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惩戒室立规矩_把朕的戒尺拿过来

南天极光几人相视一眼,虽然雪剑派态度**。但只要多劝几句,还是有出面对付林逸的可能,没必要把关系闹得太僵。当即便点头答应下来。

司徒光宗和魏风两位长老,出面招待南天极光几人,而魏申锦这种小喽啰,如今在众人眼中不过是“废人”一个,自然没有上桌的资格,被司徒光宗打发回家了。

不过,这倒是正合魏申锦的心意,他可不像林逸那么擅于隐藏自身实力,刚才就几句话的工夫,他就已经快憋不住露陷了。

得亏如今经脉才刚刚复原,实力还只是稍微有点恢复的迹象,加之众人先入为主认为他就是一个废人,没有去特别关注他,否则的话,估计分分钟就得被南天极光和司徒光宗这些高手看穿底细,那林逸交待给他的计划可就要泡汤了。

回到自己房中,魏申锦倒是有些意外的发现,司徒倩这个浪蹄子竟然没有去找她的马师兄偷欢,而是坐在屋中生闷气,而侍女小秋花则陪在一旁劝慰。

“哼,看来这贱货还真是对林逸老大上心了。”魏申锦冷笑一声,随即迈步进门,故意挤出一丝笑容,对着司徒倩道:“倩儿,女尊惩戒室立规矩我刚在天丹阁发现了一样好东西,咱们要不现在试试?”

如果拍摄投入五个亿的资金的话!

算上这一个亿,以及宣发,说不定整体的投资得六亿多rmb!

虽然减少了购买改编权的支出,但是将来的收益直接就会减少接近六分之一!

如果是三十亿元的票房,百分之三十八为11亿左右的话,现在岂不是直接少掉两个亿!

所以,胡培清算账可是算的十分清楚的!

当然不能同意了!

而林孝奇和孔熙真直接将投资额降到了八千万!

但是胡培清依旧觉得不行!

最后一直到下午四点,依旧没有谈拢!

而赵枫虽然一直都在打游戏,但是也听着他们的交谈!

其实赵枫依旧觉得还是收购《叁体》的改编权来更简单!

毕竟游族自己一个公司都能把《叁体》搞崩掉,回头要是再来搅合自己的公司岂不是就麻烦了!

于是乎,下午四点二十八分!

赵枫直接出声打断了依旧在争论不休的胡培清和林孝奇、孔熙真几人!

叶君泽只记得自己的识海变成了一片的紫色,其他的变化因为没有来得及查看,现在的他倒是一点都不知道了。

“嗯,还是让梦元帮忙看一看吧。”叶君泽想了想,王妃夜晚等候挨打细枝“毕竟他可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知道的东西肯定比自己多,想来这次识海的变化对他来说也不是难事。”

也幸亏梦元不知道他的想法,否则一定会当场罢工,让叶君泽欲哭无泪。

这样想着,叶君泽便动作迅速的进入到了太虚幻境当中。

刚一进去,叶君泽便充满热情的喊道:“梦元,梦元。”换了一般人,要是面对这样殷勤的叶君泽,肯定都会想,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从而会很警惕的应对他。

可是梦元便不同了,梦元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单纯的幻灵,因此面对这样的叶君泽,梦元依然是丝毫没有防备的回应道:“在的,什么事。”

“你帮我检查一下我的识海,今天上了一节课,识海就开始出现变化了,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还是要靠谱的梦元你来帮忙看一看啦。”叶君泽讨好的说道。

胡培清倒是没想到孔熙真能够提出来这么一个方案!

其实这个方案倒也不错!

起码也不用现在一直和游族僵持着!

另外呢,也减少了一部分资金的支出。

所以,胡培清感受了赵枫的目光后,女尊虐打正夫卑微随即道:“赵董,孔副总的这个方案倒也不错,您怎么看?”

赵枫闻言,随意的摆了摆手:“你和林总、孔副总先协商一下吧!”

说话间,赵枫拿起手机,直接打开了王者!

随着一声“timi!”

坐在桌子对面的林孝奇和孔熙真顿时纷纷心中不满起来!

赵枫这么做,岂不是表示自己根本没把他们当一盘菜么!

要是换做其他的时候,说不定林孝奇和孔熙真就直接摔凳子走人了!

可是现在他们俩人却不能!

原因很简单,目前天霸娱乐已经是游族接到的最后一家有意向收购《叁体》项目的公司!

之前谈的差距太大,今天如果再谈不拢!

