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刑警队长战勇_刑警战勇被买小说 流星

“就这些?”听完张喜庆的讲述,秦川有些失望,合着他知道没比自己多多少,只是当着满脸悲惨的张喜庆,他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

“就这些。”张喜庆又泛出了满脸的苦相,他从秦川的神态上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话没有什么意义,没能给自己的儿子说有用的话,他的心里更是难受。但是紧接着张喜庆的眼睛就是一亮,说道:“秦警官,我可以把那天在场的人叫来,你可以问问他们,包括那晚那女的,她就住在后面那条街上,你想问她的话,我也可以带你去找他。”

秦川摆了摆手,“老哥,你冷静一下,不着急。有需要的话我们会去询问那些人,包括那天具体的问讯笔录,我都会去你们辖区的派出所调出来,这个不着急。”

“不着急?”张喜庆看了看秦川,又看了看叶舒,他们不着急,但是他着急呀。听到自己的儿子可能也是个受害者,他不能不急呀,如果他儿子无罪,那就赶紧放出来呀,在里面都被人收拾进医院了。

秦川不再问了,叶舒在一旁开口问道:“张哥,小蒙被带走以后有其他人去过楼上吗?”

薛鹏才跑出去没多远,就刚好遇到两个学院的导师,他们是听说新生班有些小冲突,所以赶来处理。

却没想到小冲突早就已经发展壮大,贩卖刑警队长战勇变成了一起严重的人命官司。

“两位导师,你们来的刚好,林逸杀人了!他杀了我们中级班班长杨滇,还大放阙词,说连院长也敢杀!”

薛鹏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冲上去拉住两个导师的手臂,就哭丧着脸开始告状:“导师你们一定要严惩林逸,要不然我会死的!他一定会杀了我,你们一定要救我!”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先放开我!”

一个导师眉头微皱,拍开薛鹏抓着自己的手掌:“带我们过去看看再说!”

薛鹏嘴里发苦,他现在只想离林逸远远的,可导师的要求不敢违逆,毕竟他不是林逸!

没办法,只能磨磨蹭蹭转身当先带路,引着两位导师往林逸这边过来。

其实林逸说敢杀院长,薛鹏并不相信,可是当着两个导师的面杀了他……好像不是没可能!

“不是,大叔就是个普通老百姓!”陈锋屠呵呵笑道。

邪吞的确生了个妖艳的女儿,才十二岁,那一米三左右的身高,容颜一点不比她的妈妈差,至于身材那就更不用说了。她那身上的黄色短袖,都被她鼓鼓的撑起,肚脐那的衣服拳头都能够伸进去了,这么厉害的身材,完全看不出她就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

也难怪那个男还会做出犯法的事情,最后害得自己和老爹都没了性命。以黄天骄在知道那个葛自朱的儿子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刑警队长战勇txt自然不可能留着那小子活命。

“叔叔骗人,爸爸说过的,只有金丹期以上的强者才能瞬移的!叔叔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小女孩那是一脸的不信,甚至还有些生气了起来。

“妙妙,不可以这么跟叔叔说话!”凌香轻拍了下女儿的肩膀道。

“我没有说错嘛!叔叔就是骗人,他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是个普通人嘛!”妙妙委屈的扭了扭自己的衣角道。

“原来你叫妙妙!”陈锋屠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却是被妙妙直接给拍开了。只见她一脸生气的说道;“叔叔,不准摸我的头,我都长不高了,肉都长在胸口上了,气死我了!”

“谢了,我来吧!”

蹲下身来,陈锋屠从云雨裳的怀中将李萌萱给抱了起来。此时的李萌萱眉头是皱在一起的,眼角处还有泪水在慢慢滑落,那模样让陈锋屠的心脏又是一揪。

“还是我来吧!你一个大男人,总不可能亲自替她洗澡吧?”

云雨裳从地上站了起来,此时的她也是满身的血渍,这些血李萌萱的居多,至于她身上的痛苦跟李萌萱的比起来并不算什么。

云雨裳从陈锋屠的怀中将李萌萱给接了过去,随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锋屠身后那安静的站在一旁的王一舒一眼,然后朝着保安室的二楼走去。

“小舒,你上去帮忙,顺便帮我保护她们两个!”看着消失在楼道的云雨裳,陈锋屠轻声吩咐道。

“是,屈服的刑警队长战勇主人!”

