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樱桃一颗一颗挤出去_夹在里面的黄瓜断了

想着狗蛋从生下来就不得鲁三保家的喜欢,长到如今,在鲁家也没享过福。

萧大丫觉得自己没本事,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狗蛋小小的年纪,就只能眼馋的看着二房的孩子吃好吃的,他一口都吃不上,也就是后来萧家起来了,狗蛋在萧家才过了两天好日子,要不然……

萧大丫的眼泪都快把脸给糊住了。

她找不到人,又回到鲁家,她想问问鲁三保家的狗蛋昨天都在哪一块玩的,和谁在一块玩的,谁知道,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鲁三保家的正在骂鲁贵。

“呸,我告诉你老大,你安安生生的出去挣钱是真的,一个小崽子能跑哪儿去?玩够了就回来了,找,找什么找啊,你二弟一家不要过活了,你二弟不干活你给钱啊,不找,要找你自己找去。”

听了这话,萧大丫整颗心都凉了。

这样的人家,真的是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

萧大丫抬脚进了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孩子没了你不找是吗?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们找是不找?”

“还怎么办?赶紧闪人,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就算真有脏东西,咱只要不去招惹它,它应该也不会主动来招惹咱们,快走吧。”老头一刻也不敢多待,话还没说完就往外走,一开始还能稍微收着点脚步,随后就越走越快,很快就演变成了不管不顾的夺路而逃。

“等……等下我!”小平头连忙跟着跑了起来,闹鬼这种事情要么不去想,一旦真的冒出了这个念头,就会迅速占满整个脑子,他们两个这时候还能转身逃跑算是不错了,更有甚者直接就是被自己活活吓死,那才真叫死得冤枉呢。

两人疯了一般逃到门口,然而还没等老头开门,小平头下意识瞥了一眼旁边的卫生间,结果他这一看,差点吓得当场昏死过去!

他俩刚刚开门进来的时候,把樱桃一颗一颗挤出去旁边这个卫生间是关着的,而此刻赫然却是开了一条缝,更让人惊悚的是透过这条门缝看到的景象,里面居然隐隐约约有个人影!

“妈呀!”小平头吓得魂都快出来了,一把抓着老头挡在了自己身前,老头本来正在着急忙慌的开门,这一下猝不及防立足不稳,竟是直接被他甩进了卫生间,这下里面的景象终于看了个清清楚楚。

一个人影如鬼魅一般漂浮在半空,正是刚才房中凭空消失的林逸,他此刻的身体给人感觉若有似无,根本不像是正常人的状态,此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飘浮在卫生间,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看着胡佳用纸巾按住了伤口后抬头张望的样子,空姐连忙低声问道,“您有什么需要么?”

“不用了,谢谢。”孙立恩看胡佳的嘴型就知道她是打算要点碘伏之类的为自己做个小清创消消毒。他连忙打断了胡佳的话,“没关系的。”为了让胡佳放松下来,他干脆晃了晃手,“你看,一点都不疼。”

空姐看着对面一男一女这种有些尴尬的互动,再结合上登机前乘务长的特别叮嘱,顿时心里跟明镜似的。她轻笑着问道,“你们两位,是朋友?”

“是。”孙立恩忙着安慰胡佳,对空姐说的话其实有些没仔细听。等他看见胡佳的脸又红了点的时候,拿起一颗葡萄推入gl才意识到这个对话似乎有些其他的意思,连忙补充道,“也是同事。”

空姐看了看胡佳的发型,又看了看孙立恩衬衣口袋上露出来的笔,沉思了片刻后试探性的问道,“你们两位……是医生?”

孙立恩吓了一跳,他看了看自己身上,自己确实没有把白大褂当成外套风衣穿出来,胡佳也没有戴护士帽。这空姐是怎么知道自己和胡佳的工作的?难道现在的空姐职业培训中还包括推理破案?

