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来自末世_末世吃货小王妃

不仅成不了,还会以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理由失败。

“厉行,你老老实实的相你的亲吧!”

谢绪宁脚下一踩,天鹅形状的小船,就滑远了。

唯有厉行又气又怒,却又无可奈何。

他想,他一定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否则,怎么会遇上叶琳琅这么一个煞星?

经过叶琳琅这么一出,厉行都不敢看对面的相亲女孩。

那相亲女孩假模假式的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道:“能麻烦你将船划到岸边吗?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厉行阴沉着脸,死命的滑船。

相亲失败了。

另一边,谢绪宁踩远了之后,便也没有和叶琳琅继续在湖里看风景的心情。

他问,“叶医生,你还想湖里游玩吗?”

“不,我不想了。”

叶琳琅都觉得和厉行在同一片湖里玩,都是一种晦气。

谢绪宁一边将船往岸边踩,一边道:“叶医生,你知道厉行为什么会离婚吗??”

“我就问,汉武帝时期,除了地主阶层,谁有能力和财富去学习知识?”

“你们怕不是忘了,在汉朝的时候,书,可是都是竹简!”

“那个时候看家庭的富有,并不是,看有多少黄金,而是看他藏书几何?”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那不仅仅是因为知识的宝贵,更是因为,承载知识的书籍,王妃来自末世同样贵的让你瞠目结舌。”

“加上门阀世家刻意垄断知识,书的价值就更加的宝贵。”

“现在有人一辈子买不到一套房,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在西汉时期,你攒一辈子的钱,买不下一卷书,那才更正常!”

“书,可不就黄金,可不就是颜如玉?”

“用一卷书,换一个老婆,当时,一定会被人觉得是个憨憨,因为它比宝马更能炫富,完全都是美女倒贴,好不好?”

“寒门连书都没有得读,哪里能参加考试,我就问你怎么考?”

“你考来考去,还不是那些世家门阀的子弟?”

朱斌一直静静地听着。

“不要挂念我们,要是遇到合适的,你就再娶一个吧,我是说真的。”等下了最后一个台阶,林珍珍再次说出这句话。

“不用,我这一辈子,有你就够了,来生我还娶你,你一定要等我啊。”朱斌笑道。

林珍珍心中却有点苦涩,之前她只是骗他的,担心他想不开,现在只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把他们忘记吧。

“走吧,接引大人一直在楼下等着我们呢。”林珍珍提着引魂灯走出楼道。

外面一片漆黑,这正是黎明时分天空最黑暗的时候。古代的末世妻

林珍珍提着引魂灯,带着孩子,来到小区休息亭,何四海正坐在那里。

“接引大人。”林珍珍犹豫了一下,把手上的灯递还给何四海。

“心愿已了?”何四海接过灯问道。

林珍珍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旁边有些拘谨的丈夫。

“神灵大人。”朱斌赶忙道。

“我可不是神灵,我也是人,一个普通人。”何四海笑道。

人妻之友:

“我感觉,曹操的一世英名,都被他这个熊儿子给毁了!”

“曹操的优点是一点没继承啊。”

“看看他重用的司马懿,那就是一个世家门阀。”

……………………

陈通却很谅解曹丕,因为魏国想要统一全国,就得拉拢当时的门阀,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战争,获得支持。

陈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知识是最宝贵的!”

“就跟隔壁一样,他们第一阶层,那就是掌管着最顶层的知识,成为了人上人。”

“治理国家需要的是人才,但那个时候,民智未开,能够选拔的人才,那基本上都是世家门阀,或者说是世家门阀扶植的势力。”

“你怎么也绕不开知识垄断者。”

…………

李世民此刻非常的开心,看看,你汉武帝再牛,你还不是被人家玩的团团转?

