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里听到咕叽咕叽的声音_水水特别多咕叽咕叽

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尽管身体的行动力已经大受影响,但是陈祖新的意识还在,他几乎是在觉察到危险的同时,立刻侧身后仰,做出了最本能也最有效的躲避动作!

也正是因为这个快到了极致的动作,陈祖新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是,那道乌光虽然没能刺穿他的胸口,但是却刺穿了陈祖新的肩膀!

即便他已经在太极之中浸淫了一辈子,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自己练成金钟罩和铁布衫,锋利无比的四棱军刺就这样刺入了陈祖新的肩膀,然后破开了皮肉和骨头,从另外一端钻了出来!

陈祖新痛的一声大喊!

从当年出狱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

苏锐的手一扯,宿舍里听到咕叽咕叽的声音那军刺便骤然从陈祖新的肩膀里面退出来,然后倒着飞了回去!这相当于让陈祖新连续被穿刺了两次!

这位太极宗师痛的一声大吼,可是,这吼声还没结束,苏锐的身形就已经从那一棵巨大的冬青之前腾空而起,转眼间就扑到了陈祖新的身前!

对方想要挥手格挡,可是,苏锐的身形实在是快的超出想象,带出了强大的冲击力,就像是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了陈祖新的怀里!

“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我要和你咕叽咕叽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这个男人就这样看着薛洋,让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连忙闭上嘴巴。

可是,这个劳斯莱斯的驾驶员仍旧这样看着薛洋,并且一边看着一边朝他走过来。

躺担架上的薛洋再次打了个哆嗦,这货也顾不得装虚弱了,直接坐起来,对着驾驶员抱拳,然后露出一脸贱笑,说道:“大哥,您找哪位?”

这名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驾驶员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然后伸出一只手,扳住了薛洋的肩膀。

薛洋只感觉到对方的手好似铁钳一般,都快要把他的肩膀骨头给钳碎掉了!

“啊!”薛洋一声惨叫:“大哥,大哥,饶我一命啊!快疼死了啊!”

看到他这样被虐,从房间传来咕叽咕叽声音周围愣是没有一个亲戚出手相助。

“多年不来南阳,宵小之辈也猖狂到这种地步了。”

那个其貌不扬的司机冷冷的丢下了一句,抓住薛洋的肩膀,随手一扯!

就像是丢垃圾一般,薛洋整个人都被扯出了好几米!从担架上重重的摔落在地!

苏锐就这样定睛看着山本恭子,目光从她的脸游走到脚后跟,来来回回逡巡了好几遍。

他的眼神把山本恭子看的浑身发毛。

“不得不说,你的身材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就是脸上的表情实在太不招人喜欢了。”苏锐轻轻的坐在床边,打趣的说道:“如果你的脸上能多点笑容,倒也是一等一的美女,整天这样面无表情的,你就不怕自己会面瘫?”

山本恭子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面瘫,但是她知道,如果继续面对苏锐的打击加刺激,她一定会疯掉。

“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那么请少说没用的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山本恭子冷冷说道,听起来倒也硬气。

“你看,我是那么不友好的人吗?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聊聊天而已。”

“安安,咕叽咕叽水声黏腻我们换个地方吧。”

听了这个名字,李雪儿没有什么话,对着一旁的男孩说道。

原本她还想着凑合一下,但是那个宁杰来了,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什么时候,何泱泱这个家伙也被收买了。

朋友这个词,还真的不靠谱。

“行。”

不太清楚那个未到的人是什么关系,周安安没有什么好奇的探究欲,一切听妹子安排。

看这样子,李雪儿明显对那个人没好感。

妹子没好感的人,他也不会有好感,尤其是一听名字就知道是男的。

至于这个妹子所谓的闺蜜的情绪,周安安又和她不认识,没必要照顾。

再者,论颜值,论身材,李雪儿都胜了这位闺蜜一筹。

“雪儿,你不要这样,我也不是故意的。”

没想到李雪儿如此决绝,先前还很淡定的何泱泱一下子就急了,上前劝阻了一下。

她算知道,这一回真惹到这位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了。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工棚里的咕叽声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一夜安静地度过,一大早醒来的周安安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心里升起万般豪情。

今日,就是他成为亿万富翁的起点。

“一起吃早餐啊。”

“好的,我马上下来。”

刚洗漱着的周安安接到妹子的电话,加快了洗刷刷的速度。

鹏城的五星级酒店,餐厅的食物自然是丰富的。

周安安和李雪儿在餐厅门口碰面,进门的时候在点餐区停留了一会儿,快速点好几样食物,就走到了位置上。

“吃完饭,我带你过关。到时候先去银行,等你办完事,咱们再去逛港岛。”

吃着早餐,李雪儿说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安排。

“谢谢。”

周安安拿起豆浆,以豆浆代酒感谢了对方一下。

虽然是元旦假期,但是如今的国民消费水平还没有十多年后那么夸张,过关入港岛的游客并不是很多。

只是等候了半个小时,周安安就踏上了前往港岛市中心的电车。

2021-06-26

2021-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