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女主继兄的现言_继兄躲在继妹被子里

“今天我得了信,府城那边有人造反,知府也跑了,整个府城已经叫余有才给控制了。”

“妈的。”

董大骂了一声:“余有才是什么好东西,狗娘养的玩意,这下府城的百姓要糟殃了。”

萧瑾和萧令脸上同时变色:“三哥,三嫂和我们家里的还在府城呢。”

萧英几个也赶紧道:“爹,您派些人跟我们去救娘和妹妹们。”

萧重也道:“三伯,我得去救我娘和我妹妹。”

萧元起身:“我们得去府城,我身有官职,不能看着府城乱了不管,另外,我们还得去救人。”

他看了看萧瑾和萧令:“你们点齐兵马,我们即刻动身。”

他又对董大道:“麻烦董大哥帮忙押运粮草。”

董大点头:“放心吧。”

萧元训练的这些兵勇和余有才弄的杂牌军可不一样。

他的这些手下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训练,跟着他杀过海盗,打过山匪的,那都是见过血的,再加上跟着萧元之后,这些人吃的好,穿的也不错,每天都要进行训练,自然杀伤力惊人。

对于这种病来说,最好的法子就是吃药。从最小的计量开始吃一直吃到足够分量为止。

迄今为止还没有能彻底根治这种疾病的神药出来,金锋不是药神同样不能做到。

不过延缓赵老先生的发作的频率和时间,却是没有问题。

而且,现在金锋手里的天材地宝足够的多。

针灸配合着药物,足足忙活了几个钟头,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的治疗程序。采用的依然是金锋最拿手的针灸。

在下针的时候,钟景晟大国医也在现场陪着。

看见金锋那出手如电的下针速度和超精准的手法,男主是女主继兄的现言钟景晟也是叹为观止自愧不如。

尤其是在看见金锋开的方子之后,钟景晟完全有了把金锋拉去做切片的冲动。

想想之后钟景晟大国医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拉去切片还不是得到科学院,这小子现在可是双院院士,比自己还多一个院士头衔。

都是院士,这片还是不切了算了。

针灸是主力战将治疗赵老的根子,药汤作为辅助兵治疗帕金森引起的失眠便秘各种并发症。

两个姑娘提刀出去,她们不但带了武器,还带了药粉。

出去之后碰到人或者用药粉药,碰到那些在街上祸害百姓的,就直接一刀杀了了事。

两个姑娘速度特别快,很快就到了城门处。

萧荟一把迷药下去,守城门的人倒了一大片。

萧芙就趁乱开了城门。

城门一开,萧瑾和萧英骑着马就进来了。

这俩把萧芙和萧荟捞到各自马上安顿。

萧英急着问萧芙:“娘呢?”

萧芙笑道:“在余家。”

嗯?

萧英想着这不对啊,他娘的本事不应该叫人抓到啊?他一直以为他爹就是拿着这个当借口起兵的,可现在听着不是那么回事?

莫不是这个余有才真有几分本事,《阴暗的他》竟然能叫他娘吃亏?

可一想又不对,要是他娘被抓了,萧芙怎么跑来开城门?

萧荟就和萧瑾说:“娘带着我们跑到余家的,现在她还拿刀架在余有才脖了上呢?”

这个时候萧元就骑着马进了门。

他带着人急急忙忙跑到余有才家。

安宁在看到萧元的那一瞬间,手上一个用力,就直接了结了余有才的性命。

萧茵蹲在一旁颇为无奈。

她嘴里啧啧有声:“哎呀,姓余的呀,你若是没有碰到我们,说不定还能闹出大动静呢,许是能占领几个府城,可惜啊,你碰到了我爹和我娘,叫我爹娘给钓鱼执法了。”

萧艺轻声问萧茵:“妹妹,什么是钓鱼执法。”

萧茵摆摆手:“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不过咱爹娘这就是钓鱼执法。”

