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康熙中药强要女主我_康熙在江南中药强迫女主

慕容真很清楚,以她筑基初期巅峰的实力也就能够震慑普通新人而已,身体才是自己最大的本钱,就跟当初笼络孟觉光一样,她如果想要钓住康照明,上床不仅是不可避免,而且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只有到了床上的时候,男人才最容易松懈,最容易放下心防,枕头风一吹,什么要求都是轻而易举,所谓色令智昏就是这么个道理。

且不说康照明和慕容真狼狈为奸,一夜欢愉之后,一纸手书才传到徐灵冲手中。

“原来如此。”徐灵冲仔细看了一遍,这才心中恍然。

徐大少追了上官岚儿这么多年,对于这位大小姐的性情可谓了如指掌,虽然有些大小姐脾气,但却是有恩必报之人。

林逸如果真的对她有救命之恩,那么就算她再讨厌林逸这个人,关键时候一旦求到她头上,她也一定会出面帮忙,这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会跑去执法堂替林逸解围了。

不过,想虽是这么想,徐大少心底对此还是有些不放心,上官岚儿对林逸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他必须得当面问清楚才行。

毕竟英雄救美这种烂大街的桥段实在太常见了,就算大小姐一开始看穷小子再怎么不顺眼,被救了一命之后,转变态度恋上穷小子,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徐灵冲不得不小心提防。

“这咱可不知道。”

“我打算让你们成家班,清穿康熙中药强要女主我出席这一个盛典!”

“那可不敢当,我们成家班一不入流的坤班,可登不起这样的大雅之堂。”

“不不不,一年多之前我作为驻京津代表,赖小月先生当着京城士绅的面唱的那一出《擂鼓战金山》实在是让在下印象深刻。于桑,不知赖小月先生在里面吗?”

山本笑的愈发灿烂,可投向堂屋的目光,却阴兀了起来。

可是马上,一道佝偻着的身影挪腾了一步,挡在了他的前面。

“嘿呦,你说小月啊!唉,我这个徒弟命不好。荟萃楼那一场演出后不久,就害了风寒毁了嗓子,唱不了戏了我们成家班留着也没用,就打发走了。您要问我她在哪儿,那可就不知道了。许是......去投奔他爹了?要说小月儿这亲爹,可真不是个东西。小月十三那年为了口大烟,就把这孩子卖到我们成家班了。这孩子嗓子虽然毁了,可是模样还算排场,投奔他爹的话,估摸着也就被换了嫁妆了......可怜的孩子,也就才二十.......”

“我说你们他妈的。清穿女主是康熙的养女怎么就不知道好歹?“

“我他妈还会害你们吗?“

金锋气不可遏骂出来,太阳穴都在汩汩跳动。

一帮子二逼二货依旧是那副嘻嘻哈哈的臭德行,弓老幺笑着说道:“金爷,我们都知道你对我们好。可,我们,就要跟着你。“

“你要死了,我们也去陪你!“

“滚!“

金锋骂了一句滚指着弓老幺:“你们不做。有的是人做。小金宝,小金宝长大了。他做岛主。眼馋死你们。“

“傻逼!“

林乔乔赶紧抱着小金宝大声说道:“哥。我儿子不改国籍啊。我们可是堂堂正正的神州人。“

“你说过的。改国籍的都是汉奸走狗……“

金家军一帮人脸色古怪抿嘴直乐,金锋气得来起身上了机舱二层。

金锋一走。骚包立刻跳将起来指着金家军一帮人鼻子挨着挨着骂过去。

“你们这群傻逼二胡卵子,金总打下这偌大的江山。你们不给他守谁来守?“

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直男拍法啊,还好顾清歌的颜值够顶、皮肤够好,要不然根本驾驭不了这如此清晰的原相机。

“歌迷”们虽然在心里很吐槽顾文舟的直男摄像,但是他们的在这条微博下的回复,却相当真实——

“小舅子干得漂亮啊,康熙强迫女主为妃请加大力度,继续向你姐夫分享你姐姐吧!”

