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事会《我的傻妈妈》_民间诡谈漫画《换体》

“原来是这样啊!”康照龙倒是没有怀疑白老大会骗他,毕竟这些事情都不用问王煦本,只要问问萧基和萧本就应该知道了,他一会儿就可以去求证,所以道:“那个云游高人给的草药和灵药都是什么?有药方么?”

“这个就不清楚了,据王心妍本人说,是没有的,不过我这些天查阅了古籍,也配制出了一副药剂来,应该会比林逸的药剂更有用处一些……”白老大说着,就拿出了一张药方来。

康照龙连忙接了过来,鄙夷的看了林逸一眼,道:“你看,我就说你的药方不行,白老师果然是白老师,你这个学生肯定不行的。”

走向光明。

“雅宁,你是不是回不了头?”

“我是夏树,你还记得我吗?”

“你不用回头也可以,你慢慢的向后退,向后退……”

“这……”

庄雅宁怔住数秒,她想起了夏树这个人的存在。

夏树曾医治过自己,诡事会《我的傻妈妈》难道自己又要死了吗?

庄雅宁思索了一阵后,她发现光圈在逐渐回缩,波长也在慢慢收窄,她发现自己的步子可以向后挪动了。

于是,她赶紧挪动双脚,向后面开始倒退。

一步……

二步,三步,四步……

有那么一瞬间,她意识到自己的脖子可以回转了。

紧接着,她回过了头来,发现那个人真的就站在她的不远处。

那个人……

就是夏树。

尽管模糊不堪。

可她知道,那就是他。

“把手给我!”

“咱们回家!”

他们不相信那平淡无奇的夏树,能打破他们的认知。

可此时此刻,密闭的房间里面,夏树已经开始了他手头的行动。

他慢慢的把庄雅宁放在了软软的新梦思床上。

紧接着,他端详了庄雅宁一阵后,才开始一颗颗地解开了她身上屈指可数的衣扣。

夏树从口袋里摸出针袋一抖,针袋展了开来。

针袋上面,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大小长短不一的,十三根银针。诡事会《迷糊的黑夜》

夏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境,调动全身气力,注入银针内。

只见他双手如电,动作麻利。

眨眼之间,十三根银针分别刺入到庄雅宁不同的十三个穴位。

这是鬼门十三针。

它可吊命保气,运血搬阳。

随着所有银针的刺入,庄雅宁冰冷的身体马上有了反应。

本来昏迷的她多了一些神经反射性的动作。

她的嘴巴下意识的张合,不再往外冒血沫,体温也逐渐开始回升。

“那个林逸,要不要让他来参加这次生日宴?”徐灵冲突然提议道。

“嗯?”上官岚儿微微一愣,她很清楚,自己那位林逸小师弟是徐灵冲的眼中钉肉中刺,这家伙有这么好心,会主动提议邀请林逸来参加自己的生日宴?

“岚儿师妹你不是说要还他人情么,本来像他这种毫无地位的底层新人,根本没资格参加这么高层次的上流宴会,如果给他这次机会,再加上你之前帮他的忙,所谓的人情就应该两清了吧?”徐灵冲阴笑着解释道。

这当然不是他的真实意图,而是他脑中灵光一闪,诡事会之《人脸獾》突然想到用来对付林逸的绝妙点子。

林逸实力再怎么强横变态,说到底也只是区区一介青云阁新人,根本上不得台面。

如果将林逸邀请到三大阁高层云集的生日宴,然后让他在所有三大阁高层出丑,借机好好羞辱一番,让上官岚儿看清楚这家伙卑微难堪的真实面目,岂不是一举两得?

而且,一旦林逸在三大阁高层眼中落下负面印象,那以后就算进入内门,也毫无前途发展可言了。

夏树冲着庄雅宁伸出了手,神情地望着她。

庄雅宁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内心是满满的感动,她即将被融化了……

这一刻,死亡还有什么可怕?

她一点都不畏惧,她觉得她此生没有虚度,至少活过了一次。

尽管她不知道在深处何地?

