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阴狠毒辣的古言_男主阴狠坏反派古言

这个女人藏不住秘密。

“妹妹?”

蓝聆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样,呼吸不过来。

明明那件事情已经很圆满了,蓝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帽子下遮住的那张脸,勾起一抹冷笑,她笑得很飒。

慢慢抬起头来。

蓝莎摘下自己的帽子,露出那张比之前更加精致的脸。

“你的脸?”蓝聆僵了一下,“你整容了?”

是该这个时候问的话吗?

蓝莎突然就笑了,她盯着蓝聆看:“被毁掉的一张脸,不是一条命,不整容,我怎么见人啊?”

“莎莎。”蓝问天这才稍稍稳定下来,看着她,“你回来,怎么都不跟爸爸说啊?”

“呵。”蓝莎抬头,眼神之中的冷意那么深,“跟你说,告诉你,然后再安排一场伏击,把我杀了是吗?彻底解决我这个麻烦。”

蓝问天心底咯噔一下,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这么说话。

虽然这件事情的确是他默许的。

李佳欣的人设一下立起来了,看看,多么纯洁的姑娘.那诋毁这姑娘的,纠缠这姑娘的亦舒,倪震姑侄能是好东西吗?

以倪震往日花花公子的形象来看,肯定不是.

先是卖惨,接着卖清纯,两波下来李佳欣基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倪框一家人眼瞅着形势立转全都着急了,李佳欣名声转好了,相对的他们一家人名声肯定就要不好了,要变臭了.

这对于以文字为生的他们一家人来说那打击是相当大的.你要名声臭了,哪家报纸还敢用你.

倪框倒是不用担心,他写的,名声好不好的还没那么大影响,男主阴狠毒辣的古言读者看的是好看不好看,而不是作者名声怎么样.

可是,对于亦舒来说,那影响就大了,因为她专栏写的多,她还有个职业是记者,对于记者,特别是大报的正规记者出身的人来说,客观,公正,这样的公信力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你不是小报,不是以讲人家八卦绯闻来取悦观众的,观众想看你的文章,是想公正客观的了解一件事情的.

安歌觉得奇怪,鸢约她见面了。

自从上次知道鸢是万卿雇佣的人之后,她就格外的警惕,生怕跟他接触之后,会暴露什么东西。

虽然都是一个组织出来的,但是对于鸢,安歌并没有完全信任。

她没有回复那条短信。

因为在她看来,回不回复都一样,因为鸢还会再找她。

安歌的心跳的很快,她收拾了一下东西,从楼下车库里开出一凉摩托车。

车子在路上疾驰,万分潇洒。

她很快就到了约定的地方,这是一条山道,很偏僻,但是赛车的人很是喜欢。重生之夫君可欺

这会儿还有些人。

鸢就坐在树下,手里拿着一瓶可乐,他已经看到了安歌,东西全部都放在一旁的摩托上。

“呵,很少看到女孩子骑车这么帅的。”鸢倒是不吝啬,直接夸了,“安,你真是特别。”

“……”

安歌抬头,知道鸢肯定不是无聊,在这个时候,来夸自己一下。

她笑了,停下车,走过来。

蓝聆也不知道父亲喊自己来干什么,她走过去,拿起了桌子上的东西,只是看了一眼,便已经藏不住内心的喜悦。

她愣了一下。

“真的吗?”

“嗯。”蓝问天轻声道,“我以你的名义,投了一个新的项目,往后产生的收益都在你的名下。”

“谢谢父亲!”蓝聆掩盖不知内心的激动,站了起来。

她的眼神之中洋溢着喜悦。

就在这里短暂的快乐时。

阳台外面一个女人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蓝莎遮住了半张脸,并没有露出太多。

她冷笑一声。

这声音很轻,但屋内的人足够听得到。

蓝问天的身子一僵,他不是傻子,自己女儿的声音还是听得出来的。

距离蓝莎在国外失踪,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蓝家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捂得严严实实的。

“那要恭喜姐姐了。”

蓝莎推开那扇门,走了进来,屋子里两个人瞬间变了脸色,尤其是蓝聆。

但也是为了蓝家。

“你在胡说什么呢,爸爸是爱你的。”蓝问天轻声道,手在往桌子上去抓手机。

可是很快,帝王娇宠蓝莎出手,将那个手机弄得粉碎。

三两下之间,就把东西抢了过来。

“拿到手机有什么用呢,这里的信号,现在都被屏蔽掉了。”

蓝莎坐在那个位子上,早就没了在蓝家必须要秉承的规矩。

她根本不需要遵守这些。

蓝问天的脸一下子变了:“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爸爸这么害怕干什么呢,难不成我在国外那些遭遇,都是你安排的?”蓝莎突然笑了,又看着蓝聆,“姐姐,你说呢?”