萧艺表示还是不太明白。

安宁本来一脸的肃杀,手上动作麻利的把余有才给杀了。

之前的那个弟子,已经将客房准备妥当,林逸则是暂时先住了进去!刚才催发武技,让林逸用尽了身体里所有的体力真气,男主是女主长辈的禁忌文所以林逸要休息一会儿才行。

楚梦瑶也没有再去打扰林逸,而是转身准备去处理一下暗夜宫接下来的事情,她准备召开一个全宫会议,安抚一下暗夜宫那些弟子,毕竟之前的事情,对这些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一转身,楚梦瑶就看到了一路小跑过来的太上长老,不由得愣了愣:“太上长老,您有伤在身,这跑什么啊!”

虽然楚梦瑶对于太上长老这种见风使舵的性格有些不喜,但是毕竟太上长老认可了林逸,以后和林逸联系,也不用看着太上长老的脸色了。

“瑶瑶啊,林少侠休息了?”太上长老小心的问道。

“恩,他昨晚连夜赶过来的,然后还迎接了这么一场恶战,自然累了,要休息一下。”楚梦瑶自然不会说林逸的体力真气用尽了,才会休息,而是将情况推给了连夜赶路。

“哦……”太上长老也没有多问,她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真正的目的不是这个:“瑶瑶,你看,你和林少侠的订婚仪式,什么时候举办一下?”

钟六妹不言语了,安宁还在那说呢:“大哥这对象要是成了,以后就是大嫂了,那是咱们家的长媳,在古代,那就是宗妇了,宗妇嘛,就得有宗妇的样子,不管什么事都得起带头作用,您说是吧,我们萧元是老三,上头两个哥哥呢,我们万事都不能越过去,表现勤快,那得先紧着大嫂来,我们小的跟着就成,大嫂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可不敢抢了她的风头。”

钟六妹都快给气死了。男主姓顾和女主是继兄妹

她心里早把安宁骂了八百遍了,心里话,裴家的闺女果然要不得的。

心里骂归骂,她面上不敢怎么着,更不敢让安宁去厨房烧火做饭了。

这姑娘实在太厉害了,她才说了一句,人家就有八百句等着呢,而且人家也不气,笑眯眯的软刀子就给扎了过来,一句句的还说的入情入理,让你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再要说下去,气死的就得是她这个当婆婆的了。

“哎呀,你个年轻没干过啥活,还是算了吧,你坐着,我去厨房看看。”

钟六妹勉强笑着起身,几乎是小跑着出去。

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天下师兄一般黑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

“我,我这里,他难受,难受呀,揪得紧呐,小金锋……”

又是循循善诱又是高官厚禄又是慷慨激烈,最后又来个悲情痛惜,八十多岁的钟景晟为了招揽金锋愣是下了血本。

“百花奖金鸡奖欠你一个最佳男主角。”

金锋冷冷抛出这句话,拎着药罐就走。

凌晨三点多才忙完手里的事,金锋终于可以做另外一件正事了。

战术平板解锁,围脖点开,输入密码账号,金锋写下了第八条围脖。

“为了你,我卖了心爱的赤兔马,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六十四亿刀郎!”

“买你那滴最真诚的眼泪。”

围脖刚刚发出,黑漆的天空之上一道蜘蛛网的紫色闪电陡然爆开,将大地照得一片炫白。

那闪电在空中足足停滞了数秒,组成了一个千古罕见奇异图案,竟然像极了那最贵女人的容貌。

这一晚上,金锋睡得很香。

因为自己要等的人两个人已经来了一个,还有一个人来不来已经不再重要。

有郑威这个意外送上门来的大肥肉,金锋心里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跟他们决一死战。

暴雨肆虐了整整一个晚上,紧挨着黄浦江的魔都开启了今年第一次的看海模式。各种漏雨已成了常态,早已见惯不惊。

2021-06-17

2021-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