不过只要夏树在她身边,她不感觉有一丝的胆怯。

最后,她咬着牙,点了下头,伸出了自己的手,一把抓住了夏树。

夏树用力一拉,《老黄瓜》四人行登时将庄雅宁整个人拉进了怀里。

然后,弯腰抱起她,开始向东方迈进……

他们身后的光圈慢慢的变得黯淡无光,最后消失不见。

……

密闭的房间内。

席梦思床上的庄雅宁,突然睁开了眼眸,她看着眼前的一切,那熟悉的床帘,那熟悉的茉芳香。

她猛然半坐了起来,突然来了一句,“这是我家?”

“我这是怎么了?”

林逸之所以给的这么痛快,其实也是想让康照龙找隐藏右家甚至天丹门去参考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在药方上做出改进,为了王心妍,这些小节林逸也不在意。

过了一会儿,白老大就来了,林逸早就和白老大沟通过王心妍的事情,而白老大一直也在研究王心妍的问题,所以康照龙着了他,他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和康照龙大致解释了一下道:“这个药方,没有问题,林逸这几天也给我看过了,不过效果不大,倒不是说明药方不行,而是这些药物实在是太常见普通了,《手指》课文笔记图片这些普通药材对于普通的疾病来说应该没有问题,但是王心妍的体质虚弱是从小就存在的,这些药物,实在是补充不了她体内每天损耗的体力,这也是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的原因。”

“那她以前怎么就没事儿?偏偏去了林逸家后变成了这样?”康照龙也不傻,怀疑的问道。

白老大苦笑了一下,心道康照龙果然不是白痴,但是他早已经和林逸商量好了对策:“王心妍小的时候,就身体虚弱,她的父亲就带她四处求医,遇到了一个云游高人,给了他父亲一些草药,好像还有一株很稀有的灵药,所以王心妍这些年才没有事情,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那些草药和灵药的药性过去了,所以王心妍的问题就出来了。”

她察觉到自己好像失忆了似的。

她不记得自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

可下一刻……

庄雅宁顿感到身上有一丝冰凉袭来……

她立即低下头一看,震惊的赶紧用手捂住了胸口。

她卷缩着身子,探着脑袋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怎么回事?

我的衣服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你,你醒了?”

没等庄雅宁开口,墙角处突然传来一道颤抖的声音。

庄雅宁顺着声音,转头一看,瞬时间惊住了。

夏树一个人缩在墙角,双手用力在摩擦着地面,整个人难受极了。

这不就是我之前痛苦的症状吗?

“夏树?是你吗?”

庄雅宁顾不得穿任何衣物,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真的是你?”

看清楚是夏树本人后,庄雅宁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你……”

夏树颤抖着身子,忍受着一阵阵犹如蚂蚁的撕咬,“你……你都已经恢复活力了?你说……我,我怎么了?”

话音未落。

“什么!?她身体出了问题?”康照龙听后顿时一惊:“你说什么?真的假的?她身体怎么会越来越虚弱呢?之前不还是好好的么?怎么遇到你就虚弱了呢?”

康照龙这话,要是换做其他时候说,林逸早一脚给他踹飞了,但是出于对王心妍的愧疚,康照龙还真是说对了,王心妍遇到了自己之后才变得虚弱的,这让林逸十分的内疚,但是在康照龙面前也不能弱了气势,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心妍小时候身体就虚弱,你是她未婚夫还不知道?我看这个未婚夫也别做了,你都不如我了解她!”

“我擦!我也想了解啊,你整天的霸占着王心妍身边的座位,我能怎么办?”康照龙有些恼火的说道:“那……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我虽然给她调配了药剂给她服用,但是却效果不是很明显,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林逸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王心妍的问题,茶不思饭不想,这是因为自己造成的啊,王心妍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他可就是罪魁祸首了!

“你调配的药剂?能用么?不能喝死人吧?”康照龙听了林逸的话就火大:“她有病,你应该给她送到医院去,你私自给她治疗,治坏了呢?”

2021-06-21

2021-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