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轮用同事的_我们轮用同事群英第二部

这个建议,倒是正合胡云风的心意,如今苦逼师兄已经上位成为青云阁新人管事大师兄,这二师兄之位虽然看似无关紧要,也没多少实际权力,然而这却是一枚难得的钉子,在如今这种情况下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胡云风一纸令书,慕容真当即摇身一变,变成了青云阁新人管事二师兄(姐)。

林逸对此也并不在意,这些事情,在林逸眼里都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他眼下的头等要事,则是要跑一趟青云阁,目的自然是去找破烂王。

从当初跟破烂王约定开始,至今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虽然确实是各种事情缠身,但林逸还是颇觉有些对不起人家的。

现在孟觉光的威胁已经成功解决,而且暂时也没有别的重要事情,那么便是到了跟破烂王履行约定的时候,林逸需要尽快将精钢法杖的等级提升上去,不然,天阶的神兵利器,是无法在筑基期使用的。

跟苦逼师兄大致打探了一番青云阁内部情形之后,林逸当即启程出发。

独身一人,林逸很快便来至青云阁本阁地盘,三大阁地盘一般来说都是戒备森严,尤其像冲天阁这种地方,上次萧然只不过是进去找个人,就差点被人杀死,走运碰到上官岚儿才侥幸捡回一条小命。

不过,三大阁名义上虽是同级,但彼此之间的差距可谓天差地别,相比起戒备森严的冲天阁,青云阁这边却简直松散得跟毫不设防一样,从头到尾,对于林逸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面孔,硬是没有任何守卫过来盘问,轻轻松松来去自如。

当然,林逸此番目的地只是在山脚的外围位置,如果真要进入权力核心的内围地盘,只怕又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这位师兄请问一下,王览坡是不是住在这边?”林逸之前跟苦逼师兄了解过,我们轮用同事的这家伙貌似就住在山脚一处木屋之中,只是他四下扫了一圈,都没发现有什么木屋存在,只能开口向周围人询问。

“王览坡?这人谁啊,没听说过……”那人却是皱了皱眉头,当即转身要走,不过愣了愣却突然又扭头道:“王览坡没听说过,不过这里倒有个出名的落魄家伙,叫做破烂王。”

一步前突正面迎上去,右肘上架抵住余曙光鞭腿来势,左手握拳,猛地下旋打过去。

一拳正中余曙光左胸。

余曙光顿时发出凄厉的嚎叫,往后倒退。

金锋后退一步,一把揪住余曙光脚腕,奋力一顿……

凝聚全身劲力,反手自下而上,猛地重重拍在余曙光后脑的某个部位上。

跟着原地起脚,一脚爆踢余曙光脑袋。

看似不经意的一脚,却是将余曙光打得腾空飞起,重重砸在餐桌上。

碗碟酒瓶乒乒乓乓响个不停,余曙光滚落在地,努力站起来,偏偏倒倒走了几步,指着金锋……

“你……”

一下子往前扑倒,七窍来血,再无声息。

这一幕出来,所有人大惊失色。

金锋站在原地不动,面色发白,嘴角淌出一行鲜血。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金锋刚才被余曙光打了一拳。单位已婚同事系列

只有金锋知道,刚才打在余曙光后脑的一掌有多暴虐。

现在都什么时候,胡家还敢做出拐卖妇女儿童的事情来,而且还是在帝都,这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呀。

只不过,心中被少爷两个字震惊到了的胡天南,一脸惊愕的喊道:“少爷?他不是去昆仑了吗?怎么回来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少爷是今天早晨回来的!”保姆如实回应道。

随后不等胡天南再次询问,保姆再次开口道:“老爷,今年不是个好年景,我这个人也无儿无女的,我打算辞职去昆仑,报效祖国了,希望老爷能够批准!”

胡天南听到这里,也明白自己儿子估计又做出什么糊涂事情,惹得这个正义感十足的保姆不满了。

可如今,他的女儿竟然在这等为难的时候,被一个宵小仗势欺人给掳走了。

这等事情,也许只有亲身经历,方能理解此刻林凡的心情是何等的冰凉。

当他看到自己母亲被气的差点脑淤血,自己的妻子被吓得差点流产后,谁能够理解林无双那时的心情?轮用同事的大

当时,林无双甚至都在想,他拼死保护这帮人做什么?

