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绝世杀神_都市之绝世杀神叶清欢

除了潘大队长还能有谁?

刘琰波不敢接,但最后还是接了,撂下一句“等一会”后,赶紧就给挂了,然后对着正盯着他看的尹含若露出一脸的皮笑肉不笑,笑得贼勉强,贼尴尬。

“有事?”尹含若淡淡道。

“有事。”刘琰波点了点头,鼓足勇气道:“我要去一趟南洋。”

尹含若脸上原本平静的表情有点挂不住了,皱眉道:“去做什么?”

刘琰波不敢撒谎,如实道:“去协助警方调查一件案子。”

“又是那位潘警官叫你去的?”尹含若的语气也变了,有点不高兴。

刘琰波艰难地点了点头,解释道:“真的只是为了破案,可以吗?”

“你又不是警察,也不是她的下属,为什么她每次有事都要找你?”尹含若很不满道。

她有足够不满的理由,换做是任何一个女人,自己的老公被另外一个女人这样呼来喝去,心里都会不满,甚至会很生气。

尹含若现在之所以还没有大发雷霆,一是因为有修养,二是因为她愿意去相信刘琰波的人品。

“每平米一万五。”苏锐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即便是两百平,也要三百五十万,何红标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一大笔钱来?”

是啊,凭借何红标在部队的津贴,完全不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房子,而且还是全款,哪怕加上他的转业安置费,也是完全不够的!

可是,苏锐之前有查过何红标以及他亲属的账户,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那么何红标买房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又是走的什么渠道?

之前苏锐在听何红标的老婆说老家的房子翻修的时候,还没有引起注意,现在细细算起来,貌似在海兴的农村修一套房子,都相当于在三线城市买上一套别墅的价格了。都市之绝世杀神

随着何红标的意外身亡,这一条线索看似断了,可是这一次,因为何红标老婆的一句无心之言,断掉的线索再一次重新连接了起来!

“查过了。”又过了半个小时,调查组的成员们传回了消息,“何红标买房并不是用的他自己的名字,玺悦龙城也没有业主的名字叫何红标,他爱人的名字也不在上面。”

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何红标的战友。”苏锐努力的给自己挤出了一丝微笑:“我来看看老何的闺女。”

“红标去培训了,据说是封闭式的,得几天之后才回来。”何红标的老婆看起来非常的朴实贤惠,两只手甚至有些粗糙,应该是平时还要在家里务农。

“嗯,我有听他说。”苏锐说着,掏出了一个信封,塞给何红标的老婆,“我之前欠红标两万块钱,最近才凑够,嫂子你收下。”

“这……”何红标的老婆及安装有一点犹豫,因为她有点不太相信苏锐的话,因为最近那些前来探望女儿的人总是以各种理由给她塞钱,都市之绝世杀神叶落何红标的老婆也知道,大家都是好心。

“我不能要。”何红标的老婆说道,“我知道你不欠红标的钱,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这笔钱太大了,我不能收。”

何红标的老婆很淳朴,很实在,也很通透。

很多事情,她明白。而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让她更真切的感觉到,这人间是暖的,人心也是热的。

但是,苏锐不会这样想,现在,对何红标的怀疑还无法定论,如果何红标是无辜的,那么苏锐就是导致他死亡的间接原因,是他的调查使得敌人把杀人的刀子指向了何红标。

而就在方凡笑的时候,第三关考试已经开始了。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躺在推车上的老人。

老人满脸皱纹,而且头发全白,平静的躺在推车上,看呼吸状态也是挺好的。

方凡感受了一下就眉头紧皱。这时候黄老开口道:“方凡,这位病人就是你今天需要治疗的病人。”

说完后就盯着方凡看,而其他考官也盯着方凡看。

方凡疾步走到了病人的面前,然后仔细观察一番,随后他手伸在脉搏处,不一会儿方凡就从怀里取出银针,手一拍,银针飞出,然后在各大穴位中,慢慢的插入。

这时候考官,目瞪口呆,这是电影吗?怎么那么不真实啊?