蓝聆已经被吓死了,她的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哪怕是想找个人求救,都找不到。

蓝家现在也没什么人,看蓝莎此时的样子,也不是善茬,她都已经知道之前的事情,势必是来复仇的。

她微微一笑,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如果,这个公信力没有了,那你赖以生存的根本也就没有了.

今夜不设防这期节目自然不会一下把亦舒的公信力打到,可哪怕是影响其中的一小部分,对亦舒来说也是极大的损失的.

就在倪家一家人感觉这次咬到硬骨头的时候,节目过了三分之二,豪门通灵萌妻然后李佳欣怼完了亦舒,乔峰接着怼.

而且乔峰越怼越起劲,骂了亦舒丑,骂了倪震好色,色鬼后,乔峰干脆敞开了骂,把亦舒骂了个狗血淋头,而且是真的骂她是狗,是条为了侄子就胡乱报复咬人的疯狗.

看着电视里乔峰唾沫横飞的臭骂,倪震气的咬的牙齿咯咯响,亦舒更是气的脸色铁青,整个人都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晕倒似得.

“乔峰,你欺人太甚,这件事我和你,还有这个贱人没完.“亦舒咬碎了牙恶狠狠的看着电视里的乔峰和李佳欣.

就在倪家人气的要疯想砸电视的时候,电视里的访谈还在继续.

“李小姐理想的男性是什么样的呢?“黄霑见乔峰越说火气一大,于是在乔峰骂完了一段,停下了点烟的时候,黄霑抓住机会岔开了话题问李佳欣.

“这个啊.“李佳欣愣了一下,然后迟疑的想了想说道:“喜欢大男人一点的吧.“

“大男人?像我这样吗?“蔡澜笑哈哈的指了指自己问.

当初和老师学画的时候,老师就说过,什么时候能画出神韵来,才算是初窥门径,当初自己三十岁的时候才突破这个境界。嫡妻不好惹

以前他虽然能看到神韵,但是却一直差了那么一丝,画笔下捕捉不到。

本来以为要再积累个几年,等待厚积薄发,没想到今天只是打算简单参加个中秋节活动,却在无意中获得了可遇不可求的突破。

心中有些得意地想道:“现在我的绘画水平也算是初窥门径了吧?”

围观的游客看他画完,小心翼翼地轻声开口:“高手,你画完了吗?”

看庄小白比较年轻的样子才叫他高手,如果换成年龄五六十岁的老者,那现在肯定已经称呼“大师”了!

庄小白回头一看,顿时惊了,怎么周围围了这么多人?

“嗯,画完了!”

游客们顿时叽叽喳喳兴奋喧闹了起来:“哇,高手,你画的太漂亮了!”

“高手,你叫什么名字啊?”

庄小白挠挠头:“我叫庄小白!”

林云目光一凝:“怎么?你想耍赖?我以为你们圣殿外门弟子,应该讲点信用,现在看来,我高估了你们圣殿弟子的守信程度。”

张健吐了一口血痰,然后笑道:

“我本来就还站在这里,本就没输!”

“那好,那咋们继续打,打到你认输为止!”林云冷笑道。

林云现在虽然也有伤势,也难受。

但是这一小会儿,玉佩已经恢复些许内力,林云并不是完全丧失战斗力。

反观张健,林云相信,他应该是完全没什么战斗力了,再打下去,他也是必输无疑。

“你们五个,替我解决这小子!这小子受伤也不轻,状态也奇差,你们很好对付。”张健对身边的几名圣殿弟子说道。

“是,张师兄!”

五名圣殿弟子齐声应下。

五人都是一阶元婴,五人联手之下,绝对难缠。

便是全盛时期的林云,对上他们,也会打的棘手。

林云脸色一沉:“张健,赌约是一对一,你让你队友出手,你什么意思?”

2021-06-22

2021-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