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儿的奔跑耸动_他随着马背的颠簸起伏

不过这数年来,国内各地玻璃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虽然需求不断在增大,可实际上潘东辉父亲所在的玻璃厂,效益却不断在下滑,原来卖到外地的玻璃,都开始变得堆积起来,而在燕京玻璃厂又竞争激烈。

前些年的时候,玻璃厂基本上就不怎么开工了,随后跟其他公司合并之后,就将潘东辉父亲的工龄给买断了,每个月发放一笔工资给他,就相当于退休了。

不过燕京这几年发展迅速,之前的那几百块每个月,可能够一家几口生活数个月了,可现在却只能勉强养活自己,更别提养活一大家子了。

另外一边,常年在玻璃厂那种地方工作,难免会留下一些呼吸方面的影响,那几年干活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来,不过等到退下来的时候,却开始变得明显起来。

这些年潘东辉、潘玉玲他们父亲,也用了不少的药,再加上潘东辉结婚生子,而潘玉玲婚后,小两口工作也是不顺,让整个潘家一时间变得拮据起来。

听到潘东辉的话,徐邵德只能叹了口气,他对于潘家的情况不太了解,毕竟燕京跟川省之间,隔着千水万山,之前打电话的时候,两边都是报喜不报忧,也不想让对方担忧。

“小姑娘,你会医术吗?”

夜小莹点了点头,“研究过一点。”

“会医术啊,不错不错,还有自己的看法,日后必成大器啊。”

等夜小莹扶着老人站好后,一个穿着西装像保镖一样的男人突然出现,对着老人恭敬地说道:“对不起傅老,我不应该把您留在人群多的地方,就去开车,请您责罚。”

老人摆了摆手,也没多说什么,就只留下一句,“你登记一下这个小姑娘的电话,回头要好好谢谢人家。”

说完,就杵着拐杖向车上走去。

中年男人看着老先生安全地坐上车,随着马儿的奔跑耸动这才转身看向夜小莹,虽然有些意外,这个小姑娘竟然帮助了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虽然很疑惑傅老为什么那么看重她,但还是感激地对夜小莹说:

“感谢你帮助了我们傅老,能不能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我们必有重谢。”

夜小莹也没推辞,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手机号,并且告诉了自己的名字,她知道自己想要走上山顶,就需要很多的人脉资源,所以刚才也存了一点私心在里面。

夜小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在骑行的过程中,她欣赏着周围的新鲜事物,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商圈,停好车后,就随意地逛了起来。

当夜小莹等红绿灯的时候,观察着周围不停变化的事物,一些比较独特的景物被夜小莹记在心中,她想,自己以后设计的时候可以加上这些元素,或许作品会更有特点,一定要设计一些有自己风格的作品出来。

这是,夜小莹身后的一位老人突然倒了下去,两条腿微微颤抖,半天爬不起来,可是周围没有一个人上前搀扶。其中有一个人碰了碰同伴的胳膊,低声道:“你去不去扶他。”

那个同伴脸上露出了怀疑的神色,“这种事我可不敢去,万一他碰瓷呢?我可没那么多存款。”

很多人听见这话,不禁点头赞同,他们又不会读心术,怎么会知道这个是真摔还是假摔,所以还是离远点好。战恋雪马儿慢慢走

夜小莹看着地上的老人,打量了一眼,只见他穿着传统的唐装,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根做工精美的拐杖放在身旁,又从头到脚的扫了一眼,夜小莹这才了然。

潘东辉说完之后,潘玉玲向着坐在她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可祝柏涛却不为所动,潘玉玲不由不由恨其不争的瞪了祝柏涛一眼。

不过潘玉玲跟祝柏涛结婚,也知道祝柏涛的性子,肯定是说不出什么求人的话来,只能瞪了祝柏涛一眼,然后开口说话。

“舅舅,我跟柏涛结婚,生了孩子之后,就在家带孩子,不过这两年柏涛现在工作不顺,他单位都有时间没发过工资了!”潘玉玲对着徐邵德叫苦的说道。

听着潘东辉、潘玉玲的话,徐邵德对于他们今天来干什么,心头有了明悟,只能感叹了一句,果然是便宜舅舅,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啊,刚回燕京这边,就找上门来。

