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医生 请矜持_偏执占有

“就这?我还有一个对子,你可听好了——

烟锁池塘柳色,深水鉴坝桥灯影沉,榆火钱塘江上月,烛泪梳镜尘面人,大小姐,上河下,坐北朝南吃东西,老少爷,慌古镇,瞻前顾后愁左右,【寂寞寒窗空守寡】,沙漠泪海渐涨潮,宽宏字室定家安,远近达道过逍遥!!!”

“啊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对子平平无奇呀!”

“狗屁不通,意思根本不挨着!”

“等等……不对!前四句的偏旁部首,都是金木水火土,第五句是大小上下东南西北,第六句是前后左右老少慌镇,至于最后四句,都是一个偏旁部首!”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对不出来了吧?”

“是吗?!那你可给我听好了——

银树燃坪没尘土,浪埋枪焰锯鲨骨,海堤锁桨焚鲸尸,铁塔灼林泪起舞,南北燕,去还来,熬冬耐夏度春秋,纵横马,开潼关,历古弥今遍中外,迁道迫逃遇迷途,松柏林枝相枯朽,垃圾填堵堆坟场,洪潮滔滔涕泪流!!!”

“你……你胡扯!”

南宫燕激动之下,再也顾不得喊“锐哥锐哥”的了,湛医生 请矜持而是着急上火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就是真的?就算你在这里信口开河,我们也无从判定真假!你说五千万就五千万,你说一个亿就一个亿?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我自然有我的证据,但是却没必要向你提供。”对于南宫燕吼自己,苏锐完全不以为意:“等到南宫家族来人之后,我自然会说明一切的。”

他在出了西藏之后,立kè联系比埃尔霍夫,让他把这次从西方接任务的佣兵资料全部调来,比埃尔霍夫本想拒绝,但在苏锐的威逼之下,还是弄来了这些佣兵的资料,甚至还利用线人从接受任务的中间机构窃取出金主的信息。

以比埃尔霍夫那庞大到堪称恐怖的情报网络,弄到这些信息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也不想彻底的得罪太阳神阿波罗,毕竟那两千台摄像机的事情做的可不怎么地道。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发布任务雇佣杀手刺杀自己的金主中,这首都的几大世家都赫然在列!

这个对子对出来后,视频中全是震撼的欢呼声!

而此时观看这个视频的观众,哪怕是【忆江南】的黑子,都忍不住发弹幕了——

“ohhhhhhhhhhhhhhhh”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提前有才!”

“我擦太NB了!”

“我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手机”

“鸡皮疙瘩起来了,教授不可以全文太燃了”

“顾清歌的【寂寞寒窗空守寡】就这?黑粉头子忆江南直接来了个超级升级版啊!”

“忆江南真尼玛是对王之王啊,太狠了!”

“好耶,这下子顾清歌再怎么样都要去演陆曼舞了!”

“这波啊,这波是【南歌子】与【忆江南】联合起来,按着顾清歌的脑袋去拍电影!”

……

动画视频中的老师,在这个时候,又适时地解说,评价下联:“前四句一样是内藏了金木水火土,后两句南北来去纵横开关,都是反义词!再用春夏秋冬对东南西北,古今中外对前后左右,最后四句是同样的偏旁部首!整体意思完整,逻辑顺畅的同时,还表达了环境保护的必要,实在是发人深省!”

范业成不相信肖倩的说辞,但嘴上仍然说道:“确实有这种可能,我要去调查一下,小倩你先在这休息一下。”

话毕,范业成走出审讯室,离开了保安局。

范业成要去调查一下跟冷君和肖倩相关的银行账户,范业成想要看看,肖倩到底有没有撒谎。

范业成离开时,冷君发现了一个神识的使用技巧。就是将神识凝聚成神念,然后在范业成体内下了一道神念印记。只要这道神念印记在范业成体内不散,那么范业成无论跑到天涯海角,哪怕两人间的距离超出冷君的神识范围,冷君的神识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对方的位置。

