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攻们听说我转世了_假死后大佬们抢着当我未亡

帝魇至尊没有认出他。

因为帝魇至尊未曾见过他本来的涅,依靠神识影像,毕竟隔着一层,看不真切。

可是,翼山酿曾经与他亲自交过手,而且对方本尊的灵魂层次极高,感应量大,说不定能将他认出来。

杨云帆可不敢冒险!“嗯?”

“那个杏,还有那一只魔鸟,有点古怪。”

杨云帆虽然已经很心了,可他的一举一动,都蹿翼山酿的神识观察范围之中。

在这个范围之中,翼山酿不需要仔细观察,只要出现了一丝不对劲,他本能的就会感觉到。

此时,他便发现杨云帆和青铜仙鹤,有一些问题。

“只有神王大圆满境界修为,这杏是怎么混入到大雄宝殿之中的?

本座不是交代过,至尊境界之下,不准进来吗?”

翼山酿微微皱眉,目光冷厉的看向了巴洛酿,“巴洛,这杏是你带进来的吧?

本座希望你能拿出一个解释!”

杨云帆跟巴洛酿很亲近,明显是巴洛酿带过来的人。

陈家音看着她,笑着说:“安姐姐打算让安氏企业在背后支持我父亲吗?”

安崎妍淡笑不语。

陈家音挑眉,站起身给她倒了一杯酒。

安崎妍没客气,端起那杯酒喝了两口,这才出声说:“这几年我一直在外地,公司的事情都是安崎英在打理,想要让安氏企业支持你父亲,还得安崎英那边点头同意,我也不确定能不能让安崎英点这个头。”

陈家音笑道:“你跟安崎英是亲兄妹,你的话,安崎英怎么不听呢?安姐姐也不用在这里跟我打官腔,我既通知了你关于杜晓南和谢若巧的事情,那就是打算诚心与你合作的,你放心,你只要能帮我父亲保住董事长职位,我就一定能让你心想事成。渣攻们听说我转世了

安崎妍不是小瞧陈家音,而是陈家音所说的心想事成的事情是拆散杜晓南和谢若巧,安崎妍可不认为那是一件比保住陈锐林董事长职位还要容易的事情。

得罪杜晓南的下场,她也有可能承担不起。

安崎妍问:“你如何让我心想事成?”

倾城让宁辰自己盛!宁辰却很是理直气壮说倾城,你不知道给我盛好饭吗?”

倾城满脸无奈语气淡淡说:“孩子醒了,昨天病了一夜,不行,我必须去看一看孩子!”

宁辰就是对着倾城大吼大叫,倾城,这次却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妥协!语气也有些生气说:自己长胳膊长手自己去吃,还要不要我喂你!”

她会成功么?

温绍年会答应么?

应该会吧。

毕竟现在的陈丹看起来是那么的我见犹怜。

就算我是一个女人,都有一点点被陈丹感动了。

之所以我没有那么感动,是因为我知道陈丹的为人。

但温绍年不知道,周围的其他人也不知道。

所以他们都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被打动了。

都以为自己见证了完美的爱情。

都陷入了这种虚无的快乐。

因为温绍年还在考虑,所以周围那一浪高过一浪的“答应她”、“在一起”、“我又相信爱情了”的欢呼声更加地震耳欲聋。当路人拥有绝世美貌

所有人都站在了陈丹的这一边,逼着温绍年就范。

我毫不怀疑,如果温绍年此时选择了拒绝,那么不只是伤了陈丹的心,也会伤了在场这些欢呼的观众的心。

让他们失望、难过,甚至是愤怒。

那个呆子终于动作了。

他弯腰,伸出双手,扶起了地上的陈丹。

这事儿还得从昨天下午说起,因为特殊时期影响,永宏厂的人才断层严重,因此厂里希望从新分配的大学里提拔一批能力强,品德好的年轻干部,用以填补人才断层的空缺。

作为组织部长的宁志山自然很了解这项政策的影响力,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倒贴一般的把庄建业搞进厂,原因很简单庄建业各方面都符合厂里提拔年轻干部的要求。

要知道这些大学生中可是未来厂里的中坚力量,不说未来的厂长、书记,更高的部位领导都有能从这些人中产生。

宁志山到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他只想好好培养自己的女婿,未来好接他这个组织部长的班儿,没办法,他家里的三个娃没一个能扛得起来不说,还总惹祸,真要是那天他退下来,宁家三兄妹可怎么办?

