿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是不是有人陷害你的。”

“你可少说几句吧。”

吵闹的声音传来。

抬眸看去,是蒋父和蒋母的声音。

皱了皱眉,苏逍遥走上前。

“叔叔阿姨,我想如果依依还在的话,肯定不会相信你们现在这么伤心,肯定也不会想要看见你们争执的模样,你们节哀顺变吧。多宠着我点”苏逍遥说道。

一听到苏逍遥的声音,蒋母就像是发了疯一样,双目通红。

“节哀顺变?亏你还能讲的出这些话来!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家宝贝女儿怎么可能会死的那么凄惨!依依发生这一切通通都是拜你所赐,你不应该感到愧疚吗?现在还反而在这里叫我节哀顺变,你看你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蒋母猛的上前,怒目浑圆的紧盯着苏逍遥,就像想要把苏逍遥身上盯出两个洞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到这个时候赖我们家逍遥做什么?你女儿自己死了,跟我们逍遥有什么关系呀?他会有今天的下场,还不是拜你们所赐吗?如果不是你们这两个父母一直在逼迫他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沦落到如今的下场?到了现在,你竟然还反过来反咬一口说是我们家逍遥的错?我看真正疯了的人是你吧!”

他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下意识地朝简米拉那边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简米拉也正微笑着看向他。

周平顿时满脸通红,低下头去再也不敢往那边看了,可简米拉那温柔的声音,却已然传进了他的耳畔。

“加油。”

……

在几天的拍摄结束过后,除了卡莉娜以外的其他队长都纷纷杀青了。

另一边,岳光、谭龙、朵儿、周平和张虎子一同踏上了前往第五区的飞机,在经历了长达数天的飞行后,多宠着我点竹已txt下载众人这才抵达了第五区。

第五区距离第一区的距离,其实要比距离第十四区更远,虽然它在数字上与一更接近,但它们实际上的距离却是差了几十个纬度。

第五区,位于赤道西侧,临近沙漠的地方,这片沙漠也属于第五区的范围,而奇怪黑雾出现的地方,正是沙漠边上的绿洲城中。

这里人类的普遍收入较低,如果说,第二区的人与第一区的人在人类社会秩序逐渐恢复后,他们之间的收入差距是一道鸿沟的话,那么,第五区与第二区的人之间的收入差距就是一道天堑。

呵、

得知苏莉仍然对《三体》念念不忘,李世信轻笑了一声。

这个连一声干爹都不肯叫的渣女。

想的太简单了。

“《三体》改电影啊?成啊,集团拿出三十到五十个亿,不用给我什么大咖演员团队,集结整个中国最好的特效团队过来,豁出去三到五年的制作周期,我把这部作品拍成一部集数控制在二十四集以内的连续剧。回头你算一下投资汇报率有多高,要是你感觉行,集团收支能受得了,那咱就拍。”

看着李世信一副“老夫无所谓”的样子,李倦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您说的倒轻巧。多宠着我点微博车

这谁能受得了啊?

别说现在的华旗,就算效益翻一倍,这事儿也玄乎啊!

三到五年的制作周期啊!

天知道到时候拍出来市场什么样。

再说了,您这要是个电影也就罢了,冲着原著热度高高兴兴的圈笔钱。

可连戏剧啊!

三十到五十个亿的成本,拿个投放平台能买得起?

得怎么定价啊这!

“咳咳、那还是算了。至少以咱现在的体量,您说的这些我还真办不到。我回头转告苏总一下,等以后咱影视公司利润超百亿,这事儿再说吧。”

“倒是不用。”

见李倦要回绝苏莉,李世信摆了摆手。

坐在会议室里,一面喝着茶水,李世信一面将李倦给的项目资料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

网剧这一块没什么说的,华旗自从收购了茶豆视频APP和读书APP之后,结合自家的经纪公司,广告公司和影视部分,其实就已经初步的构建起了文娱生态圈的闭环。

成绩好不好先不说,至少在模式上是成功的。十几个网剧项目,大多都是根据读书APP那面人气比较高,也比较具有改变价值的IP衍生。

这样的项目,实际上吃的就是粉丝经济。

只要是导演不脑残魔改剧情,把好好的斗气大陆搞成斗气化马。竹已的小说把粉丝搞爽了,口碑搞好,一大票的原著粉自来水,就能把收视搞上去。

而几部电视剧也是国内一些著名编剧作品,和人气作品改编。

业内龙头就这一点好;凭借手中的宣发优势,艺人储备和投放渠道,优质影视资源都是过第一手。

内部管理不出问题,项目跟进的好不瞎干预,且用懂行的人把好关,项目都是有基本盘在的。

“你现在才想到啊,晚了,我已经交给一个我很信任的人了,他会代替我接着纠缠你。”

蒋依依忽然张开嘴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间忽然涌现出一股红色,蒋依依已及伤到内部了,想要存活下来是不可能的了。

“蒋依依,不要这样,我们好好商量,你把照片给我,我帮你除掉盛心灵,好不好,你知道的,我也不喜欢盛心灵,不喜欢盛家,我会帮你报仇的,只要你把照片给我。”

蒋依依轻咳一声说道,“陈云,我是要死了,但是并不代表我傻了,我要是把照片给你了,你还不知道怎么想方设法的摆脱关系呢。”

蒋依依此时的头脑是格外的清楚。

就算苏母怎么说,她就是听不进去。

“你等着吧,你的报应也马上就要来了。”

蒋依依咧开嘴,血液又随着嘴角流了出来,滴到雪白的床单上,鲜艳至极。

苏母本想好好和蒋依依再说几句,多宠着我点儿晋江再商量一下,谁知道她居然……

苏母的眼眶变得凶狠。

“注意什么注意?我管他这里是什么地方呢!我只知道是你把我的女儿害成了如今的地步,我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给我女儿一解痛快罢了!”蒋母丝毫不甘心。

“一解痛快吗?阿姨,倒不如你自己抠心自问一下,你女儿有如今的下场,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过错吗?”盛心灵深眸微眯,紧盯着蒋母。

“我能有什么过错?她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对她,这还轮的到你管吗?难不成,我是他妈,我都不能亲自教导他了吗!”

“教导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你们难道就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的教导方式是错误的吗?如果你们的教导方式是对的,那么蒋依依怎么可能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你知道当时蒋依依跟我说了什么话吗?蒋依依说要跟我同归于尽,而不是只想要杀了我一个人!她这么做还不是统统拜你们所赐吗?如果不是你们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她怎么可能会想要跟我同归于尽呢!试问哪一个人不会珍惜自己的生命呢!”盛心灵说道,情绪甚至有些激动,身体也随之微微颤抖。

注意到了盛心灵的不对劲,苏逍遥连忙上前紧紧的握住了盛心灵的小手,想要给她传递一些力量,感受到手上的温热盛心灵看向苏逍遥,笑了笑,继续说道。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