冷君不再关注范业成,宠你入骨闭目在审讯室进行修炼,大周天运转一圈接着一圈游走。

直到下午时分,局长范伟德才回到保安局。

范伟德没有进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先来到冷君的审讯室。

范伟德一脸慈祥道:“冷君,怎么样?在这待着还习惯吧。”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狗窝。虽然这里吃喝一样不少我,但总归没那么自在。”

讲台上的老师适时开始解说:“哇塞,前半句偏旁分别是火金水土木,后半句日月代表阴阳,辉代表光明,十个字就具备了五行,阴阳,光明,同时还逻辑通畅,景色绝美,实乃绝世奇才!!!”

“那你可听好了,我的对子是……铁杵没火堆,杠精也烧黑!!!”

“哇塞!!!铁杵没火堆,这偏旁部首是金木水火土啊!后半句杠精代表了阴阳怪气,最后黑字代表黑暗,十个字就具备了五行,阴阳,黑暗,同时还逻辑通畅,听得人下体一凉,实乃骚话之王啊!!!”

“哈哈哈~一直有黑粉说我江郎才尽,现在你们看我还有没有才?江医生的心头宝!啊请把有才打在公屏上!”

……

看到这里的观众,已经笑了,但是有些【忆江南】的杠精、黑粉,那确实笑不出来。

没办法,这个可恶的【忆江南】,打起某粉丝群体的脸来,那叫一个手重!

之前顾清歌不还是有个“寂寞寒窗空守寡”的上联没对嘛,【忆江南】直接在视频中,用自己的才华,震撼了无数视频前的观众——

那副模样,连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有些看不下去,这时见镜子里面女儿的容貌恢复了不少,她心中也是颇为欣慰。

不过,见女儿哭得厉害,李芳女士还是劝慰了几句道:“小雨,别哭了。等杨医生休息一会儿,还得继续给你针灸呢。你这一哭就动了气,对针灸的效果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杨医生恐怕会不高兴的。”

“嗯,我不哭了!刚才答应过杨医生的,我一时没有忍住。对不起,妈妈。”

燕小雨连忙擦了擦眼泪,然后洗了一把脸,擤了一下鼻涕,平复了心情,才慢慢走出去。

这时候,外卖已经来了,杨云帆正一个人甩开了膀子,在那里胡吃海喝。

至于叶轻雪,杨云卿,还有小护士小鱼三个人,小祖宗 到我怀里来免费倒是不怎么饿,一个人拿着一杯奶茶,正在慢慢的喝着。

刚才小护士说了,这些钱陈主任都可以报销,所以大家也都不客气。

等到燕小雨出来的时候,杨云帆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看到燕小雨眼睛有些红红的,杨云帆愣愣看了几秒,心里奇怪,怎么又哭了!大姐这个同学,看起来怎么像是个受气包?开心也哭,难过也哭?

“你这么急着接近肖倩,是有别的目的吧?”冷君算看出来了,范业成对肖倩并没有太多感情。

“我来只是警告你跟肖倩分手,其他的事,就不牢你费心了。想的太多,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范业成话毕,转身离开审讯室。

原本冷君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深想,但范业成言语上的回击,让冷君很确定:范业成接近肖倩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冷君看着范业成的背影,道则书瞬间启动,开始探查范业成意识内的信息。

探查完毕后,冷君没想到,这范业成也是个心机boy,他接触肖倩并不是想单纯的保护她,而是想套出张云时太空账户那40个亿的去向。

冷君了解到,范业成的身份并不单纯,除了在保安局任职外,他还是Hong Kong秘密组织高桌会的成员。这一点,连他爸范伟德都不知道。

所谓高桌会,是Hong Kong神秘的地下组织,高桌会的愿景目标,是帮这个世界建立新的秩序。高桌会是各界的精英人士联合在一起组成的势力,与米国的共济会一样,是非常有野心的,都以控制世界经济命脉为最终目标。

2021-06-25

2021-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