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逃跑被两个攻找到_受不听攻的话攻各种惩罚

“爸爸我身上这么轻的伤痕都痛的我浑身打颤,那妈咪呢?她该有多痛?”

“当年的事情,我相信妈咪是无辜的,是被冤枉的。因为很多种种迹象表明世界上的坏人太多了。可是,你为什么成为了我们之间的坏人呢?您看到了吗?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你,但是最后承受所有代价也都是由你来。”

“即便是妈咪现在,想要过自己的日子,不想再追究以前,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还她一个清白。”

“最后还有,爸爸如果还能活着,我不想回到你的身边了。我想要陪着妈咪去好好的陪着她,想看着她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

盛译行听到最后笑了,笑着笑着随后面色一顿,鼻酸了。

小家伙的这番话,无疑深深地击垮了他,他竟然比不过一个小孩子看的明白。

盛译行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像是被挖出来了一样,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呆呆地望着下面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海,夕阳照射在海平面上而海底却是一望无尽的深渊。

这还是那个盛家被宠上天的小公主吗?还是那个言笑晏晏调皮可爱的小家伙吗?

怎么这般的狼狈?

他当即走上前来蹲了下来,伸手想要触碰她却无一下手的地方。

林靳让的手悬在半空之中,受逃跑被两个攻找到愣是没有碰到她,怕弄伤了她。

“帅哥哥……”心灵的嘴唇干涸起着干干的死皮,声音嘶哑犹如一个废了嗓子的人。

看到林靳让的那一刻,小家伙浑身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支撑不住倒了下来,林靳让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把她抱在了怀里。

“我不同意!”百谦松面色涨红起来,百茜这一走原本属于一房的那些资产,肯定被瓜分的干干净净一毛钱不给他留下,以后他们家还怎么生活。

“大哥不是我说你,老爷子这些天住院百茜已经够累了,你看她都瘦成这个样子了。现在出去旅游散散心也好,不然总是在燕京待着也是触景生情。”

于是,她强迫僵硬的双腿动起来,重新摸索着找到沈清砚的办公室,毕竟熟悉的味道和封闭的空间,总能让人的恐惧稍减。

她记得沈清砚的办公室是有休息室的,她摸索着想进去,但并不熟悉的格局让她接连碰了膝盖又绊了一脚,更可怕的是绊倒之后重重跌落的身体直接砸在了不远处的大理石桌子上。

咣的一声闷响,还伴随着茶具掉落碎裂的声音。

“嘶……”

陈暮星痛的直抽气,挑断手脚筋囚禁锁链虐腰几乎要被折断不说,脸上的五官也几乎要被撞的变形移位。

她捂着酸疼不已的鼻子直接哭出了声。

“沈清砚,你个混蛋!混蛋!你就是我的克星!”

她仰着头连哭带骂,鼻子准定流血了,她自己都闻到了血腥味。

她轻轻摸了摸,好在鼻梁没有断。

又摸了摸刺痛不已的额头,黏糊糊一片,应该也磕破了。

她想在桌子上找找有没有纸巾,擦拭一下鼻血。手刚按在地上就传来一股尖锐的疼痛。

“啊——”

她迅速抽回手,而办公室的灯也在此时豁然亮起。

陈暮星一眼看到了手掌心里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茶具碎片。

“真是祸不单行……”

他只能用手遮住某些关键位置,艰难的说道:“这个……咳咳,有些一言难尽了。”

由于天色比较暗,这院子里面也没有什么灯光,因此,无论是李龙炎,还是高一横,都没能看到白城壁身上的几条血痕。

…………

此时,比白城壁更想要疯掉的,无疑是李龙炎了。

也许是由于同类相吸,也许是由于李龙炎确实是挺欣赏白城壁的,所以,他刚刚在被苏锐气到了之后,才突发奇想,想要来见一见自己很欣赏的那个后辈。

哪成想,见到是见到了,但是好像也翻了车!

“简直就是混蛋。”李龙炎在心中骂了一句!

在他看来,白城壁这一丝也

不挂的形象,无疑是对自己的极大冒犯!也是对叶普岛的极大不尊重!

这是叶普山,是老子的地盘,受武功被废在攻怀里发抖你大晚上的,不穿衣服,玩裸……奔呢?