所以老宁头对庄建业好那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庄建业就是老宁家的未来和希望。

原本宁志山都已经给庄建业规划化了发展路线,先在工艺处试验科待两年,评个工程师,然后提拔到二分厂工艺室主任,历练一年有了车间经验后在调到人事处,成为正式的机关干部,熬上几年在调到组织部,渣遍六界后我翻车了然后安安稳稳的接自己的班儿。

哪成想自己计划的好,却赶不上厂里变化的快,原以为还得两年后才能考察提拔,厂里居然不到一个月就准备将首批重点人员纳入考察范围。

宁志山昨天下去从厂党委会上从厂长嘴里得到这个消息后,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早知道这么快,他怎么可能把庄建业安排到慢工出细活的试验科,工艺处的技改科、工装科那个不比试验科好?

再不济,去车间的工艺室也比现在这地方强呀。

如今可好,要成绩没成绩,要资历没资历,单靠他这个准岳父,也没办法提拔。

当然,这次不行还有下次,问题是占不到头次,就等于输在了起跑线,到时候没大功绩,就只能谈资历,宁志山想让庄建业接班的难度可就从简单模式转到地狱模式了,如何不吐血?

然而不管怎么吐血,宁志山一点儿辙都没有,就算他是组织部长,也得听厂长和书记的,所以只能默默接受总工办的人员名单后,将其纳入提拔任用的考察目录里。

心不在焉的翻着文件,宁志山就如同翻着自家孩子的落榜成绩单,心里的苦味杂陈就别提了,焦躁的要命,看得自然是不仔细。

我笑着摇摇头。

没回应小芬的话。

我哪看过什么情感杂志?

我不过是见识了世界上的丑恶多了一点罢了。

所以对人生看得比较透。

至于爱情,我也见过爱情最虚伪、最狼狈的样子。被迫成为圣父之后

所以再搞什么浪漫气息,在我看来,都是些无用的烟雾弹罢了。

对待爱情唯一正确的态度就是,不相信爱情。

那样你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这些话,连我都觉得太黑暗,太消极了。

还不想对小芬和小芳说。

小芬追求文艺,小芳天真无邪。

她们都在处在对白马王子期待的年纪,我于心不忍,不想打破她们的幻想。

……

舞台中间。

陈丹还在哭泣。

温绍年劝说几次,都没有让陈丹平静下来。

于是他选择了转身要离开,把舞台留给陈丹自由发挥。

像是狼一样又扑了上去,再次一拳。

“温绍年,你说的这是人话么!”

“陈丹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

“我不允许你伤害陈丹!”

他嘶吼着、咆哮着。

我觉得严闯有些过分了。

太能给自己加戏了。

我都有些可怜起温绍年来。

你说温绍年这是招谁惹谁了?

就因为被陈丹惦记上了,所以开始被骚扰,被逼婚,现在又被暴打。

真是无妄之灾。

在这一瞬间,我甚至生出了上前帮温绍年一把的念头。

毕竟这个蠢蛋曾经帮过我。

只是我又停住了。

我以什么样的身份出场呢?

那陈丹本就是一个超级醋坛子。

我和温绍年什么事都没有,她都能吃飞醋。

“怎么会有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

“太让女人没面子了。”

“看到那个女人哭得这么可怜,穿越了万人迷的兄长我都有些想哭了。”

“是啊,真怕自己以后也遇到这样的钢铁直男。”

“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我听着这些人的议论。

不禁有些皱眉。

虽然我一直觉得温绍年有些蠢,但听到他现在遭到的非议,还是有些为他打抱不平。

且不说我知道这个陈丹心术不正,外表清纯,内心机关算尽,绝对不是温绍年的理想对象。

就算这个陈丹确实真善美如同一个仙女,没有一丝的缺点,那温绍年也有拒绝她求爱的权利啊。

我看着小芬和小芳:“你们这样说就不对了吧?我看明明是这个女人欺负那个男人,而不是那个男人在欺负这个女人。”

“如果这件事真有一个受害者的话,那么也是这个男人,而不是这个女人。”

小芬和小芳都愣了。

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2021-06-15

2021-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