我在做梦吗?

而网络上的网有疯狂了。

“什么?这不是传说中的甲乙针,都市全能至尊难道传说是真的,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太神奇了。”

“甲乙针不是阴阳针吗?连这个也会,要不要人活了啊?不过太神奇了,我也是第一次见。”

“哇,我要拜师,师傅求你收下我吧。”

转发完之后,他便关上了手机,既然要传播这首琴曲,那么他也要付出点力量,这首来自仙侠世界的琴曲,确实十分的优秀,传播出去,也能够让华夏的聆听到这美妙的琴音,明白古琴文化的奇妙。

在他看来,哪怕聂文山在录音棚里录下来的高清版本,也无法比得上素心仙子所弹奏的效果,这不仅仅只是水平上的差距,更有灵力和古琴材料的差距。

素心仙子乃是仙音门之中,最有天赋的人,甚至在刚开始就得到了神音竹的主动认主,那么所用的古琴,也一定是非常不凡的。

而在微博上,本来已经在早上看过梦想小宇宙微博的人,忽然发现,小宇宙又发了一条新微博,等到他们观看之后,却发现这是转发的微博。

这条微博的博主,是一个名叫雅韵古乐聂文山的人,认证资料则是雅韵古乐器店主,华夏笛箫制作名家。

有些人直接点开了琴曲听了起来,有些人则是打开评论看了看,里面无一例外,都是震惊和激动的好评,这让许多人都是不由自主的点开听着。都市之第一仙尊叶辰

等到他们听完这首琴曲之后,几乎所有人的内心都是充满着激动,给他们带来这种感觉,犹如轻风环绕的琴曲,简直是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的音乐。

老者只是没想到,这次这段话成就了无数名医在华夏行走。

考官们看着老者变成中年人,然后又年轻了许多。然后整个人十分自然的睁开了眼睛。

发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立马想爬起来,方凡眼疾手快,把银针一收然后就站在旁边等考官提问。

而考官们却都跑下来了,这是第一次,史上绝无仅有的。等这位病人在诸位考官述说后,终于明白了什么,连忙要跪下来向方凡道谢。

方凡连忙拉起来,说这是考试,救了你是缘分,所以不必太在意。

而病人随后被考官围着推出了考室,走向了住院部。而方凡呆了,没一个考官过来问问题,以及颁发他的行医资格证书,还有他的职位。

他郁闷的摇了摇头,看着空荡荡的考室也出了考室。而这时候网络真的暴了。

“什么情况,考官们怎么都走了呢?那这位小伙子怎么办?”

“有没有考试公德心啊,怎么不把事情办完就跑了?可怜的小伙子,心痛三秒。”

“一群无良的考官,我要投诉他们。”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动恻隐之心,苏锐自然也不例外。都市之绝世元帅

他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坐了很久,闭着眼睛靠着椅背,一直到天亮。

苏锐也许在思索着整个事件的走向,也许在考虑着接下来敌人极有可能采取的措施,反正不管怎么样,他应该都已经做好了全面迎战的准备,否则的话,那就不是苏锐了。

那些调查组成员也都有着详细的分工,并没有谁去打扰苏锐,也只有他从南方军区带来的那些尉级特种兵才在走廊两端和何红标的病房处守着。

不知不觉已经六点钟了,天色亮起,走廊里的医护人员渐渐变多,苏锐终于站起身来,问了一下血液科病房的楼层,便乘电梯上了楼。

他要看一看何红标的老婆和女儿。

一来到血液科,苏锐便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气氛。

在这里住院的人,至少有一半都面临着确定的血液问题,许多病人家属都是愁眉不展,苏锐不喜欢这种气氛,但是没办法,人生无常,你永远也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到来。

2021-06-20

2021-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