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打桩机一样不停的打桩_肿胀的粗硕顶撞律动

“稍后我也会找他谈一谈,看看在培训工作上他有没有别的想法。目前他带的那些实习生进步都很快? 可以说是他的大胆,也跟他往常的培训有关。”

陈振兴点了点头,“实在不行就都丢给书文去头疼去? 反正他是急救中心的主任。等过了年? 卸下普外科的工作? 他就能够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急救中心了。”

有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话不差。

陈振兴虽然是二院的院长? 可是他有更加高的目标。但是现如今的二院,也并不是他完全能够说了算的,这也是让他头疼的事情。

只有将二院经营好? 取得更好的成绩,才能够让自己脱颖而出。急救中心的建设,关系到的又何止是他一个人。

在急救中心工作的刘半夏可不知道自己又差点升职,现在的他对于两位急腹痛入院就诊的患者很感兴趣。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你们的第一台手术就开干吧。”刘半夏放下了两位患者的检测报告。

“都是常规的? 一个是阑尾炎? 另一个是胆囊结石。说是在你们中选出最优秀的来手术,其实你们的水准都差不多。”

因为行程紧,陈培忠也不耽误,下午四点的飞机,他三点多就要达到机场,去机场路上还要耽误,算起来他最晚两点半就要从省医院出发。

这么算陈培忠留在省医院的时间做多也就六个小时,而且还是相当紧张的六个小时。

肝癌切除手术,一般手术顺利也需要三四个小时,要是不顺利,五六个小时可能都比较紧张,像打桩机一样不停的打桩所以陈培忠并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寒暄上。

不错,不必要。

对陈培忠来说,认识不认识江州省医院的医生那是一点也没什么影响的,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倘若不是潘科龙把手伸到了面前,陈培忠甚至连潘科龙是谁都不想认识。

人家陈教授就是这么牛叉,人家陈教授就是这么大牌。

当然,也不能说是大牌,越是有身份的人越发显得高冷是有原因的,有时候这个高冷也是出于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像陈培忠这样的大拿,认识的下级医生多了,被麻烦的也就多了,今天这个打个电话,明天哪个问候一下,烦都烦死了。

可方寒就是过不了心中的坎。

他在模拟空间手术已经完全成功了,也就是说秦大柱的手术如果方寒亲自来说,绝对是相当顺利的,现在换了陈培忠。

方寒虽然不是很清楚陈培忠的水平,可他却清楚秦大柱的情况。

而且有着宗师级肝切除体验的方寒也清楚陈培忠的上线,陈培忠的水平绝对不可能超过方寒当时使用提成卡的时候。黑人像打桩机一样

以方寒当时宗师级的水平,他都不敢保证这个手术不出意外。

关系到一条人命,方寒怎么也不能做到等闲视之。

因而没有了主刀位,方寒还是和田义涛商量了一下,希望自己能够参与手术,哪怕给陈培忠做助手也是可以的,只要站在手术室,到时候就有可能插的上手。

田义涛对于方寒参与手术倒是没什么意见。

一则,方寒的水平他是知道的,方寒的水平那绝对是一流水平,甚至在田义涛看来,方寒的水平绝对在陈培忠之上。

只不过主刀的人选是秦建明决定的,哪怕是田义涛也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

Jeff大声说道:“那就请您进去吧。我们万众期待!”

金锋嘴角上翘,都懒得搭理Jeff。一只手背着一只手夹着烟到了青铜门前。

这当口,无数廷首大枢机们的目光都集中到金锋身上。

一个没有信仰又没有道术的人,他这辈子都别想通过青铜之门的考验。

说话间金锋就站到了青铜之门那十字架前方。

只见着金锋双手握住十字架往内一扭,不是每根jh和打桩机一样将十字架扭到极限位置,随后戴着十字架一绷一顿,又复往上狠狠一提。

那十字架便自被金锋硬生生的拆了下来!

这一幕映在众人眼里,所有人又变成了傻逼了!

金锋竟然把十字架给拆了!?

这个……这个混蛋。

这个王八蛋,他竟然敢这么干!

