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及待的意思_迫不及待的意思解释

说好的是做副总裁,每年领几百万的年薪,够高了吧?

可是小萌还是不知足,竟然软硬兼施的非要分一半的股份!好说歹说,最后才以百分之十成交。

你知道对于慕云集团来说,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多少钱么?

你阮小萌的数学水平,能数过来么我就请问你!

“嘿嘿,那可是我用夜明珠换来的!”阮小萌无耻的笑了。

“夜明珠也是我的!”南宫大怒,人,不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那我还给你没有呢?”阮小萌问。

“呃……”南宫又无语了。

“对不对,夜明珠我还给你了啊,股份呢,又是我用夜明珠换来的,所以这都是公平交易,童叟无欺的,大家都没有吃亏,算是双赢的局面。”阮小萌如是说。

“双赢个屁,就你赢了!算你狠,真没想到你是这样黑心肠的人!”

南宫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跟阮小萌讲理呢,就好像秀才遇到兵,有理你能讲清?

“夸奖夸奖,不敢不敢,咱们哥俩彼此彼此,都是乌鸦一般黑!”阮小萌又开心了,笑的嘎嘎的!

“可以这么说吧。”冯三荒见到林第1995章 被人跟踪逸丝毫没有惊讶,心中更是觉得林逸不是普通人:“林兄,冒昧的问一句,您现在的实力……”

“地阶。”林逸倒是也没有隐瞒,只不过具体是地阶初期还是中期、后期却没有说明白,毕竟冯三荒和林逸不太熟,林逸也不想说太多。

“嘶――”冯三荒倒抽了一口冷气,上次见到林逸的时候他还玄阶中期巅峰实力的高手,现在就变成了地阶?

想想之前林逸和他说过的话,不要以为你是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内家高手,迫不及待的意思就可以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的说这些话!难道当初林逸就是地阶,只不过压制住了实力在玄阶中期巅峰,而不是地阶?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还大言不惭的威胁林逸,冯三荒想想都脸红,怪不得当初林逸一点儿也不害怕直接反威胁回来了呢,原来他是压制了实力……

当然,冯三荒自然不会以为,林逸可以在短短的这几个月时间里就从玄阶中期巅峰实力跳到地阶,这升级速度简直是坐火箭啊,这几个月的时间能突破一个小阶就算很厉害了!

虽然这个副总做的还蛮神气,也算是很顺心,但却跟陋室没关系啊!

可我小萌明明就是陋室的人!

就算是出去要饭,也该打着陋室的招牌,而不是在这里做什么鸟慕云公司的副总!

“我要辞职!”她是想什么就说什么。

旁边的南宫慕云吓了一跳:“你又发什么疯呢?就算是要辞职那也是我辞职好不好?现在我的慕云公司都快成你的了!特么的现在大家都听你的话,没人搭理我了昂!”

南宫慕云说起这事儿就未免有点郁闷。阮小萌在公司的威信蹭蹭蹭的往上涨,现在这个副总的位置可算是坐踏实了!

公司里上上下下的人,迫不及待与迫不急待大大小小的事,都请示人家阮小萌,就好像他这个正宗的总裁根本不存在一样!

虽然说以前他也不咋管事儿吧,可是亲眼目睹小萌篡位谋权,心里可也有点小小的不爽。

“哼,我还不是在给你打工?股份都是你的,我累死累活赚了多少钱不也都是你的!”阮小萌道。

“姑奶奶啊,你都抢了我百分之十的干股了,还想怎么样?”阮小萌不提这事儿则已,提起来更让南宫慕云生气。

伸手,将王秋丽丰腴的身躯抱在怀里,叶飞朝着里屋就走了过去。

进了屋,两个人直接倒在了炕上,热烈的拥吻着,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砰!”

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从厕所回来的王秋雨走了进来。

看着躺在炕上,激烈相拥的二人,王秋雨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一双美眸瞬间睁大!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去了个厕所的功夫,叶飞和表姐竟然,竟然会这样!

