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炮灰夫人_民国原配夫人养娃

陈昊通过刚才他那一手就可以明白,他没有必要骗自己,因为他的战斗力目前完全凌驾于自己,仅凭自身的功力根本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就在陈昊思考的事后,虫皇狠狠地一脚踹在陈昊的腹部。

“轰!”

被踹飞的陈昊直接撞倒了他身后的那座圣女像。

就在圣女像倒塌的那一刻,帝都有一个女人抬头向欧洲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他又埋头继续与自己面前的一摞资料“奋战”。

一连受到了两次重击,陈昊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仿佛散架一般。

虫皇对他笑道:“其实就算是你不来,那些控心虫也会陆续死亡,被控心虫所控制的人也会渐渐恢复正常,不过你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幕啦。”

说话的时候他一脚就向陈昊的头颅踩去。

他觉得自己这一脚下去,陈昊必死无疑,毕竟他的实力完全凌驾于陈昊,甚至就算是全盛时期的陈昊在这里,他也有十足的信心将陈昊解决。

就在他的脚距离陈昊头还有不到一公分的时候,半魂在这一瞬间接替了陈昊的身体,并将自己强大的力量灌入陈昊这具受伤的身体里面。

“先生?”他的声音里带着点明显的讥笑,“只有一杯,我想你的先生应该不会介意的。”

陈暮星不厌其烦,转身就想走,男人又快步转身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可是从你进场就在看着你了,民国炮灰夫人一直在会场里来回走动,观察着每一个人。你在做什么呢?是在寻找下一个落脚的湖面吗?黑天鹅小姐。”

陈暮星心尖一颤,蓦地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笑意轻浮的脸,但并不认识。

“与你无关。”

陈暮星匆匆转身就想走。

黑天鹅礼服——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在这里被拍卖时,被起的代号。这个男人会在这里用这个来称呼她,绝对不会是巧合,而是认出了她。

“怎么会和我没有关系呢。”

男人甚至上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猛地将人带进了怀中。

“一会儿就有关系了。”

“你做什么!”

陈暮星清楚自己进来的目的,不想节外生枝,只是用力推他低声警告。

“我没做什么,我只是对黑天鹅小姐一见钟情一往情深到现在都难以忘记而已。”

男人不老实的手在她腰上游弋,被陈暮星一把抓住,“滚开!不要逼我大喊!”

虫皇见陈昊的这番行为,当即对他笑道:“如果是之前你就和我对抗,民国女妖精白月光或许我真的可能会被你斩杀,可现在你却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甚至面对你这种级别的对手,我轻易可灭杀。”

虫皇说话的时候,他好像为了表示自己的实力,他还向陈昊点了一下,下一刻,陈昊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受到重击一般,直接就被弹飞。

原本就有伤势的陈昊,面对着一击,直接受到重创,并且口吐鲜血。

虫皇虽然轻易就将陈昊击败,可他也不着急对陈昊补刀,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足够自信。

他蹲在陈昊的面前并对他说:“你知道我为了得到这股力量,放弃了多少吗?”

“……”陈昊怒视着他。

虫皇也不管陈昊到底听不听自己的话,他仅仅只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了得到这股力量,我放弃了自己身为虫皇的身份,同时我还舍弃了千万子虫,不过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的我已经拥有出窍后期的实力,而且我还拥有传说中的体质仙灵体,现在的我,未来简直无可限量!”

“好,一言为定。”

方川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你应该给我一个令牌,让我可以自由出入一些地方。”

“拿去,掌教令,见令如见我!”

紫云仙一挥手,民国炮灰奋斗记给了方川一块泛着紫色仙气的令牌。

方川收了,一拱手:“很快就会有结论了。”

“等你好消息!”

紫云仙笑着说道。

很快,方川离去。

紫云仙眉头一挑,看着离去的方川:“为什么我有一种,他跟我平级的感觉?”

“他或许隐瞒得很深。”

这时,耀月天仙走了出来:“他是一个人才,我不会看走眼,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跟我想象中有一些不一样。”

“老婆……嗯,是七床的吧!我当然能,现在抢的就是时间,不然神仙也救不回来她的生命。”

“秦院长,快让这位医生救我老婆吧!他说只有一小时的时间了啊……”中年人连忙苦求秦院长。

秦院长转向身后眼镜主任,问道:“于主任,是这么回事吗?”