本来李龙炎还想要来鼓励鼓励这个白城壁,让他好有动力竞争自己的女婿,可结果呢?

盛译行觉得自己的全身像针扎一样翻起剧烈的疼痛,他捂着自己的心口,佛那里被伤了一遍又一遍,刀割剔骨,鲜血淋漓!

他连呼吸都是抽搐的!

盛译行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朝着前方走去,李特助见状连忙上来扶住他,却被他一把拂开。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回家!

回家看看那个女人,看看那个记忆深处无限美好的女人!

即便是最近很多事情让他心下对顾思楠有怀疑,可他仍侥幸的想着,或许都是错的,或许都是自己的偏见。

而现在的一切都无一不在证实着他有多么的可笑荒唐!

盛译行发动着车子,像箭一样的疾驶回家。

这一路上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自己与林清霜之间,纠葛的这么多年。

当年的事情真相究竟是什么样的?

顾思楠的眼睛没瞎,她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女人若真的是幕后黑手,那么他这些年究竟又做了些什么?

这翻车的速度,让人猝不及防!

“李岛主,这……”白城壁倒是想要说出实情,可是,话到嘴边,他又憋住了。

毕竟,这是个心高气傲的家伙。

在长辈们面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这好像还挺丢人的。

哪怕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李龙炎也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沉声说道:“城壁啊,玩具bl体育生攻学霸受你这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这句话听起来是在关心,其实非常之冷淡,更多的意思还是质问!

李龙炎需要白城壁给他一个交代!

万一,这个家伙是裸-奔着去骚扰自己的二女儿,又该如何是好!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这绝对是个混蛋,混蛋!”李龙炎在心中骂道:“真是看走了眼!下作!无耻!”

这位李岛主恐怕自己也想不出来,为什么今天晚上的火气那么大。

“是这样的……”白城壁在脑海之中快速的编织着答案,可是,由于事发突然,仓促之下,他怎么可能想得到合理的说法?

他不敢去听里面是什么东西也害怕听到让他承受不了的东西。

男人心头沉痛郁结之气一席涌上心头,盛译行无力的抄起整个拳头砸向地面。

直到自己的整个拳头,变得血肉模糊,他这才堪堪的停了下来。

女儿在他的眼前掉入海里,这样的画面一直在他的眼前不断的闪烁着,让他犹如自己的心在油锅里面一遍一遍煎熬着。

“派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盛译行哑着嗓子开口,这句话仿佛用尽了他浑身最后一丝力气。

“好的,老板!”李特助沉声应了下来,立刻着手下去联系海上搜救队,去寻找盛心灵。

男人整个颓废的瘫坐在地上,特警把绑匪都纷纷铐了起来,带上了车,原本想要上前跟盛译行打声招呼。

见到男人这般。兄弟囚禁锁链控制年下原本想说些什么,想了想还是没有上前打扰。

盛译行安静的就像一尊雕像,不会动不会说不会闹,就像是被抽空了灵魂一样,毫无人气。

他看着盛心灵跳下去的方向。过了许久,整个人像是痉挛一般哆嗦起来。

“我......”百茜声音有些沙哑。

“算了,我直接给订机票吧,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天出发。”原本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的杨东旭,此时显得十分的果决,直接打断了百茜的话。

然后没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百家之中百茜默默的放下了电话,原本枯寂的心突然多了一丝的温暖。但这丝温暖瞬间又被一股寒流冻结。

“谁的电话?”百谦松看着自己的女儿。

此时百家大厅中坐着不少的人,和往日老爷子还在的时候大家虽然各有所求,但气氛还算和谐不同,男的抽着烟女的则是一脸冷漠,不知道还以为是敌人之间在谈判呢。

“没谁。”百茜摇了摇头。

“那个百茜,杜家那边......”百茜的二伯母这个时候插话说道,不少人都看向百茜。

百茜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虽然老爷子去世的时候没有明确立遗嘱,可之前百茜的确开始打理和掌管着百家的产业。

所以想要分这些东西必须要把百茜这个最大的障碍弄走才行,不然最大的好处肯定要进一房的腰包,而嫁人,哪怕仅仅只是一个订婚就是一个很不错清除障碍的办法。

2021-06-26

2021-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