他们值得自己豁出性命吗?

有一阵子,林凡甚至都在想,他就这样的带着家人,住在那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靠着打着凶兽度完残生就得了。

何必,要抛家弃子的为这群无情无义的人,舍生忘死呢?

但,一想到炎夏百姓们都是无辜的,有罪之人只是那帮世家豪门后,林凡便难以做出这等决绝的决定来。

胡家,在帝都可以说,连个芝麻绿豆大小的世家都算不上,顶多算是个乡绅。

父母都是做生意的,赚了点钱,就像学那帮有根基的世家豪门一样,想要靠着手中的钱,换一些权回来。

“任何宵小但凡他认为有罪,可直接斩杀!”

话说完,辰龙离开,诸葛青云缓缓拿起手中的红色电话,语气极其凝重的喊道:“通知下去,全民体检,符合标准的人,必须要报销祖国,而且集中建房,一些没有必要存在的别墅、豪园全部推倒,回归良田,我们炎夏此刻需要更多的粮食来应对接下来的危机!”

电话挂断,诸葛青云,缓缓看着屋外的天空,眼神之中满是冰冷的杀意。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如今给地球人类造成这样的祸端的,全是上界那帮该死的有心人。

既然他们都想要仙人墓,那么炎夏自己开始挖,哪怕死无数人,哪怕破坏了仙缘,他诸葛青云依旧不在乎,只要能出了心中的这一口恶气,他豁出去了!

......

此刻,帝都四环的高架上,和同事加班做了没带套卯兔驾驶的汽车,飞速疾驰!

坐在车内假寐的林凡,此刻呢喃的开口道:“恨苍天凉薄,聚散不由我”呀!

林凡为了炎夏,可谓是掏心掏肺,奉献了一切。

“你的意思是,李政明被林逸这几个嫡系手下给联手排挤了?”孟同眼睛一亮道。

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可能,换做他孟同处在乔宏才和萧然的位置,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只怕也会采取同样的对策。如若不然,他之前也不可能总在孟觉光面前打压李政明了。

“不错,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可以设法将李政明重新策反过来!”慕容真眼睛放光道。

“可以,我没有意见。”孟同看了慕容真一眼,随即道:“这种事情应该是你的拿手好戏,用不着我来出面了吧。”

除了面对少数异类之外,慕容真的美人计,在这种常年到头不见女色的迎新阁,绝大数时候还是非常有效的。

“让本美女出面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李政明既然隐忍这么久,就不会是那么肤浅的货色,疯狂的同事晶能不能将他重新策反过来。关键还得看你的诚意。”慕容真意有所指道。

当初在后山的时候,孟同怎么对待李政明她看得清清楚楚,在她看来,李政明之所以投靠林逸纯粹就是被孟同逼迫的,如果孟同不改变态度,她就算费再大力气只怕也是枉然。

林逸心中叹息,即便如此,江河海和秦月依然没有进入学院的机会,就算是第五轮重赛,这些在那个大家伙觉醒之前传送回来的人,也都没有资格参加的、。

“在未知生命体觉醒之初,感觉到危险的预备学员,无论手中有没有陷云精铁,都不做扣分处理,并由学院联盟补偿两分,作为对情报不全的弥补!在未知生命体觉醒中期回来的,能够得到三分的补偿,最后一批回来的学员,根据所能提供的情报详细程度,分别给予四到七分的补偿。”

老者说到这里,眼神已经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林逸。

毫无疑问的,林逸就是那个最后一批的成员之一,只有他坚持到了最后,能够提供的情报自然是最详细的一个。

虽然王诗情也是很晚回来的,但根据学院联盟设置在陷云谷周围的监控阵法传送回来的断断续续的画面来看,王诗情只是依附于林逸,很幸运的逃脱了危险而已。

现在在场的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林逸这个人,将会成为各方学院全力争取的宝贝疙瘩。

2021-06-23

2021-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