王一舒行了一礼,随后跟随云雨裳的身后上了楼梯。

这时候,凌香带着女儿走了过来。似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小女孩都没有一丝害怕,反而一脸好奇的望着陈锋屠道;“叔叔,你是金丹期修士吗?”

秦家的山顶别墅。

秦老靠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没有血色,整个人显得十分衰老。

最近一年多时间,秦老从原本的115斤,暴瘦到现在的80斤,秦诗看着爷爷的模样,就心疼不已。

从小到大,秦诗的父亲天天都很忙,甚至跟她见面的时间都很少,都是秦诗的爷爷疼爱他。

“行,我先问问这里的房东吧。”

秦川没心思和叶舒在一起唠家常,在叶舒的带领下回到了楼下。张喜庆和佟雨彤还在楼下坐着,一个在那耷拉着脑袋愁容满面,一个则是拿着车钥匙在那刮着刮刮乐,而且还刮的不亦乐乎,完全是互不影响至于老才,早就没了踪影。对此,叶舒并不奇怪,看到这么多警察,老才不跑才是怪事呢,甚至怀疑他是回家换裤子去了。

叶舒来到张喜庆的面前和他说道:“张哥,学生暴虐交警队长张建这位是区刑侦支队二队的队长的秦川,想和你了解一下小蒙出事那天的情形。”虽然张喜庆可能比叶舒父亲的年纪还大,但叶舒和张喜庆平辈论交,他才不愿意因为客气使得自己比老才矮一辈呢。

看到一身警服的秦川,张喜庆直接忽略了叶舒,又是老泪纵横的问道:“秦警官,是不是又有什么别的发现了?”这次来的警察比上次逮捕他儿子的警察人还多,而且带的装备更吓人,在他看来,这次的罪过一定是更大了呢。

看到张喜庆的德行,逗得一旁的叶舒哈哈大笑,叶舒拍了拍张喜庆的肩膀,解释道:“张哥,你别多想,现在警察怀疑你家小蒙这案子有蹊跷,有可能另有隐情,所以要和你好好问一下,然后他们还要去找小蒙进行进一步了解情况。”

于娴娴皮笑肉不笑,咬着牙低声说:“下班后跟大领导去吃饭,这饭能吃得下去?而且谣言四起的,你就当看在平日同事情分上,一起……”

龙卿的目光死死地落在于娴娴抓住夏志的手上。

在总裁杀人似的目光中,夏志瑟瑟发抖地拂开于娴娴的手:“于经理说笑了,我不懂。”

于娴娴急了:“保镖呢?保镖也不带?”

保镖当然是有的,暗中跟着寸步不离,但夏志哪能说?刑警战勇全文二

他干笑了两下,帮于娴娴拉开驾驶席的门:“于经理,请。”

车里龙卿的目光直勾勾地望着。

外面夏志的手恭恭敬敬地请着。

于娴娴就是那被赶上架子的鸭,梗着脖子往车里坐。

屁股都挨上座椅了,还不死心地问了一句:“龙总,夏助理不一起去?”

龙卿别开目光:“他,要回家带孩子。”

声音清晰地传到了车外。

“还另有隐情?”张喜庆看着叶舒,傻愣愣的问道,脸上立刻有了光彩,看着叶舒也亲切了不少。突然闯进来一帮警察,虽然他知道一定和自己儿子那案子有关,但看他们人人带了个面具,他也不敢往好处想,以为又出了什么大事呢。

叶舒笑着说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你儿子可能不是有意识的做那件事,这事儿和你解释不清,你先和警察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如果你儿子真的也是受害者,对你家里来说,不更是件好事吗。”

“好的,我知道,我知道,我说……”听到自己的儿子可能改判,张喜庆的心里真的喜庆了,忙不迭的和叶舒抱拳道谢,然后起身用袖子擦了擦他刚才坐着的椅子,并推到了秦川的面前,“秦警官,您坐。”

“您坐,您坐,别这么客气。”秦川没好意思坐那把椅子,这屋里的椅子有五六把呢,他自己在旁边重新拉过一把椅子,张嘴吹了吹上面的土,然后他一屁股坐在那了。而谭笑则是在叶舒的伺候下坐了下来,拿个本在一旁帮着做记录。

“老哥贵姓,怎么称呼啊?”

2021-06-18

2021-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