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弯月作者_一弯月简介

自己对自己的才华相当的自负,不论别的,光是龙虎山书院里珍藏的那些道藏密录就能把神州五千年历史看得明明白白。

作为传了一千八百多年的唯一正统,张家每一代成员与封建王朝的每一代帝王都有过最亲密的接触,比那些史官和嫔妃近臣们更亲密。

他们掌握的皇家秘史,才是最真实最真切的。

龙虎山历代天师道尊们所著录的典籍与密录不但包罗万有,更是系统周密,绝对不亚于永乐大典。

身为未来道尊张林喜自小就饱读道门典籍,自信在历史方面不会属于任何人。

但,眼前的事实却是给了自己当头一棒。

看见金锋呵呵笑的脸色,张林喜心头莫名其妙的一跳,一股怨气就此生成。

金锋这时候放下了筷子正要起身之际,一个娇脆灵越的女声轻轻传来。

“金先生所说的玉泉山不是天都城的玉泉山……”

“是绿松石城的玉泉山。”

听到这话,梵家上下又是一愣。

你这是找死!

甄畅畅二话不说,扬手就是一个耳光,紧接着冲徐千又再次骂道:

“你麻痹的!”

“敢说我胡说八道?”

“你个喜欢偷别人男人的狐狸精!你信不信老娘现在就撕烂你的嘴!”

霸道无理取闹的甄畅畅说完,便左右开弓,快步向前抓住徐千又的长发撕扯起来。

“啊——”

霎时间,痛的徐千又喊出来声来。

然而,甄畅畅却是一脸的傲慢,一手抓着徐千又的头发,一手再次扇起了巴掌。

啪!

啪!

啪!

甄畅畅打的累了,一弯月作者才算是停了手。

站在边上,指着徐千又的鼻子,狞笑道:

“一个小底层,我要玩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此时此刻的徐千又,头上顶着一头乱发,两个脸蛋肿的像极了红富士苹果。

周围的员工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曾有一人敢主动过来劝阻。

张林喜一怔之下随即色变,随即恍然大悟。

目光紧缩,露出一抹羞愧,偏头冲着自己未婚妻投去两道忿色和怨怒。

孑然清冷的青依寒低头轻声说道。

“曹雪芹叔父江宁织造曹?曾在奏折《奏请圣安并求赐稻种由》中,专门向康熙皇帝请求赏赐稻种,获得恩准。”

“曹?得到胭脂米稻种后就在绿松石城的玉泉山下播种。”

“但由于产量很低,不被农户所喜淘汰,现在已经找不到稻种。”

青依寒的话语清冽如早春的山泉潺潺流动叫人心不禁沉凝下来,目光齐齐的看着这位绝世天骄的人间仙子,忍不住暗地惊叹。

金锋不动声色,抄起手中的酒杯平举朝着张林喜和青依寒:“神仙眷侣,绝世无双。佩服。”

张林喜傲然一笑,举起酒杯当空一点朗声说道:“谢谢。”

偏头一瞥自己的未婚妻,轻声说道:“金先生敬酒。”

青依寒低着头看着那双只动过三次的筷子,一动不动。

老爷们的一巴掌,恶狠狠地甩了下去。一轮弯月挂枝头

“你……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

啪!

又是狠狠的一巴掌。

啪!

来回抽打起来……

啪!

啪!

……

左脸一下,右脸一下。

夏树越扇越有节奏。

若是注意听得话 ,甚至可以编成一个不错的五线谱。

见甄畅畅的嘴巴被扇的血迹渗出,夏树怕脏了手,补上一脚,直接将甄畅畅踹在地上,滑出老远。

趴在地上,整颗脑袋被打成猪头的甄畅畅,满脸是血。

尽管全身酸疼,也不忘再次冲夏树叫嚣道:“夏树!你给老娘等着!你和徐千又一个都跑不了,这次你们完了!”

“我甄畅畅把话放在这里,你们两个今天都要死!”

“呵呵……是吗?”

夏树倒了两杯咖啡,递给了徐千又一杯,然后自己搬了个板凳坐了下来。

“话说你这么瞪着我,是几个意思?”

“你是在质疑我的命令吗?”

