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鬼片世界_鬼片世界开医馆

伊斯拉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时间紧张,你开个价吧。”

“可是,以往你总是拒绝我的开价,每次和我见面,都是一通瞎扯淡。”这个华夏男人说道。

“不,是你一直在和我兜圈子,从来都不暴露你的真实目的。”伊斯拉说道:“但是我能猜到,你想要那金子。”

“我想要的不仅是金子,对了,这个东西,在他们那边,叫做镭金。”这个华夏男人笑了笑:“想必,现在伊斯拉将军已经掌握了这种东西的合成方法了,不是吗?”

如果苏锐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看出来,这个华夏男人,就是之前接连两次出现在素描人像上的人!

阴魂不散!

“不,我并没有掌握镭金的合成方法,但是,

如果你现在再不帮助我想想办法的话,我想,你连我手里仅剩的信息都掌握不了了。”伊斯拉说道。

“那看来,你的价值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大。”华夏男人笑了起来:“毕竟,我并不是很喜欢吃冬阴功汤和烤猪排。”

“能够让你服软,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苏锐说道。

杰西达邦似乎连呼吸都没有多少力气了,他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法支撑下去了。”

“药效大概三十分钟。”坤乍伦说道:“我手头并没有阻断药物,所以,剩下的二十五分钟,还得需要你自己扛过去才行。”

杰西达邦虚弱的说道:“我不想扛下去了,纵横鬼片世界我也实在扛不了了……”

估计等二十五分钟药效退去之后,他可能也就剩下一口气了。

苏锐看了看手表:“可我有的是耐心等。”

这痛觉放大剂的效果简直超出想象!苏锐这次找到坤乍伦,虽然花费了不少的周折,可是真的太划算了!

等到二十五分钟之后,杰西

达邦的意志力将会被彻底摧毁掉!

…………

而这个时候,伊斯拉简直如坐针毡。

他以往的淡定已经全然不复踪影了,再也没有了在海边看风景的闲情逸致了。

如果不亮出最后的底牌,那么他就将四面楚歌了。

贺天涯被撞,白家在选择调查组负责人,定然得挑一个让苏锐不好对付的,否则这么好的机会就白白从眼前溜走了。

“是不是调查组对你提要求了。”苏锐笑着说道,他的心情看起来并没有太坏。

“是的。”罗飞良点了点头。

犹豫了一下,他刚想开口,苏锐便主动说道:“我知道,这群家伙肯定是让你们先把我给控制起来,对吗?”

“原话比这还恶劣。”罗飞良竟是也笑了起来。

看到苏锐的心态这么好,他也舒缓了许多。

“混蛋。”叶冰蓝攥紧了拳头。

“冰蓝,你不用这样生气,换做是我在对方的立场上,也会采取这种做法的。”苏锐安慰的说道:“当然,接下来你可能还要配合对方破案呢。”

“这群搅局的家伙。”叶冰蓝愤愤的说道:“如果让我们继续调查,可能用不了多久就破案了,混在港片世界的道士可现在呢,所有的东西都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了。”

罗飞良叹了一口气:“这样吧,你现在就回去,把所有的材料移交给他们。”

没错,这一次苏锐的用词,就是“敌人”。

“活埋倒不至于,但是弄的一身是土也很难受的。”罗飞良说道。

“他们什么时候来到这里?”苏锐问道。

“应该在一个小时之后到达宁海,所有的人手都是临时抽调的,龚罗峰是这次调查组的负责人。”罗飞良简单的三句话,便透露出了三个至关重要的信息!

苏锐眯起了眼睛,而叶冰蓝则是愤愤不平的说道:“这明显就是在欺负人!”

白家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们同样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是好不容易逮住能往苏锐身上泼脏水的机会,这些人又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被苏锐给打压的那么惨,白家终于能够找到了报复的空间了!

叶冰蓝如此愤怒,也是有原因的。

其实宁海市局的能力很强,刑事案件的侦破率一直居于全国首位,可在这种情况下,对方竟然还要临时抽调人手组成专案组,我在九叔鬼片当尸匠这就摆明了是对宁海市局的不信任!