“呼……终于开动了。”等了十分钟,前面的车辆,终于缓缓动了起来。杨云帆松了一口气。

这十分钟,杨云帆真是度日如年,一看前面的车松动了,他的奥迪R8就跟穿花蝴蝶一样,在公路上穿梭着,超过一辆辆汽车。

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杨云帆的奥迪R8终于来到了跟许强他们约好的城西废弃仓库外面的一个停车场。

“强哥,你看,有辆红色的奥迪R8开进来了!我们是不是把这家伙赶走?”许强身后一个小弟询问道。

这里虽然是一个公共停车场,但是,在门口站着他们两个五大三粗的兄弟。一般人看到这模样,多半不会自己找不痛快进来。既然敢进来,就是来找茬的。

“去,把他赶走了!他妈的,开一辆200万的奥迪R8,也敢在强哥面前得瑟?想当年,强哥我跟着红袖姐连500万的法拉利FF都砸过,对方连个屁都不敢放!”许强对着后面的几个小弟吹嘘道。

“强哥,真是威武霸气啊!夹樱桃不能掉出来”那些小弟一脸崇拜的拍马屁道。

两个人一路走出来,很多保安不明所以赶来,想要拦截两人,都被陈羽一脚一个踹飞了。

出了太子会所,陈羽先给女孩打了个车让她离开,自己正要打车,董丹丹的玛莎拉蒂也赶到了。

“陈羽,你……”

董丹丹看着陈羽衬衫上溅射到的血迹,以为他受伤了。

“孔盛杰的血,不用担心,我们去季氏玉石店。”

陈羽坐进了车内说道。

“孔盛杰死了?”

董丹丹惊恐的看着陈羽,孔家是青州城内一股比较特别的势力。

准确点说,孔宇杰和孔盛杰这对兄弟都有光棍气质,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法度和理智,对其它势力更是没有忌惮。

陈羽如果杀了孔盛杰,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首先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华安局肯定会介入,那到时候就很麻烦。

其次孔宇杰肯定会疯狂报复陈羽。

“没有,只是捅了他一刀子。”

陈羽回答简洁。

“别紧张啊。”空姐朝着孙立恩笑了笑,“我之前也见过宁远的医生去北京开会的。他们都和你这打扮一样,衬衣口袋里三根笔,衣服口袋里两根笔。好像一转眼笔就不见了似的。”

孙立恩这身打扮纯属个人习惯,平时上班之前他都得准备上三五支中性笔揣上,等到下班的时候基本就全丢了。好在现在中性笔之类的实在不贵,三十块钱能买上60根,荔枝一颗一颗塞进她的算下来一个月支出120块左右,就能够保证自己每天都有笔可用了。

听到这个解释,胡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之前的紧张不安也随之烟消云散。

空姐坐在孙立恩和徐有容的正对面,和两人聊起天来不要太方便。正聊着,忽然听到飞机广播中传来“叮”的一声。空姐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站起身来对着两人道,“要派餐了,今天提供的是鸡肉焗面和牛肉饭,你们想吃什么?”

在得到了答复后,空姐朝着机尾的方向走去,而孙立恩则稍微松了口气——空姐穿着的裙子不算太长,坐在他对面的时候,空姐习惯性的把腿翘了起来。这样倒是不容易走光,但孙立恩却还是有些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放。要不是胳膊上一直传来着疼痛的感觉,只怕孙立恩多多少少得出个洋相。

“废话!当然是人!不过这人有病啊,半夜三更不睡觉,居然在床上打坐,老子混了几十年江湖,差点被他吓死!”老头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我勒个擦!竟敢打坐吓我,今儿非得把他吓成精神病不可!”小平头恨恨的啐了一口,当即蹑手蹑脚的摸了进去,准备好好吓一吓林逸,结果没走两步又退了出来,一脸古怪的对着老头努了努嘴:“今儿邪门了。”

“邪什么门?让你干点事儿就推三阻四的!”老头骂了一句,在小平头拼命示意下又往里看了一眼,顿时也愣住了:“居然是白天那小子,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红酒瓶木塞怎么塞进去

“怎么办?”小平头问道。

“什么怎么办?照吓不误,反正他也认不出咱们,化着妆呢,怕什么!”老头说罢推了一把小平头,催促道:“别磨磨蹭蹭了,赶紧的,你先上!”

“怎么又是我?”小平头抱怨了一句,但还是装作一副厉鬼的样子飘了进去,反正骗一次是骗。骗两次也是骗,要怪也只能怪这小子自己倒霉,次次都自己撞枪口上来。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