徐千又赶紧低下头,满腹委屈道:“没……没有,甄总的命令我已经收到,我这就收拾东西立刻执行。”

话音落下。

徐千又简单的取了几份文件,便要离开现场。

可就在徐千又与甄畅畅擦肩而过的瞬间,甄畅畅一把扯住了徐千又的包包,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

然后,甄畅畅撂出狠话道:“徐千又,一弯月小说你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吧?”

“识相的话,带着你的东西赶紧从这间公司给老娘消失!”

“大家彼此都是女人,你内心那点小九九,甭以为老娘不清楚,你想跟老娘斗?”

“哼!”

“十个你!都不是我甄畅畅的对手!”

这一刻,徐千又委屈的不行,眼眶里的泪水已经在开始打转,她都没搞懂自己在哪一点得罪了眼前的甄畅畅。

再说,她跟马韦出了上下级的雇佣与被雇佣关系,也没其他关系啊。

“这有何不可?《寻秦记》确实值得称赞,有一些地方让我也触动不已,如果有机会,真想和这位小友促膝长谈。”查良镛笑道,一脸地不在意。

“老查,《九鼎日报》可是虎视眈眈,现在差我们《明报》可就一点点,你要是再把这评论发表出去,这不是替《九鼎日报》宣传嘛,我们不是亏大了?”潘月生有些着急地说道,生怕查良镛真的发表出评论,给《九鼎日报》助攻。

“哈哈,老潘,好久没看你着急了。”查良镛笑着说道。

看到老搭档还有心情开玩笑,潘月生很是无奈,定定地看着他,反对的意思十分明显。队长撩我千百遍陆楚

“好了,老潘,你这是关心则乱,你想想,按照现在的趋势,就算我不发表这篇评论,难道《九鼎日报》就不会超过我们《明报》?”查良镛解释地说道。

听到查良镛的话,潘月生沉默不语,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理智告诉他,开挂了的《九鼎日报》很快就会超过《明报》,而且很有可能今天就会超过,明天就能看到数据。

“既然始终会超过,那又何必螳臂当车呢,还不如卖他个人情,该担心的是马家那位和那位报业女王,我们担心什么?“

只不过,那种力量,目前没有人修炼了。”

灵蛇说着,偷偷的远离了一点杨云帆,它害怕杨云帆一怒之下,又给它一个暴击。

肉身圣阶,就是这么恐怖。

随手一击,便能将它这样的特殊生命,打的本体生命符文都崩裂。

换成是乾坤境修士,任凭对方怎么施展源术,它完全不在乎。

“傀儡符牌,这东西,倒是好久不见了。”

杨云帆拿起这些以特殊的赤炼铜制作的傀儡符牌,不由想到了摘星府主。

他的这个便宜徒弟,最擅长的就是以生命法则,制作这种符牌。

其中,摘星府一脉,一轮弯月说法对吗最大的生意,就是对外销售丹药和符牌。

尤其是替身符。

这可是好东西啊,可以在关键时刻保命的。

“这符牌的制作方式,别具一格,与摘星府一脉,互有优劣。

也罢,送给本座那老徒儿,想必他会高兴。”

杨云帆摩挲着符牌上的刻痕,还能感应到上面流转着的一丝灵力波动。

杨云帆可是圣阶。

照理来说,没必要来参加沧澜龙君的传承考核。

可是,杨云帆愿意不远千里而来,这是对沧澜龙君的敬重。

他们这些奴仆,脸上也有光。

“这是什么?”

杨云帆不由好奇的看了过去。

“一些小东西,都是这些年来,前来参加考核的修士留下的。”

那灵蛇嘿嘿笑了一下,充满了讨好的意味。

“公子,你看。”

然后,它将最新鲜的东西,拿了出来,正是刚才,那一位黑袍老者留下的一条手臂,血淋淋的,看着十分恶心。

“靠,你敢戏弄本座?”

杨云帆看到一条手臂,不由勃然大怒,怀疑这灵蛇死性不改,还想威胁自己?

“不,公子误会了。”

那灵蛇看到杨云帆大怒,不由吓了一跳,忙解释道:“公子,这手指上,有个戒指。

这戒指不俗,有灵源力波动,应该是一枚源纹戒指,以灵源力激活的话,应该可以越阶施展出一门强大源术。”

2021-06-14

2021-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