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那方面很厉害_儿子你比你爸还厉害

段书亦看着姜离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个想法,带着一丝不确定的问道:“难道你已经有想法了?”

只见姜离点了点头,神情有些激动的开口道:“对!我准备开发一个功能完善的社交网站,而且现在企鹅软件初步成型,但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我还想研究一款可以通话,视频的软件。”

通话还比较好理解,但是视频这一点,段书亦还真有些没有想到。

在2000年,互联网刚刚起步的时候,能够通过手机通话,就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视频?意思是,通过手机软件,就可以将两个相隔甚远的人通过手机见面吗?

这个想法实在太大胆前卫了。

就在姜离已经准备好迎接段书亦的一连串提问和研究的时候,没想到他直接神情激动的拍案而起,不顾店里其他人投过来一样的眼光。

开口道:“这个想法实在太棒了!通过视频实现两个分隔两地的人可以见面。这个想法太棒了!很有挑战性,我喜欢。”

姜离看着眼前有些癫狂和迫不及待的年轻面孔,儿子那方面很厉害竟然莫名的和二十年后那张脸重合在一起。

没等沈鑫开口,赵旭就接口说:“不用猜了,我是陈老的司机!”

“司机?”

“噗!......”

鲁南没忍住,大笑了起来。

魏豪诚在知道赵旭的真实身份后,眉头紧锁起来,凝视着赵旭问道:“你是陈老的司机?”

“嗯!有什么问题吗?”赵旭从衣兜里掏出一盒十五元的云烟细支烟,点燃一根抽了起来。

见赵旭身上穿得衣服普普通通,抽的也只是十几块钱的烟。魏豪诚、鲁南都相信了赵旭是陈天河司机的身份。可要说,陈天河为什么派一个司机来参加这样的Party聚会?魏豪诚真有些搞不懂了。

在得知赵旭的身份后,魏豪诚眼珠子一转,忽然有了主意。

魏豪诚对赵旭说:“既然你是陈天河的司机,想必车技一定很牛。不如,我们来点儿刺激的,赛一场怎么样?”

赵旭不以为然地咂了砸嘴,抽了一口烟,潇洒的吐了几个烟圈,对魏豪诚不屑地说:“我为什么要和你赛?”

倾城不想在听了,自己的父母都失望的男人自己何必再去留恋不舍呢?深呼吸说:“妈,我们不谈他了,我给儿子生了两个孩子以后你们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千万别再把钱给他!”

婆婆听后很是认真说:”给他?绝对不可能了,这么久不上班,给我要钱门都没有了,她不是外面倒贴的女人多吗?找那些女人去吧!”

倾城没有再说什么安慰着婆婆说:“事情都过去了,也许有一天他就会幡然醒悟呢?”

婆婆知道这是倾城在宽自己的心,慈祥的拍了拍倾城的手说:”你去陪孩子吧,晚会再走吧,我去做饭!”

女儿拿着玩具跑到倾城面前开心的说:“妈妈,妈妈,你快来看,这是我做的冰激淋!好不好吃?”

倾城收起所有的悲伤,微笑接过孩子手里的玩具冰激淋说:“宝贝,做的冰激凌很不错,很好吃,嗯嗯,真甜!”

孩子甜甜的笑着说:“妈妈,我说的不错吧,很好吃吧!”

倾城看着小大人似的女儿,心中感慨万千:“女儿还不知道自己离婚的事情呢?如果让女儿生活在充满冷漠的家庭中成长是不好的!”

躺在床上的倾城回忆当初的情形,虽然电脑放着欢快的歌曲,倒是倾城的内心确实那样的伤心欲绝,自己的活到现在就是悲剧!

宁辰毫不客气的揶揄说:“娶她,一分钱陪嫁都没有,天天不挣钱在家白吃白喝,外面有很多女人等着倒贴呢?怎么了?我高兴!人家愿意!”

婆婆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了恼怒的说:“人家倒贴你,想要儿子几天同一次房你在外面请人吃饭喝酒,开宾馆真不错,你自己说外面那些女孩子在你有钱的时候,人家才会跟你在一起,没有钱了人家会理你吗?自己想一想,家里的老婆孩子都不问,你到底想干什么!人家倒贴你我看你就会骗!现在离婚,你高兴啦?”