“这……是的,我们也在担心脑科专家赶不及,只是在尽力维持她的生命……”

秦院长还在为难时,又听一声大吼:“还等什么啊?我做手术不成功,我来负责任,一命赔一命。”

“你……这不是你妄断人命的时候……”查子平说道。

“你不要说话了,我是家属,我同意那位医生做手术。”中年人打断查子平的话语,坚决地说道。

查子平一阵难堪,又看向秦院长,等她决定,希望她出言驱赶那它离去。

“好,你做手术,我在旁看着……”秦院长是女强人,很有魄力。

在手术室外,查子平说道:“秦院长,真不能让他做啊!民国军阀炮灰妻我知道他只是初中文化,没这个能力,死了人,南市医院是要担责的。”

刘斌然将头压的更低,但依旧说:“抱歉小姐,为我的言语和行为惹到您生气而道歉。但在无立足之地之前,我还是得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希望您能够理解。”

看来不说出男伴,她今天是真的进不去了。

陈暮星垂下眼帘低头思考了一下,再抬头时,目光悠悠的说了一个名字——“隋意。”

丝毫没有随口胡说的心虚之态。

她并不知道隋意有没有受邀,也不知道隋意是不是已经带着同伴进去了。但是,曾两次在秀色会所都有遇到他,除了他陈暮星也想不出第二个人会出现在这个会所里的人了。

“是……隋意隋先生吗?”

刘斌然确认般的问。

“嗯。”

陈暮星微微颌首。

“请您稍等。”

刘斌然又说。

陈暮星的眉宇间立马显出了满满的不耐烦。

刘斌然却快速的拿出对讲机,对着里面说了一句:“隋意先生的女伴。”

陈暮星心中一咯噔,佛系民国女配难道还要再查身份?还是隋意已经登记过自己的女伴,现在要核对?

“陈昊”对他说:“滚出地球,不然我会彻底将你湮灭,作为惩戒,我先给你一些小代价。”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对虫皇吹了一口气。

下一刻,虫皇的左臂就凭空消失了,这种消失是一种湮灭,就好像是触摸到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一般,他的左臂就此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看着失去一条手臂的虫皇,陈昊对他说:“给你两天的时间,如若不然,这股力量将会遍布你的全身。”

虫皇狠狠地盯了一眼陈昊,然后他就直接向上方飞去,虽然他憎恨陈昊,可他也明白,以自己的力量,根本不是这种状态陈昊的对手,他如果想要报仇,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这个星球,然后去别星球吸收灵气,最后在别的星球上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复仇。

在他飞出圣殿的时候,圣殿被他从地里钻出一个大洞,可是他并不为所动,毕竟一个残缺的虚级阵法,根本拦不住一位真正的出窍后期强者。

他飞出圣殿,然后飞出圣城的这一幕,被更多的人所发现。

其中更多的人觉得奇怪,因为不会有人想到教廷的圣城里竟然还存在如此强者,他们觉得这位强者应该就是圣城的隐藏强者,因为虫皇身上有属于圣城的气息,所以不知情的人才会这么任务。

可是教廷的核心人员却不认为,因为他们深知教廷内没有如此级别的强者,更别说此人还在圣殿当中。

就在他们觉得有些奇怪的时候,陈昊拄着一根棍子走了出来。

看陈昊目前的样子,他此刻正处于重伤状态。

虽然陈昊有着肉眼可见的伤势,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主动攻击陈昊,因为没有人知道他还剩下多少余力。

尤其是陈昊还拥有灵魂攻击这种根本无人可以抵挡的手段,更重要的一点是,陈昊还控制了几位强者的生死。

仅仅这些,就让人根本不敢轻易对他动手,尤其是接下来陈昊说了一番话以后,更是让他们觉得心惊。

“刚才飞出去的人,是控心虫虫皇,他利用特殊的手段,将圣城里面的圣力全部吸收,不知道对此你们有什么好解释的。”

说话的时候,他将之前看过的资料丢在三位圣裁者的面前,然后他对自己的手下说:“我们走。”

之后,陈昊旁若无人的向前方走去。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