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凤续写之凤九忘情_凤九东华身无寸缕

从此之后。他于哲就是天下人的公敌,再没有半寸容身之地!

如果本身实力已经强大到天下无敌,那也就罢了,顶多名声坏掉而已,然而于哲现在只不过是筑基中期,这点实力如果再背上弑师的滔天罪名,那么毫无疑问,接下来这辈子都毁掉了,再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如此诱惑摆在面前,只要杀了南天勇就抵得上自己五十年苦修,而且还能把事情闹大,借三大阁之手逼得对方林二无所遁形,如果错过这一次,下辈子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让他就这么放弃,于哲不甘心啊!

眼见远处吸引过来的围观者越来越近,于哲猛一咬牙,当机立断连忙将南天勇从脚下土中刨出来背到身上,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有人在跑!”后面有眼力不错的围观者喊了一声,随即便引起一阵喧哗。

不过,他们根本搞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就算有人揣着趁火打劫的心思,这时候也不敢冒然去追。

刚才这一阵动静实在太夸张了,保守估计也至少需要筑基大圆满境界高手才有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声势,就算对决双方拼个两败俱伤,也不是在场众人能够应对的。

苏锐不禁觉得有点尴尬:“飞虎,今天的阵仗有点大了。”

“这算什么,我觉得就算让整个军区全部列队迎接你,那也没什么问题。你就泰然处之吧,你应得的东西可比现在要多得多了。”邵飞虎哈哈大笑。

“老刘,东凤续写之凤九忘情把我存你这里的那瓶一直没舍得喝的茅台给拿来,今天我也偷偷的违个纪,不醉不归。”邵飞虎对一名中年志愿兵喊道,他是食堂的负责人。

“就知道老邵你会这样,我都准备好了,不就是一瓶酒吗,每次你都当个宝贝蛋。”这个志愿兵从身后拿出了一瓶茅台。

“轰——”

果然。

只是过了一会儿,虚空之中,便出现了一阵颤抖,继而浮现出了一幅奇异的虚影。

那是无尽连绵的星空,星辰流转,空间秩序扭曲。

而在最中央,有一座道宫。

道宫之中,一位身穿黑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正在阅览古籍。

他的胸口处,有一个小小的伤口,正在燃烧着漆黑的神焱……无边的大地之力,不断沸腾,“呼呼”的开始补充过来,最终硬生生的耗尽了那黑色神焱,修复了他胸部的伤口。

“太华道君!”

杨云帆眼眸一凝,盯住了虚空之中浮现的虚影。

“杨云帆!”

太华道君目光冷冽的盯着杨云帆,隔着无尽虚空,他仍旧充满威压。

一个眼神,就让杨云帆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像是被一座山压住了。

盯着杨云帆看了一会儿,太华道君收回了意志威压,微微点头:“【混元无极圣体】第二阶段,湮灭神焱,类似于【混沌之眼】内的神焱,可以焚烧一切,毁灭一切。连不朽道体也能焚烧,不过,对于灵魂杀伤力不大。东凤续写凤九成为女帝”

“你很强,比玄武仙尊强多了。”

太华道君眼中虽然也有敌意,可对于杨云帆却也多出了一份尊重。

“显然的。”

“后来,水房被让出来了吗?是不是从此就我小叔他老人家一个人洗澡,其余的人都不让进了?”苏升翔的关注点总和别人不太一样。

“当然不是,你小叔他是那种人么?”邵飞虎笑着说道:“水房的所有水龙头从此自由开放,每人洗澡的时间不能超过三分钟,这样,大家就都能洗上澡了。”

“三分钟?我去,这么短的时间,能洗干净jj吗?”苏升翔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他洗个澡最起码也要三十分钟!要是给他三分钟,恐怕都还没把衣服脱完呢!

苏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特么是大象吗?那么长?”

苏升翔讪讪回道:“那后来那些老兵们怎么样了?”

“你小叔他老人家就守在水房门口,那些家伙即便伤好了也不能进去洗澡,谁敢进去就再揍一顿,后来那几个老兵痞子至少有三个月没洗成澡,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爽!”苏升翔这逗逼货使劲一拍大腿,发觉自己又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

他在十分钟之前的新目标是要当个好兵,而在十分钟之后,他的新新目标就变成了――要当一个好兵痞。

他踏入不朽境已经数千万年了,见识广博,又在【太华道宫】的潜修无数年,阅览道卷,连【混元无极圣体】的特征,他都了如指掌……可是,对于这一道黑色光束,东凤续写之凤九入魔他却一无所知。

“退!”