宁辰根本没把婆婆的话挺近耳朵中,厚着脸皮笑哈哈说:“妈,没事的。过两天我给你带回来个不就好了,人家倒贴还是个医生?”

倾城听后揶揄说:“这样更好,刚离婚就把小三带回家住,可以省了你那八百块钱的房租费,多买点肾宝吃!,小心肾功能衰竭!”

宁辰一脸懵逼的看着正在收拾衣服的倾城,倾城的这句话确实是伤到宁辰的自尊!

宁辰转身离去,此刻宁辰心里却在自我麻痹对着倾城吼道:“哥,厉害着呢?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小白任其摆布,笑嘻嘻地说:“吃吃吃吃,舅妈你什么时候来的呢?”

“刚到。”

“刚到你就来看小白吖?嚯嚯嚯。”

“可不是嘛,我惦记你这个瓜娃子嘛。咦?这哪个娃娃?小白,是你的朋友吗?”

不知什么时候,马兰花身前来了一个小不点,老妈睡着了机会难得比小白还要小的小不点,昂着小脸,傻笑看着她。

“娃娃你好噻,你好阔爱嗷。”马兰花打招呼。

小娃娃兴奋地点头,叽里咕噜:“*%¥%¥%#¥”

马兰花一头雾水,问小白:“她说什么?”

来人是嘟嘟,这个小不点不甘寂寞,喜儿等人都站的比较远,只有她跑过来,自告奋勇,自我介绍,因为她没见过马兰花,她要认识认识。

小白搂住嘟嘟的小肩膀,把她紧紧地搂过来说这是她的好朋友,叫嘟嘟,也叫赵小姐。

赵小姐是嘟嘟的新绰号,是老李给她取的,因为这个小家伙老是跑到他的岗亭里捣乱,不是搬桌子就是搬椅子,不是搬电视就是搬收音机,总之要给他搬家。

姜离不由皱了皱眉,心里暗想,如果我回答你,是因为我是从二十年之后回来的,你相信吗?

他凝神组织了一下说辞,开口道:“也许是缘分吧,谁知道哪,如果你愿意跟我干,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你会知道的。”

段书亦看着姜离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忍不住撇了撇嘴。

抬步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发现姜离并没有跟上来,儿子对我有那方面的想法不由转头看着他,开口道:“我饿了,请我吃顿饭,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答应你了。”

听了他的话,姜离顿时眼前一亮,快步追上去,开口道:“你等等我,上车,我带你走!”

“就你这小破车,能带的动我吗?”

……

到了饭店,段书亦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点了一桌子菜,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尽挑贵的点,点完之后,把菜单还给目瞪口呆的服务员。

服务员低头看着自己纸上几乎点了满满一页的菜单,不确定的问道:“您确定,点这么多能吃的完吗?”

段书亦不耐地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去准备,随后转头认真的打量了坐在对面的姜离一眼,发现他脸上没有丝毫异样,不由对他存了几分好感。

岂料他的话刚说完,原本还健步如飞的段书亦忽然停了下来,要不是姜离时刻关注着段示意的动向,这下可能就直接追尾了。

“你哪来的自信说出这种豪言壮志?我又凭什么相信你?我不过是一个穷学生,别人对我避恐不及说我是怪胎,你却上赶着来找我,你这样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的动机。”

姜离听了他的话不由嘿嘿一笑,下了车,和段书亦并肩而立,眼神中闪烁着一股强烈的自信。

“我相信我看人的能力,在三个月后,将会有一场大型的互联网研讨会,你这么努力拼命的念书,为的不就是出人头地吗?

难道你就不想给自己一次机会,选择相信我一次吗?凡是总得迈出第一步你才会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啊。”

姜离的话让段书亦的眼底闪过一抹挣扎,抬看着身边比他高出半头的男人,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有信心?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就在姜离以为自己的话终于让段书亦有所动摇的时候,他开口问道:“为什么是我?”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