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姥姥家把家的路上颠簸_摩托车上突然进入

江暮曦的目光被这个男人吸引去。

男人直接从背后将咸猪手流氓给拎起来,他声音冷峻,不容置喙:

“你陪着我好好玩玩怎么样?嗯?”

小流氓被这冷峻的气势给吓到,但也仗着人多势众,立即恢复了信心。

他挣扎着:“你有种放我下来,咱们单挑!”

男人利落松开手,不屑的拍了拍衣袖上沾染的灰尘,此时,小流氓直接跌落到了地上。

他摔的生疼,只能挣扎着自己站起来。

起来后,小流氓火冒三丈,但看清对面男人的挺拔高大的身躯,小混混有点怂了。

男人身高逼近190,而这个小流氓最多也就是170的身高,这样的绝对悬殊,小流氓吓得连连后退。

躲在自己兄弟们背后,小混混才敢挺直腰板说话:“你是谁,不要挡了小爷的财路,不然的话我们哥几个直接宰……”

话还没说完,男人利落出手,几秒钟的功夫,几个菜鸡小流氓全都倒在地上打滚。去姥姥家把家的路上颠簸

男人再次理了理衣衫,至此为止,他的头发都还一丝不苟。

“是!”

这边,一群人在忙着找人,另一边,江暮曦已经朝着京凤蓝城赶去了。

路上,一行人尾随在江暮曦的身后,神情诡异。

江暮曦大老远就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在跟踪。

她瞥了一眼,不过是几个地痞流氓而已。

冷冷笑下,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往前走。

几个流氓还真的以为自己盯上了小富婆,并且还没有被人发现。

趁着江暮曦转身走向人少的街道时候,这几个人上前就将江暮曦拦住。

“站住!”

前面挡住了两个人。

江暮曦往后扭头,后面这时候也堵上来两个人。

“这是要做什么?”江暮曦反问。

“少废话,哥几个可是从商场里跟着你出来的,一口气买了大几千万的奢侈品,小妞,你很有钱啊!”为首的男人开口。

江暮曦冷笑,原来是从商场里跟出来的,那看来是为了钱呢。小新和妈妈走外婆家

“所以呢,那你们想要怎么样?”

用一句毫不客气话来形容,那就是把俄国人的AL—31型大推力军用航空发动机底裤都给拔下来看了个精光还不算,拿着手术刀又把肚皮抛开,又把里面的心肝脾胃肾看了个通透这才罢休。

刚开始俄国人自然是不同意,要知道这要是在前苏联可是一等一的国家机密,透漏出去是要掉脑袋的。

问题是当下的俄罗斯早已经不是苏联,在经济上一塌糊涂,都快休克的俄国航空发动机制造商不能说没骨气,但也要为填饱肚子的五斗米折腰。

于是在1993年年初,国家领导人访俄,一系列经贸大单签下来,之前强硬的土星航空发动机设计局立刻如同花痴的小娘子一般,软得跟一滩烂泥。

除了要求签订一个“史上最严格”保密协议,以免AL—31型大推力军用航空发动机的详细数据被第三方获知外,再就是把全权数字电子控制系统的硬件生产权死死扣在手里,路上车上 阿强 滴滴然后……然后……然后就忐忑的从了那个叫做十号工程的壮汉。

作为十号工程这位大哥手下的小马仔,腾飞集团根本就看不上那些个硬件设备的生产权,因为全权数字电子控制系统跟其他智能控制系统一样,最核心的还是数据和算法。

正因为如此,俄国人对腾飞集团的“假公济私”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外人都如此,十号工程项目组当然是当着没看见。

