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作者小说_请君入梦np嘻嘻哈哈

“我给你泡茶。”

“你去洗澡吧,喝什么我自己拿。”杨东旭摆了摆手。来到冰箱前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在客厅沙发中坐下。

李莉犹豫一下看了一眼杨东旭,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很快洗手间开始传来水声。他则是拿起面前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二十分钟左右裹着浴袍的李莉走了出来,面色有些殷红,不知道是酒劲上头,还是洗澡洗的。

不过洗了一个热水澡,她走路稳当不少,不像之前那样东倒西歪的。

“你要不要去洗一下?”李莉低着头问道。

杨东旭侧过头看了一眼头发上还挂着水珠的李莉,“不用了,你没事儿我回去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

李莉连忙快走几步抓住他的手臂,“你今天能不能陪我?”

杨东旭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说真的,他虽然以前做过荒唐的事情。甚至此时脑袋里都有一些荒唐的想法,但他并没有打算把这些荒唐的想法付诸行动,或者说一辈子都没打算那么做。

因此她不会去集邮,再说要是集邮早就集邮了。毕竟作为海纳的人大老板,内地港台无数明星女神可以让他随便选,现在海纳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他更是两个球队的老板,如此国内外随都是便选。

“聊聊天就好。嘻嘻哈哈作者小说”李莉脸上露出哀求的神色。

目光相接,张总温和一笑,“小师傅,给我们做一桌全羊宴吧!辛苦你了。”

他并不知道徐同道是这店的老板。

当然,这不重要。

徐同道对他印象不错,事实上,徐同道对每一个回头客的印象都不错。

因为每一个回头客,都是对他店里的菜品和服务的一次肯定。

所以,徐同道放下手里的书本,回以微笑,起身说:“好!几位请坐!稍等!”

说完,他转身就去身后的厨房,顺便低声吩咐徐同林,“快让人上茶,上餐具!”

其实这不用他吩咐,看见这位张总今晚又来了,而且这次还带着几个客人,徐同林早已精神一振,已经准备提供热情服务了。

“妈!您坐!”

张总扶着老太太坐下,回头对身后的一男两女也招呼一声,“阿财!美丽、小玉,你们也坐啊!一会儿你们都好好尝尝这里的全羊宴,真的很不错的!”

“好!”

“噯,好的!”

坐在阿财身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小少妇,见状,忙也脸上堆笑劝说:“对呀!妈,大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阿财跟着他也过得很好,您就别难过了。”

老太太面露苦笑。

没说什么。

但张总却皱眉,沉声道:“你们不懂,就别瞎说了!”

阿财转脸给身旁的小少妇一个警告的眼神,表情也很不豫,“小玉!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穿越之裙下之臣h要是能传到现在,我们家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大几倍!而且,这么多年,咱妈、我哥最怀念的就是我爸做的全羊宴了。”

被训斥的小少妇小玉,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尽量挤着笑容。

……

厨房里。

徐同道今天是第二次做全套的全羊宴了。

相比昨天,他今天熟练了不少。

厨师与厨师之间,其实有很大差距的。

有人学厨艺五六年,还做不好一道像样的菜,而有人只学两三年,做出来的菜就能胜过掌勺二三十年的老厨师。

“诸位宗主、家主,你们怎么来了?”林云吃惊的看着他们。

紧接着,林云看向霍真,无奈道:“霍真,我让你调动我们自己的人马,你……你怎么将他们也喊来了?”

“大哥,是他们知道后,非要来的,不是我要求的。”霍真苦笑。

林云一怔。

“呼——”林逸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雨凝的身子,差一点儿就犯了错误!如果今天真的发生了什么,那林逸的职业生涯也会就此结束了,和雇主发生关系,是不可饶恕的,家里老头子指不定会怎么处罚自己。

“有狼群来了。”林逸淡淡的说道。

雨凝也张开了眼睛,美目中闪过一丝失落的神采,自己都这么主动了,可是他……不喜欢自己么?还是真的被狼群给打扰了?分卷阅读11 裙下之臣

“行了,懒得和你BB,不过那个女人的确极品,看的老子都忍不住。可惜人家背后的男人咱们惹不起。

我看那个人也是懒得和你计较,你这个瓢开的值得。不然连我们大老板都得罪不起的人,你打他女人的注意真的以为燕京的河里淹不死人啊?”保安经理有点侮辱人的拍了拍下年轻的脸转身走了酒吧中。

三辆大奔驶入一片高档的小区中,皱着眉头的杨东旭伸手搀扶着李莉从车上下来,坐上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身后跟着吴生和四个保镖。

电梯门打开摇摇晃晃被杨东旭搀扶的李莉去开门,吴生和两个保镖先进去,几分钟之后出来对杨东旭点了一下头。

然后带着保镖坐电梯离开,杨东旭扶着李莉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李莉低身想要那妥协给他换上,但身体摇摇晃晃的被站稳,杨东旭自己拿了妥协。同时把李莉的高跟鞋一起脱掉给她套上拖鞋。

“我.....我去洗下澡。”看到杨东旭一直皱着眉头,嘻嘻哈哈的作品李莉不禁开口说道。

看着李莉虽然有些站不稳但意识还算清醒,杨东旭没有说话放开了她向客厅走去。

姚柄挠了挠脑袋:“可是我找不到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阳问:“什么是数脉?”

姚柄回道:“一息六至,往来极速!大约脉搏一分钟跳动在90到100往上!”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几人都看向了旁边的仪器,上面显示这孩子的心跳是一分钟180下。

许阳又问:“如果是孩童出现数脉应该怎么判断?”

姚柄顿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频湖脉学》上说‘唯有儿童做吉看’,所以他的脉象应该是浮脉。”

其他人又看许阳。

许阳摇了摇头:“不,这孩子就是数脉,是病脉无疑!”

“啊?”姚柄有些意外。

许阳看着他,跟解释道:“你一定要记住一点,不是所有的数脉都主热证。一旦脉搏每分钟的跳动在100以上,甚至远超100,那边是热极而生寒,尤其是有些心衰垂危的病人,脉搏甚至是在200以上,这是全身的阳气开始散失了。”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主证大热用寒凉的药,作者嘻嘻哈哈的全部小说那病人的丧命就在当场了。还有肺结核的病人,他的基础脉搏就在100下,你若是也按照热证来治,也会出大事的!所以这是临床上的要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回去!”沉默片刻李莉开口说道。

他知道如果她说继续留下,那杨东旭会毫不犹豫让她下车,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开车。”杨东旭神开口说道。

前面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前后两辆车站在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上车,围观的人员连忙让开三辆大奔缓缓驶出人群进入主路。

“MD,滚开不要拦我,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看到刚才打自己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别打的小年轻不乐意,猛力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保安,想要去拦车。

但还没等保安上来堵住他,跟在他身后来帮着打架的同伴一把拉住他。

“别冲动。”

“滚开,拦我连朋友都没得做。”刚才还硬着脖子,感觉自己头上挂彩满脸是血的小年轻,一把摆开自己的朋友。

“看下车牌,咱们惹不起。”被摆开的同伴又连忙拉住了小年轻。

“狗屁的车牌。”

“行了,人都走了还闹什么?有事儿去包扎一下,没事儿爱干嘛干嘛去。今天这一单给你免了。”保安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到小年轻还在闹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2021-06-21

2021-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