“竟然是顾大才女秀书法的视频,不错不错!”

“真的太有气质了,顾清歌不会真是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才女吧?”

“有这样一个姐姐也太幸福了吧,春联都能自己写!”

“小舅子,建议你姐姐把墨宝上架到歌迷会平台的商城里啊,作为歌迷,真的很想在自己家里贴你姐姐写的春联。”

“穿上华国传统汉服的顾清歌也太美了,她的古装真心特别有魅力,其他女明星,就是穿不出这个韵味!”

……

“歌迷”们基本上都是花式鼓励顾文舟的,希望他能多拍一拍他姐姐,哪怕是直男拍法都无所谓,因为顾清歌的颜值根本不怕他的直男拍法。

“所以呢?”格莉丝不自然地笑了笑:“你是想要表达对我那一场烟火表演的欣赏吗?”

“不,我想要说的是……”甘尔博斯说道:“你最好擦亮眼睛,相信苏锐,嗯,这是两句话。”

“擦亮眼睛,和相信苏锐?”格莉丝一时间有点不太明白。清穿康熙的小丫头

“自己琢磨吧。”甘尔博斯说道:“有些事情,旁观者看得更加清楚一些,有些话,我也不能说的太透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必然关乎于你的人身安全。”

听了这句话,格莉丝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危险的光芒从其中绽放而出:“哥哥,你的意思是,今天晚上即将发生的事情,和上一次火箭弹轰炸我有关?”

“不,确切地说,这是你自己得出的结论,我可什么都没有说。”甘尔博斯的声音沉沉:“祝你好运,我的妹妹。”

说完,他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而,紧接着,格莉丝却发现,刚刚的通话记录已经不存在了。

她并没有删掉和甘尔博斯的通话记录啊。

“那就来一起吃个早餐吧。”阿诺德微笑着说道。

他颇有一股处变不惊的感觉,这非常难得。

听了阿诺德的话,格莉丝稍稍有些安心了。

这位阿诺德总统,确实还是挺稳的,他应该能够化解苏锐这次的针锋相对吧。

不过,格莉丝心中的紧张感还是没有消除。

她攥着手机,手心之中已经沁出了汗水。

虽然只有二十来分钟就要见分晓了,可是,这种时刻的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捱了。

一分钟后,格莉丝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却是甘尔博斯的来电!

“我的哥哥,你有什么事情找我?”格莉丝警惕地问道:“这个时间点儿,你不该正在梦乡之中吗?”

她对这个哥哥一直都没有放下提防之心,清穿康熙暴女主毕竟,火箭弹轰炸的凶手还没有查出来呢,并不是甘尔博斯说不是他干的,他的嫌疑就可以彻底消除的。

“格莉丝,我这么晚给你打电话,原因很简单。”甘尔博斯说道:“因为,我虽然最近离开了米国,但是我的眼睛仍旧注视着这一片土地上的一举一动。”

再者,他跟林逸之间,早在世俗界的时候就有血海深仇,敌人的敌人,那就是天然的盟友。

在慕容真眼里,康照明这个盟友如果利用好了,作用绝对不在当初孟觉光之下,不仅能够用来牵制对付林逸,甚至于机会合适的话,还能借他这条线重新攀上徐灵冲的高枝,那才是她慕容真的出头之日!

“林逸出手救了上官大小姐一命?嘿,这家伙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康照明顿时吃了一惊,不由得艳羡不已。

能够对上官大小姐施下救命之恩,这可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这么大的人情一旦用得好了,日后飞黄腾达都不在话下,他康照明怎么就遇不上这种好机会。

“就是说呢,以前还听人说上官大小姐挺讨厌林逸的,遇上这样的机会,愣是让他咸鱼翻身,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一定呢。”慕容真添油加醋道。

“就他?还飞上枝头变凤凰?想得美!”康照明恨得牙痒,不过并没有这么轻易就被蒙混过关,随即便疑惑道:“既然慕容小姐当时碰巧在场,为何也不一起出手,能够卖个人情给上官大小姐,总好过让林逸一人专美吧?”

2021-06-25

202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