未知的攻击,让他感觉到忌惮,他下意识的准备退出去。

“嗯?”

只是,突然间,他却是发现,【娑婆莲华剑】不知道什么从虚空之中钻了出来,“晃晃晃”颤抖着,剑身上也燃烧着类似的黑色神焱,从背后对他发起攻击。

“刚才!”

“你是故意的!”

一瞬间,太华道君意识到了什么,眼眸暴怒的瞪着杨云帆!

那【娑婆莲华剑】并非是无法破开【九星镯】设下的大地封印,而是杨云帆故意露出破绽,引诱他来攻击……不然的话,以神识驭剑,而他又在【九星镯】的场域笼罩之下,杨云帆根本不可能伤的了他!

而现在,他离开了【九星镯】的场域结界,又腹背受敌。

躲都没有地方躲!

车子一路行到了军区食堂,这大半夜的,食堂一楼二楼黑灯瞎火,但是三楼的某个包间早已经把灯光点亮很久了。

因为,苏锐回来了。

曾经在全国八大军区大比武的时候,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的把首都军区的总分给拉到第一名的全军楷模,这次回来了。

只是,东凤续写 全部完结文这次英雄回来的却有些静悄悄。

没有欢迎队列,没有领导迎接,只是简单的一辆车,一顿饭。

当然,当年也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个名震八大军区的超级猛人的真正名字,由于某位老爷子的指示,当时的苏锐一直是以代号来出战。

代号,烈焰。

那是一团无人能挡的火焰。

苏锐在首都军区的特种部队里度过了青春时光,直至绝密作训处成立,从全国范围内选拔战斗精英,苏锐作为第一个被内定的人物,免除所有选拔测试,直接录取。

“其实如果你哪天在外面过够了,不如就回到首都军区来,破格给你弄个大校可不成问题。”邵飞虎似有感慨的说道。

孟觉光一干人不自觉齐刷刷揉了揉眼睛,然后再看台上摔得一身狼狈的这人,却依然是孟同没错,这才纷纷不可置信地反应过来。

刚才这一个照面,明明已经必死的乔废材,竟然真的一掌破去了孟同的千腿二十一式,而且还反手将孟同这个筑基初期高手打得如此狼狈,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这惊掉所有人大牙的一个照面之后,场下孟觉光一干人半天都晃不过神来,唯有林逸几人对这场面却是早有预料。

林逸发现,自己的金手指,依然存在,虽然在地方不运转心法口诀的情况下,暂时不能看清比他实力高的修炼者,但是比他实力低或者想同实力的修炼者等级,他还是可以一目了然的!

诚然,天阶大圆满的铁寒掌高手面对一个筑基初期的千腿高手,东华凤九续写相思落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但是,如果这个铁寒掌高手同样是筑基初期,并且有心算无心呢?

其他人包括孟觉光在内,都先入为主想当然地以为乔废材还是不值一提的天阶大圆满,却完全没有想过,这家伙竟然赶在这一轮挑战赛之前冲击筑基,而且还被他冲击成功了!

“不行,我推着你。”邵飞虎也是一样,担心苏锐的身体,竟是基情无限的直接把苏锐抱起来,放在了轮椅上!

苏锐一贯认为两个猛男之间不应该有这种亲密动作,更何况被“公主抱”的还是他自己。

可是,邵飞虎硬是不让他起来,堂堂大校主动给苏锐推着轮椅,似乎这样能够把自己心中的敬意更多的表达出来。

几个特种兵自觉地排成了两排,走在邵飞虎的身后,目光始终从侧面望着苏锐。

他们听说过代号烈焰的那个男人,也听说过苏锐的事迹,但是当他们把两个人完全对上号的时候,才发现内心深处的敬意真的是挡也挡不住。

在他们还没进门的时候,食堂一楼的走廊就已经亮起了灯,相关的工作人员已经等了很久,等的就是这一刻。

一名战士站在门口,敬了一个军礼。

很简单的军礼,却包含了许多情绪。

这一个军礼是送给苏锐的,心里的敬佩,无需用语言表达,军礼足矣。

后者坐在轮椅上面,也抬起胳膊,手指划到眉间,还了一礼。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