回到寝室的叶君泽,照例先点过了餐点,准备着犒劳已经饥饿了一段时间的肚子。待他收拾过后,便安心等待着午餐的到来。

没过多久,一如既往的快速且好吃的餐点便从熟悉的地方传送了过来。

当叶君泽闻到来自食物的香气时,忍不住的食指大动,似乎整个肚子都在这来自美味的食物的香气所渲染,从而变得更加饿了一般。将食物全部摆放好以后,叶君泽当即便不再控制,开始安心的享受起了眼前的美食。

享受美食的过程总是美好的,当叶君泽终于吃光了面前的食物安慰好此时已经被满足感充满的肚子以后,女尊上规矩细鞭再次不由得赞叹起了安泽的大厨们的手艺,以及他们的食物所给人带来的满满的充实感。

感慨过后,叶君泽便将面前吃完的残局收拾了下去,等着宿舍楼系统的统一处理。

将这些事情都做好后,叶君泽回想起了今天在课堂上的收获。

“怎么总感觉像是忘掉了什么事情似的。”叶君泽喃喃自语道。

当他逐渐的梳理回想时,像是终于想起来的样子,一拍脑袋,说道:“对了,识海。上课时光顾着吸收雷道道种的力量,都忘了识海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好东西?什么好东西?”司徒倩皱眉瞥了他一眼。

“就是那方面助兴的好东西,听说效果很好,独此一家,别无分号!”魏申锦当即献宝似的拿出林逸给他的两包药,外形包装看起来一模一样,至于哪包有问题,哪包没有问题,那就只有他自己心中有数了。

“助兴的好东西?天丹阁竟然还卖这玩意,快给我看看!”司徒倩原本还在闷闷不乐,闻言顿时来了精神,双眼放光的接过魏申锦递过来的第一包药,一旁小秋花也是兴致勃勃的凑了过来。

果然是一对不知羞耻的贱女人!魏申锦暗自冷笑不已,见两女埋头研究了一会,便主动提议道:“就这么看是看不出来的,到底好不好,只有用过才知道。”

“那你还不赶紧的!”司徒倩当即迫不及待的脱衣服,小秋花也紧跟着上床,还不断催促魏申锦动作快点。

魏申锦暗暗一笑,随即便忍着恶心走了过去,女尊国守贞锁规矩三人服下第一包药之后,果然如林逸之前说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尽兴得多,甚至连司徒倩和小秋花这种欲壑难填的浪女子,都觉得有些吃不消,简直快乐似神仙。

乔念也是心疼自己的闺女,闺女能干,当妈的能不欣慰吗?

欣慰之余,又很心疼。

太能干了,什么事都要做。

连口休息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知道了。”

叶琳琅和谢绪宁睡了两个小时,就自然而然的醒了。

换衣服、洗漱、吃过早餐后,两人就出了门。

谢绪宁是先送叶琳琅到的研究所,她们的车刚在研究所大门口停稳。

叶琳琅远远的就看见阮清清穿着一袭呢子大衣,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叶琳琅飞快的亲吻了一下谢绪宁的脸颊。

“我先下车了,你开车慢点。”

谢绪宁道:“我下午来接你。”

“不了,我和宫澪可能要去开会,稍后和你联系。”

谢绪宁依依不舍的担着叶琳琅的手,又亲吻了叶琳琅的唇角。

“琳琅,我真是舍不得和你分开。”

叶琳琅笑了笑,“我也舍不得,要不,我们现在就请假出去度个假?”

“对,今天这个道种刚一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没有任何动静,无奈之下,我就试着分出了一缕神识进入了道种的内部,然后好像便将识海和道种内部连通了,到最后,识海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叶君泽详细的诉说着当时的经过。

如果现在的梦元有着一副人类的身体以及面孔的话,叶君泽一定能看到梦元的脸上心惊肉跳的表情。然而现在的梦元并没有,因此他只能用短暂的沉默来表示叶君泽刚才所说的话给他带来的冲击,存在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梦元,就算见过了太多的事情,想到叶君泽刚才说的所做的事情,也忍不住的想到,可能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然而叶君泽都这样做了,看上去竟然还没有任何事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是命大还是福气好了。

叶君泽眼见梦元从自己说完以后便不再说话,还以为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马上问道:“梦元,梦元你还在吗?”

而沉默了好一会的梦元,终于从叶君泽所带来的震惊当中脱离出来,然后便很严肃的说道:“这样危险的事情建议你以后还是不要再尝试了。”

2021-06-20

2021-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