一个人很难抵挡历史的车轮。

“谁开的?”招万全知道能合到这个地方开店的人,一定实力不俗的了。

“韦家。”陈查理笑说,“我也是昨晚才知道,战王的末世妃这儿竟然是韦家那个假小子开的。”

假小子就是韦向男,陈查理读小学的时候和她是校友,想不到的是,假小子现在长成了大美人,脸蛋虽然不是非常漂亮,但三围绝对是让人流涎的尺码。

“哦,韦家人开的?想不到韦家居然还回龙乡发展啊。”招万英感叹说。

韦家曾是龙乡县时代首富,在撤县设市前已全家迁到省城发展去了。

“不会,爸爸很快就会来找你们的。”朱斌蹲下身子,抚摸着她的小脸道。

“朱斌。”林珍珍闻言叫了一声,神色非常严肃。

朱斌抬头看去,林珍珍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答应我,好好地活着。”

“哦,知道了。”朱斌点了点头。

“我说,答应我。”林珍珍强调道。

“嗯,我……答应你。”朱斌再次道。

林珍珍的神色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记住你的话,你要是没有好好活着,我做鬼也不会原谅你的。”林珍珍依旧有点不放心。

“老婆,你这话说的真应景。”朱斌俏皮地道。

可是却没有任何人因为他这句俏皮话想笑,末世大佬的古代日常包括他自己。

“我听接引大人说,善恶有报,所以你要多行善事,积攒功德,来生我们一家就可以再续前缘。”林珍珍转过身去说道。

“咦?真的吗?”朱斌闻言惊喜问道。

“我是听接引大人这样说的。”林珍珍有些心虚地道。

“我就问,科举制放在西汉,有用吗?”

………………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还可以这么理解?

武则天感觉完全被颠覆了思维。

可是认真一想,的确啊!

那个时候,书都是竹简,是需要用刀子刻的,成本高的恐怖。

什么叫明经传家?

就是传承知识,让子孙永远拥有核心竞争力!

............

贺新则坐在那里傻乐。

男女相处之道,原本就充满了各种快乐!

只是这种快乐并没有延续多长时间。

“你脑子坏掉啦!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就这么放弃了?”

当程好听到说他居然把央视的那部戏给推了,瞬间从椅子上蹦起来,指着他,嘴巴跟机关枪一样,突突道:“你知不知道那是央视啊?你知不知道那是杨洋导演?你知不知道当初蒋文丽是怎么红的?”

贺新还是第一次看到女朋友发这么大的火,末世女穿越成将军夫人记得上次自己拒绝《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这部戏,选择了老高的《征服》,她还很支持的,怎么现在一下子变的……

反正他的脑子有点懵,下意识道:“就是他们居然找了个韩国人演八路军,我就是心里膈应……”

但他的话还未说话,就被程好打断道:“你膈应个屁啊!你管他是韩国人还是哪国人,你只要演好自己的角色不就行了?我看你就是膨胀了!飘了!那可是央视的戏,还是男主角,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演员一辈子都得不到这样的机会?你倒好,说放弃就放弃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小丫头还真有点眼力!”

张韵的表现也大出松石和的意料,这次他可以找了架上一个缺了口的花卉风采问道:“这个呢!”

粉彩在清乾隆年间最多,但是年份、真假也最不好判断,现代陶瓷市场上稍微精致一些的烧制工艺都是烧制粉彩,造假也最容易。

这一次张韵不敢大意只远远去看,而是直接上手把玩了一下,突然“扑哧”的笑了出来。

“现代仿品而且造假技术很差!”

“仿品?”

松石和不确定的拿起来看了一会底部的胚胎,得意说道:“明明是正品,你看走眼了!”

张韵双手抱胸,自信的说道:“我说是假的,你说是真的。敢不敢打赌,我赢了你叫师姐、以后叫你干活不许推三阻四!”

“赌就赌,要是你输了呢?”

“我帮你买一个月的灌汤包早点!”

“好!”

松石和很是自信的对陈修说道:“老板,你来做裁判,让她准备帮我买早点吧。”

2021-06-24

2021-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