拆了十字架之后,青铜门上就露出了一个一尺宽高一尺半的口子。

回头对着呆若木鸡的Jeff吹了声口哨,金锋咧嘴一笑:“先走一步!”

江枫的眼睛瞬间一亮,方主任应该是要说骨伤分区的事情吧?

方浩洋确实是打算和方寒说这个,进了办公室,方浩洋随意一指:“坐吧,要喝水自己倒。”

“我不喝水。”方寒在沙发上坐下。

“科室准备建骨伤分区的事情你听说了吗?”方浩洋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边喝一边问。

“刚听说。”

“有什么想法?”方浩洋笑呵呵的看向方寒,听说这小子昨天被郭老收入门墙了,前途无限啊。

“没什么想法。”方寒很认真的道。

“二哥这两年出息了啊,先买房,在买车,飞飞结婚的头车竟然是劳斯莱斯,真了不起。”

方寒路过,并没有在劳斯莱斯边上停留,而是直接进了单元楼,然后进了电梯。

单元楼门口的劳斯莱斯方寒并不陌生,不仅不陌生,还坐过几次,而这一次劳斯莱斯之所以出现在这儿,像是打桩机一样又快又狠也是方寒的原因,那辆车正是张小权的座驾,算是方寒对这位表哥的一点心意。

不仅仅是头车,整个车队三十辆黑色奔驰也都是张小权的手笔,要是让田敏女士自己找的话,头车奔驰,其他车大众之类的也就可以了。

进了电梯,方寒摁了16楼,等到电梯停稳,电梯门打开,不用找方寒都知道哪一户是常家。

电梯右手边一户这会大门开着,透过门口还能看到里面的大红喜字,屋子里不少人,说笑声在电梯里面都听的到。

方寒走进门,就有人看到了方寒。

“小寒来了。”

方寒面带笑容,非常有礼貌的一一问好。

“外公好,大舅好,二舅好,大舅妈好,二舅妈好.......”

围着的这些实习生们可是有些傻眼了,哪里想到这样的第一次主刀机会说来就来?这谁受得了。

“大胆一些,谁主刀交给老天爷决定。一会儿咱们还抓阄,抓出来的那两个,第一个做阑尾切除,第二个做胆囊摘除。”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阑尾切除的我看着,胆囊摘除的石医生看着。反正现在咱们急救中心的手术排期也不多,恭喜你们了。”

说完之后,刘半夏就凑到了石磊的身边,将时间留给他们。

这里边也就是梁晓琳轻松一些,毕竟她不是普外科的,但是包括晴科娃在内,都是有些紧张。

“躲是躲不过去了,抽中的别担心,没抽中的也别庆幸。”许一诺说道。

“按照我的理解来看,就咱们刘老师的性格,老婆说我是电动打桩机这三两天肯定是要给咱们轮上一遍的。打起精神,加油吧。”

说着鼓励的话,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么轻松。

这就是跟刘半夏实习所要承受的压力,第一次主刀的机会真的很难得,作为实习生们也曾幻想过无数次。

“今天忙,小姨就不招呼你了,要喝水自己倒。”说着话田敏又去忙了。

“小寒来了?”田敏女士刚走,小姨夫常斌阳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也看到了方寒,笑呵呵的问好。

“小姨夫好。”方寒也急忙问候。

这结婚忙得是可不少,田敏女士昨晚几乎没睡,一大早就开始忙碌,这会儿还没闲着。

迎亲队伍是上午十点准时出发,九点半,一身西装,佩戴大红花的常同飞在摄影师的带领下开始祭祖,走各种程序。

九点五十,方寒作为亲朋友,站在迎亲队伍中,和常同飞一起出发,下了楼,常同飞上了劳斯莱斯,方寒则迈步向自己的五菱走去。

下面的程序是,迎亲队出发,去新娘家迎接新娘子,然后前去酒店,十二点准时举行婚礼,吃酒席,酒席过后新郎新娘返回这个地方。

方寒到时候是不打算再返回的,因而五菱是必须开的,到时候酒席过后他就打算直接回医院或者回住处。

“哥,我坐你的车。”方甜跟着方寒。

2021-06-16

2021-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