于是在庄建业不要脸的主导下,腾飞集团的全权数字电子控制系统很快便落地生根。

这些往事,林光华当然不能事无巨细的全部讲给克里尔多等人,只不过挑着能够体现腾飞集团自主创新,保持领先的角度,以比庄建业还不要脸的姿态大肆吹嘘一番。

但这番介绍还是让克里尔多等人心里是欣喜不已。

没想到腾飞集团不但有长航时无人机,有3D打印技术,竟然还有全权数字电子控制系统,简直就跟一个随时能找到狗头金的大金矿一般,惊喜是一个接着一个。

早知道如此,他们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一行人在京城带那么多天干嘛?早应该来腾飞集团探探宝呀。

或许早些时日来,他们手上另一个重要项目就不用那么一波三折令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上上下下头疼不已了。

而这个项目不是别的,正是巴西和意大利两国在八十年代完成的AMX教练\\攻击机项目。

乘客们开始群起而攻之。也就是乘客站起来相互指责,车上路上完阿强要是空姐这样说,估计能把空姐的脸都挠花了。

武警战士的运气真的好,遇上了大多数都是通情达理的人。

“我们会给各位乘客补偿,我们马上将会在下一个机场降落,给各位带来的不便,我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了。”

空姐再一次的弯腰鞠躬,也是不容易。

情侣一听不返航,再加上其他人话里话外的嘲讽,也就不说话了,估计身份不能太高调。

航班降落,早就有地勤的工作人员等待着,一拿到材料,马上飞奔着超飞往边疆的客机奔跑。

“主意,主意,现在空中管制,除了飞往边疆的XX号,……”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

茶素医院的手术室内,几乎所有的医生都焦急的等待着。

“什么?材料已经下了飞机,太好了,太好了,谢谢啊,谢谢领导,太感谢您了。”

张凡激动的,连感谢的话都说的语无伦次。真的,太激动了,原本没了希望的事情,现在见到曙光了。

其实,这都是华国人小看了人家阿三的制药水平,华国制药除了广告费投入比阿三多,其他的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全世界目前,就药物的研发经费,阿三能进前十,小新和外婆妈妈华国药物广告费能进前十。

什么都不说,就一个辉瑞的西地那芬,过了专利期能怎样,放开了让你仿制你都仿不来。这还是华国仿制比较厉害的一种药了。

仿制很简单吗?说简单的都是骗人的,也就没钱的中年油腻男买点华国仿造的骗骗小姑娘以外,正儿八经用于治疗的,只要经济条件稍微过的去,都不会用仿造的。

华国的科研人员没本事吗?不,天才多的很。但,就是因为华国的制药理念有点怪异。

比如,当年的老屠,华国药业没一家看好她的吗?不是,也有,但就是觉得这玩意赚钱太慢,时间太久,赚不来快钱。

赚快钱当然卖中成药快了,在这一块,说实话,估计也就盖房子能媲美了。甚至有些时候嫌这个钱都慢,大家一起卖起了保健品!

大家都赚了快钱,然后,尴尬就出现了,好多好多的研发的药物,器械,只能拿去国外,通过国外的药企才能进入临床,也是奇葩啊。

患难夫妻老来伴,从困难走来的夫妻,生活好了之后能像胡镇泉夫妇这样的,确实很让人羡慕了。

“爸,要不再找中医给看看?”胡镇泉的儿子建议:“我妈这一直不好,人肯定也着急。”

“行,我等会儿给市中医医院的候老打个电话,让过来瞧一瞧。”胡镇泉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

省医院,高瑞林走进手术室,一边换着手术服,一边问:“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没有?”

“做好了,现阶段能做的检查都做了,血型也已经查了,已经通知让血库那边送血浆过来了。”边上一位三十来岁的青年医生急忙道。

“小刘最近上了几台手术?”

何瑞林笑呵呵的问。

“做了几台小手术,不过还是和高主任您做手术好。”

年轻的住院医笑着奉承,他也算是资深住院了,在急诊科小手术也做了不少了,以前跟着高瑞林上过一两次手术,这次依旧跟着。

能跟着高瑞林做肝手术,刘住院是相当兴奋的。

2021-06-16

2021-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