炕上,听到声音的叶飞和王秋丽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扭头,看着一脸呆滞的王秋雨,迫之不及的意思王秋丽羞的连忙转过身,一双白皙的手掌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你,你们继续,我,我先出去。”

这时候,王秋雨回过神来,红着脸说了一句。

说完,转身跑出了卧室。

“秋丽姐,晚上去找我吧?”

将一脸羞涩的王秋丽搂在怀里,叶飞低声道。

“嗯。”

王秋丽红着脸点点头。

冯三荒却是浑身紧张,时刻戒备着什么,一双眼睛不停的在附近来回观望,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

对于他的认真负责,林逸有些哭笑不得:“我说三荒,不用这样吧?你放松一点儿,不然我怕这一路逛下去,小涵倒是没有什么事儿,你却紧张死了。”

“林兄,我必须要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内啊!”冯三荒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和你不同,我要绝对保证许小姐的安全,尤其是出了今天白天的那件事情……”

“没事儿,我帮你看着呢,有危险我会提前告诉你。”林逸说道。

不过林逸虽然这么说,但是冯三荒看林逸似乎并没有时刻戒备着,所以他还是没有放松一丝一毫。

在他看来,林逸毕竟是个外人,再怎么也不可能非常上心,而他冯三荒却不同。

林逸看冯三荒的样子,耸了耸肩微微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四人一路走来,将步行街上大部分店铺都转了个遍,许诗涵对于逛店铺好像特别的有瘾,包括哪些卖手机壳、小挂饰的店铺,她都要去看看,甚至买上一两个小玩意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这种情况更是让林逸暗叹不已。娓娓动听的意思

“好吧。”

无奈的苏瑶,只能含着泪去挑起了自己喜欢的包包。

一旁,安幼甜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红了。

她刚才听到了,明明苏瑶都不想要包包的,可陈放却非要送给她。

而且,一送还不止一个,而是足足5个。

关键还别让她选便宜的,捡贵的选。

“这个姓陈的,绝对是在做给我看的……冷静冷静,他这是在故意气我,不能生气,不能上他的当了。”

安幼甜心里分析着,但内心却控制不住地羡慕和嫉妒了起来。

这时,苏瑶去挑选自己喜爱中意的包包了,陈放并没有陪她一起去,也没有去休息区小坐。

无所事事的他漫步走到安幼甜旁边,那直勾勾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扫过。

安幼甜被看得不自在,一双匀称浑圆的长腿迅速并拢,身子则微微往后退了两步,小嘴里同时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你干嘛?”

“穿成这样子,冷吗?”陈放笑道,安幼甜这身尽管很美,但却不是这个时节该穿的,迫不及待想要见你至少在外面逛街的时候不该这样穿。

陈放眉头微挑,身子往前两步,贴近安幼甜在她耳边小声打击着:

“就算你现在把衣服扒了,求我,甚至叫爸爸,我这个渣男也不会对你生出任何兴趣,懂吗?”

说完,陈放便转身去找苏瑶了。

留下安幼甜愣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跺着脚,嘴里骂骂咧咧地嘀咕不休,气坏了。

“还我把衣服扒了求你?

你做梦,绝不可能!

这个混蛋,专门气我呢,太欺负人了……”

苏瑶满心欢喜地挑选了5个香奈儿的包包,然后又买了3双香奈儿的高跟鞋,以及10件香奈儿的衣服和裙子。

完了之后,只是提了两个衣服袋子在手中,其他的还是和刚才陈放一样,苏瑶给了地址,陈放让人给她送过去。

而这一通买下来,在香奈儿专卖店里花了足足52万。

苏瑶高兴坏了,安幼甜却跨着脸,好像有人欠了她八百万一样。

离开香奈儿专卖店,陈放算了下进度,从中午吃饭开始,到现在了,几个小时下来,花的钱连100万都不到。

2021-06-18

2021-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