不过徐邵德心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再怎么说眼前的几个人,都是他的晚辈,而且是他故去的妹妹留下来的,徐邵德怎么也不会不闻不问。

徐邵德向着一旁的老婆子看了一眼,示意她进去拿着钱出来,随着车的晃动一进去徐邵德老伴也是心软之人,没有多想便从屋内拿了一个存折出来。

这也是徐邵德来到燕京,才攒下来的一些本钱,在研究所那边的时候,每个月就几百块的薪水,还不一定能发下来,到了燕京这边之后,楚科技术每个月给徐邵德的工资加福利,加起来足有数万块,徐邵德这才有了一些余钱。

王运通看着两人东扯西扯的,不耐烦地喝道:“好了,我不管你们是谁的责任,反正你们俩是一起的,只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钱没到的话,你们那就等着坐牢吧!”

说着,王运通对着几个大汉说道:“你们几个将他们两个看好,要是不老实的话,让他们吃点苦头!”

“是,王经理!”

几个大汉恭敬道。

王运通冷冷的再看了那对男女,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王经理!”刘武朝着王运通喊道。

“嗯?”

王运通转过身来,看着刘武走过来,不由得皱起眉头,冰冷的脸色强挤着一丝笑容,客气的问道:“这位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刘武走到王运通面前,淡笑道:“王经理,如果我能修复这件瓷花瓶,你是否可以让这个男人离开?”

王运通嗤笑一声:“这位先生,就这件瓷花瓶碎成这样,想要修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再说,我已经将照片发给了江城文物鉴定专家看过了,对方说几乎已经没有修复的可能了。”

虽然对于楚科技术议论纷纷,已经是他握不住的丰盈各种传言不断,不过对于楚科技术硬件设备部门关注的也不在少数,在燕京一家计算机研究所打杂的祝柏涛,也是其中之一,他毕业后分到那家研究所已经有几年功夫了,不过跟徐邵德所在的固体电路第九研究所很像,经费不足,也没有什么项目。

而研究所的那些技术大牛,则到各大公司挂职,并不靠研究所的工资吃饭,只是祝柏涛这些新人倒了大霉,工资不说,原本想要的技术也没学到,只能是在里面混日子。

几天前的时候,祝柏涛无意间见到那个由楚科技术跟各大研究所成立的,“亚洲技术联盟”时,见到了徐邵德的名字,他听到潘玉玲提起过她在川省那边,有一个搞研发的舅舅,让祝柏涛记忆深刻。

抱着好奇的心态,祝柏涛拖人查了一下徐邵德,当确认徐邵德外川蜀那边的情况下,祝柏涛这才告诉了潘玉玲,也才有了今天几人拜访徐邵德这一幕。

听着想让他走后门,让祝柏涛进入楚科技术,徐邵德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这种事他还从来没有干过,之前他身边坐着的老婆子,让他找人将在老家的子女调过来,在公交车上随着车的晃动也好让他那孙子也一起过来,徐邵德都没有下定决心,找关系帮忙,更何况现在。

“嘿嘿,其实根本就不用证明,换做别人也许还真有重名的可能,但是那雪梨我可是知道。她乃是林逸在世俗界时候的姘头啊!”玄尘老祖一脸笃定道:“南天院长,难道您忘了,当初在世俗界开启天阶岛的时候。林逸那一群女人后宫里面,可就包括这个雪梨啊!”

“哈!对啊!”南天极光这才恍然大悟,以他的身份不会去关注这种小事,但是玄尘老祖这么一提醒,他却是想起来了,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不过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这么说的话,那凌一肯定就是林逸假冒的了?”司海啸连忙问道。

“绝对不会错,武夫凌一跟林逸,百分之百就是同一个人,这一点我以人头担保!”玄尘老祖信誓旦旦道。

“妙,太妙了,如此一来雪剑派想不做这个免费打手都不行了,走,咱们现在就去雪剑派!”南天极光当即兴奋拍板道。

一旦这个借刀杀人之策成功,那么就算事后天行道追究起来,仇恨也只会落在雪剑派的头上,而他们三个不需要为此承担丝毫风险,简直绝妙。

2021-06-26

202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