无论是从逻辑上,还是从业务上,这个专案组的成立都是完全讲不通的。

“那他找来的帮手……”唐韵有些担忧。

“看看再说吧。”林逸说道。

王心妍看到楚梦瑶、陈雨舒和唐韵,顿时有些晕晕的感觉,怎么林逸的身边冒出了三个大美女来?他的女朋友不是冯笑笑么?怎么没有在?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王心妍不知道这三位大美女是林逸的什么人,不过看到她们关心林逸的样子,关系肯定是匪浅的。

“没什么的。”唐韵摇了摇头,她倒是也很同情王心妍,如果当时没有林逸在,王心妍肯定会被右少欺负,如果真要按照右少所说的那么做,那么王心妍很可能会被按照作弊请出考场!

“我叫王心妍,你们好,请多关照。”王心妍听了唐韵的话,心头一松,连忙礼貌的说道。

“我叫唐韵,是林逸的女朋友,很高兴认识你。”唐韵说着,就将楚梦瑶和陈雨舒也介绍给了王心妍:“这位是楚梦瑶,是我的好朋友,而她是陈雨舒,是楚梦瑶的好姐妹,鬼片世界之肉身无敌也是我的好朋友。”

“你好喔,我是箭牌哥的小老婆!”陈雨舒和王心妍打了个招呼。

她这种濒临死亡之前对于生存的强烈渴望,以及此刻的惨烈状态,让很多东洋围观者都为之而心颤。

不过,这并没有让他们同情这个女人,恰恰相反的是,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开始拼命的往后面退开,避免自己被殃及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忽然从人群中走出来,他掏出了一把手枪,顶在了野藤立惠子的脑门上。

“真是东洋的耻辱,和你们师父一起下地狱吧!”

说话间,这个男人扣动了扳机!

野藤立惠子甚至都还没来得及露出惶恐和求饶的眼神,便已经被子弹从眉心处开出了一个血窟窿!

她圆睁着双眼,看起来颇有一种死不瞑目之感。

野藤立惠子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投降,但是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她却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出卖了。

可惜的是,这样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港片世界大融合她的生命便落下了帷幕。

东洋当局用一种相当直接且残忍的手段,将野藤立惠子和藤原一清给“清除”掉了。

她才不会想不开,她还有她的女儿。

沈清砚了解她。

“我知道了。医院这方面,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天黑之前,将所有医院的移植手术评估表交过来。”

“好的。还有一件事要您汇报。”

林一恒继续说,“您之前让我查的,楚衡和景茗之间的关系,已经查到了。是从景家那边打听到的。”

沈清砚翻报表的手一顿,“说。”

“楚衡小时候被绑架过,是被一个自称叫景茗的小女孩救的。据景家人所说,那个叫景茗的小女孩不仅救了他,还为了带他躲避绑架者的追杀,掉落了悬崖。而那个地点,就是坪山。景家的那个景茗,小时候也确实在坪山掉落过悬崖,导致丢掉了小时候的记忆。所以……”

所以,他才会找错了人。

手下的纸被沈清砚无意识的捏着已经皱做了一团。

所以,他才会对那个叫“景茗”的无度宠溺,才会在坪山建一个酒店,起名“春和”……

春和景明,这么个名字,确实是陈暮星会渴望的温暖和美好。

“还有一件事,楚衡今天上午去陈小姐家,将楚司瞳带走了,直接去中济医院。我找那边认识的医生打听了一下,不出意外,今晚就能确定眼角膜,明天就能做手术。”

可是,倘若真的亮了底牌,那就相当于公然表明立场,彻底反叛出地狱了!

伊斯拉虽然已经筹备多年,可是,在失去了十八煞卫的情况下,他能够承受住地狱的报复吗?

虽然伊斯拉对自己的身手有着超绝的自信,可是,地狱还有加图索呢!

用这种方式为自己的野心来买单,值吗?

坐在办公室里,他给某个人打了个视频电话。

当视频接通之后,伊斯拉简单直接地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哦?那我为什么要给你提供帮助呢?”一个华夏男人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之上。

“因为我们是合作伙伴。”伊斯拉的声音发沉。

“合作伙伴?我们合作什么了?”这个年轻男人嘲讽地笑了笑:“伊斯拉将军,我想要的东西,你能给我吗?”

“你要的是‘金子’,不是吗?”伊斯拉说道。

他所说的这个“金子”,所指的自然就是镭金了!

“看来你最近也了解了很多东西,也不知道杰西达邦究竟给了你多大的利益诱惑。”这华夏男人笑着说道:“你知道我想要的东西是一回事儿,可是,能不能打动我,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2021-06-26

202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