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放在里面不出来_总裁黑紫留在里面

咔嚓!

一口气说完,李燕歌直接挂了电话。

方援朝看他挂了电话,松了口气,说道:“幸好你说的够快,不然这电话费可不得了。没打过长途吧?记住以后打长途电话,一定要说话快,最好没急事的话别打,贵的要死,还不如写挂号信,慢是慢了点,但省钱啊!”

“是,第一次打,以后记住了。”

李燕歌笑笑,他的确是忘记这年头打长途电话贵,还当是后世全国漫游免费呢。

过去一交钱,好家伙还没说两分钟呢,就收了李燕歌十三块钱,一问才知道转接的钱也得算到他头上来。

“打完电话了?走吧,我们回学校,时间也不早了。”

光等打电话就等了半个小时,之后繁琐的人工转接也花了十来分钟,一通电话打下来,只说了一分钟的时间,却花了差不多小一个小时。

零零碎碎加在一起这开销可不是一般的大,地方财力能不能负担得起还真不好说。

一个不好试点没搞成,弄过来的伤残军人没安置好闹起来,那省里可就不是啥中转站,有可能完全遥不可及了。

然而浣城这边完全不存在这些顾虑,覃明山等人现在就职什么地方?腾飞集团旗下的光电仪器厂,换句话说安置的问题人家腾飞集团已经帮着解决了,剩下的配套他们浣城地方帮着不不缺就行。

比如说落户政策,再比如说子女入学特殊审批,再就是老人纳入医疗保障等等……

这对现在的浣城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哪怕就是建学校,建医院都无所谓,因为围绕腾飞集团来浣城的投资浣城本来就有一系列配套项目上马,别说来百十号伤残军人,就是千把号人浣城也能消化干净。霸总放在里面不出来

所以这个试点对浣城来说非但不亏,反而是赚大发了。

“那行,咱们就这么定了,总部这边你们放心,如果你们遇到什么困难,我们会帮你们协调!”总部首长眼见王姓领导答应下来,满意的点点头,这才与众人握手作别,登上汽车。

她说完的一刻,我觉得老失望了。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动了念头。

想跟她直接在一起,却被她温柔的拒绝。

被女生拒绝的滋味真不好受。

可我又不能让她看出来,说我小气。

于是用逆反的心理说道:“我真的不会追女生,你不怕等的花都谢了,就等吧!”

石小柔刚要说什么。

我的电话突然响了。

一看竟然是任馨瑶打来的。

还是让我去刚才约定的地点。

然后见面再解释。

我本来是不想让石小柔跟着的。

但石小柔撒娇的抓着我的手不放。

就只好带着她了。

我带着石小柔快速赶到约定地点。

任馨瑶开着一辆兰博基尼等在路边。

上了车后,车子刚要启动。

俞美姬走了过来。

看一眼紧紧偎在我身边的石小柔。

女生半推半就的,最后就被土豪压倒在沙发上。

女生挺茅盾的,好想弄坏你又叫她不想发展的这么快。

怕土豪轻易得到她后,就对她失去新鲜感了。

可是不答应,又怕土豪生气,不再理她了。

在这茅盾的心理作用下,她就一直半推半就的挣扎。

那个老实的土豪根本就是停不下来了。

女生这半推半就的一挣扎,就弄的两人之间更热烈了。

女生还是个吃货,看电影前跟土豪大吃一顿。

被压在下面一挣扎,胃内的容物就反流进气管里,造成窒息,被活活呛死过去。

土豪在这方面也是个新手。

看到女生不动了,就吓坏了。

起身就跑了。

如果土豪不跑,立刻喊人施救的话。

女生有可能活过来。

而我眼前的这个很老实的男生,正是那个土豪。

女生死后执念不散,她恨土豪跑了。

所以要报复土豪。

然后冲我问道:“张二皮,你们这是要去哪玩,我也要去。”

我道:“我是去救人,她们俩都是法力高强的阴阳师,你还是别去了,很危险的。”

俞美姬任性的说道:“越危险越好玩,我去跟着看热闹还不行吗。”

然后不由分说。

直接挤到我身边坐下。

没办法,她跟石小柔是死敌。

她就见不得我跟石小柔在一起。

无奈,跟着就跟着吧。

有我的分身在,放在里面不想出去我还是不把对手放在眼里的。

实在不行老子就调阴兵。

任馨瑶说她的眼线找到了枊熙妍。

她刚才等我时,突然就昏迷了。

然后断片,醒来后还在原地。

但什么也不记得。

我怀疑这么高的手法,也只有石小柔能作到。

她的幻术也包括催眠。

这丫头肯定是为了想跟我看电影。

然后用秘术催眠了任馨瑶。

方老板走上前来开口问:“你师父在吗?我来给女儿算一算。”

“师父出差去了,不过交代我看店,请您二位随我进去吧,不过我家店面比较小,您这么多人只怕站不下,而且令千金的命数大运还是别让外人知道为好。”

我看方老板的脸色略有不满,显然有些信不过我,可来都来了还是决定找我算上一算,于是就让保镖在店外等着,自己带上女儿跟我走了进去。

“方老板,请坐。”

二人落座,方老板从口袋里拿出包好的八字递给我,我打开之后看了一眼,心头微微一紧,我跟着师父十八年也学了一些本事,见过不少人的八字,但方小姐的八字算是特别奇怪的,我心存不解地开口问:“你确定这是令千金的八字?”

方老板好像并不是第一次听见这个问题,镇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已经请好几位师傅看过了,但都没办法,不知道您有没有办法替我女儿换命延寿。”

“换命延寿”这四个字一传入我耳朵,我立马紧张起来,拉开他的拉链直接做下去根据我师父的说法换命有伤天和,乃是大禁之事,更何况一般人的命就算不好也不需要换命延寿,除非方家大小姐的命特别凶险已经威胁到了生命安全。

罗城忽然就觉得他应该有更大的目标更大的打算了。

于是他准备了一下就告知父母,自己打算出门。

“你这又是要去哪儿?晚上的烧烤摊还开吗?”

父母站在小店门口喊叫着。

“开!我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说罢,罗城骑着自行车,就往乡下跑去。

现在乡下四处都是泥巴路。

若是晴天还好,若是下雨天这一路的稀泥简直能够让人窒息。

虽说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但是因为昨天下了雨,这一路稀泥还没有干,罗城的自行车在这之中就显得寸步难行。

走到一半靠在一座小桥旁边,他就不愿走了。

正好前面有两个正在挖土的农民。

罗城便问着他们。

“大娘大叔,你们都是这个村子的人吧?”

“是啊,都在这村子里住了几十年了。”

“那你们知道这里哪儿有挖小龙虾的吗?”

“小龙虾?那是个什么东西?”

任馨瑶说对方可能发现了她的眼线。

在转移枊熙妍,她的眼线一直在跟着。太多了出来好不好

这样追了一天,到了快接近边境的地方。

我们只能租了一台破越野车。

因为兰博基尼底盘太低,走不了山路。

开车的是个大身板女人,长的也很漂亮。

梳个丸子头,五官很精致。

不过有点女汉子的味道。

穿着白色的健美背心,黑色的打底裤。

能明显看出她流畅的肌肉线条,肯定练过健美。

任馨瑶坐在副驾位上。

石小柔和俞美姬跟我坐在后面。

我在她俩中间,就像夹要两座火山中间。

她俩都不说话,一人握着我的一只手。

就像在拔河,看谁能把我拔过去。

在这两个女孩中间。

我好像失去了自我,自己也不知道会偏向哪一边。

这崎岖的山路实是太颠簸了。

2021-06-16

2021-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