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by蓝飏_《臣服》by沉沦石头

也许正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和队友们聊天打屁。

也许正在某地沾沾自喜的,清点着自己的打工费。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女孩濒临死亡....你看你守护了什么啊?

犹如一条被抽掉颈椎的老狗,他痛狠着自己。

这也是丫头没有告诉李长河的原因,她太了解他了。

即便知道了结果,他还会愤怒,还是会痛狠。

...

然而,命运终于向着李长河展露了善意。

把伏尔加送到了他的面前,让这酝酿已久的杀意终于得以释放!

李长河曾祈祷着,祈祷那个混蛋能从魔塔中出来,能活着来到他的面前。此刻,梦想终于实现了。

这算不上守护,也算不上弥补。

这单纯的,是一个固执的青年,为了自己喜爱的女孩报仇雪恨!

这无关玩家,无关任务。同样无关对错,无关善恶,这就是复仇!

李长河幽幽的呼出口气,哼起那首无名的小调。

……

玩家舆论上可以说是一片不看好,甚至就连其他几个同样是武侠网游的竞争对手,都在看《剑逆水寒.情缘》的笑话。

如果这被《剑逆水寒.情缘》的工作人员知道的话,他们一定会反过来吐槽,笑什么笑,你们之前出的主题曲,也都是垃圾!

说到底和武侠游戏最配的歌,那就是华夏风与古风歌,但之前就是没有人开创它的潮流。

一周之后,顾清歌便将《赤伶》的小样给鹅厂发了过去。

此时外界对《剑逆水寒.情缘》的舆论,依旧是各种不看好。

游戏方面临的压力可以说很大。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终于接收到顾清歌的作品,顿时就觉得无比感动,认为她这是雪中送炭。沉沦by蓝飏

顾大才女一定是看到了他们如此险恶的舆论环境,才在这种情况下,十万火急地创作出了这首《赤伶》!

不管这歌质量如何,她的态度,着实让鹅厂满意。

大家都觉得,她这一周,肯定非常辛苦!

大大小小的卖单看得人眼花缭乱,只需要一眨眼,刚才看着的卖单就被挤走了。

如果有人统计,就会发现市面上挂出的卖单超过了六千万股,占据了大洋渔业公司总股本的百分之十以上!

这种情况下,大洋渔业公司的股价不崩,还有哪家公司的股价能崩?

等到上午收盘时,股价跌到了122.45日元每股,相比较前段时间野村证券公司最开始做空时323.46日元的股价,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市值蒸发了六层多,着实恐怖!

下午开盘之后,股价继续下跌。

当跌破110日元每股时,九鼎证券公司开始行动起来了。

首先自己那几百万股的股票依旧挂在市面上,但是挂卖单的价格不是最高的,

与此同时,众多匿名账户开始挂单买入股票,月光岛系列by蓝飏同样避开了野村证券公司那笔数额庞大的卖单。

此时大洋渔业公司的股价还在下跌,绝大多数股民和机构都认为在这种市场恐慌的情况下,下午收盘时股价会跌破100日元每股。

也见过那些地方,凝聚出这种生命神珠。

事实上,这些神珠并不是什么宝物,而是一个个孕育着强大火焰生命的道胎。

只要这些道胎,最终可以孕育成功,就会诞生出一些神奇的生命,它们将拥有达到不朽道境的潜力,像是那些天生拥有火灵之体的凤凰一样。

只可惜,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见过有真正孕育成功的道胎。

“嗯?”

这时候,那一位霸都火尊感应到了什么,转头到了一旁的杨云帆,瞳孔在瞬间便凝聚了起来,微微皱眉,疑惑道:“你是何人?

你身上的气息,有一些怪异,你和司空琪一样,来自无终仙境之外?”

他神识十分敏锐,一眼就看出来,杨云帆身上的气息,与无终仙境有一些格格不入。

另外,他有一些惊讶。

因为,杨云帆十分年轻,身上的生命波动显示杨云帆的年纪,可能不超过一百岁。

这个年纪,完美奴隶手记》by倾夜舟肉身已经踏入永恒境,实在是不可思议。

恐怕,老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神境巅峰之中的巅峰……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达到传说中的神主境界。等到那时候,恐怕就可以真正创造出一个火焰神族了!

“谢老祖!”

纳兰熏小心翼翼的坐在火焰神椅之上。

一开始,她很担心,这个火焰椅子,无法受力,毕竟,火焰是虚无的能量,不是大地元素那样,浓密的可以形成固体。

只不过,她一坐上去之后,才发现,这火焰神椅,不但可以承重,而且类似棉花,坐上去,竟然软乎乎的……体验感,十分不错。

“纳兰熏,你找本座有什么事情?”

看着纳兰熏如同好奇宝宝一样,在拨弄火焰神椅,杨云帆微微一笑,觉得十分有趣。

换成前几天,他还做不到这一点。

多亏了本尊在古佛密境,将伏龙宝象图等一系列绝学融会贯通。本尊实力的进步,也影响到了分身,使得这一具分身也有所进步,尤其是对元素掌控的手段,大幅度提升。

“光顾着惊讶老祖的神通,差点忘记正事!”

下颚的伤势并没有完全恢复,枭然by蓝飏 腐他每说一句话都会带出血沫。

声音中满是内疚,最后时刻他的心跳出卖了他。让伏尔加猜到了萧楠的身份。

这让他悔恨万分,本想用最后一丝手段给伏尔加造成点麻烦却被甩开。

“无需担心。”破碎的鸟嘴面具中传出平静的声音:“我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里,剩下的就是我的职责了。你们休息一会吧,我很快就好...”

“大爷,他防御能力很高,别逞强了。别看我这样,我还是能...”月神咧嘴。打算帮李长河助攻一次。

伏尔加的防御能力不输【月光王座】,李长河此刻无法使用【深渊低语】机械弓,很难伤到他。

“我说了,这是私人恩怨!”李长河声音稍微有些起伏。

顿了顿,随后带着些许歉意的声音说:“就当我欠你们一个人情,不要插手。拜托了。”

言毕,拿下破碎的鸟嘴面具丢进【背包】,身上白光一闪,【装备】却没有变化。

看到那张有些熟悉的面孔,月神眼角一跳。

兵武超凡?今天就杀一个兵武超凡!他不知道自己的战斗节奏,居然冒冒失失的拒绝了别人的帮助。

那就让他为自己的狂妄与傲慢付出代价!

身上的红色纹路犹如鬼脸,双手五米长的链勾全力挥动,产生强劲的气流,将半径内的泥水和树木残骸连带而起。

然而,下一瞬间。

气流便被强制停止了,带起的泥水和残骸无力跌落。以暴制暴 蓝扬蓝飏

两根银色的长钉精准的穿过链勾的锁链部分,将其死死的钉入泥泞的地面中。

而散落的木屑和树叶遮掩了伏尔加的视野。

伏尔加心里一突,脑海中钟声大作。

直接放弃武器,毫不犹豫转身左拳直接砸出,迎上了一颗轰向自己脑门的黑色球体。

球体上带着诡异的青色火光,仿佛正在破开自己左拳上的红色符印。给伏尔加带来一些痛楚。

同时,看到了那个年轻的兵武超凡。如古谭深井般无悲无喜的眼睛,那是兵武超凡的特点。却让伏尔加有种被刺痛的感觉。

而这一剑,却是在变慢的空间流速之中,一闪而逝,快到极致。

“嗯?”

“这剑……速度好快!”

“不好!这是永恒境的手段,空间加速!”

一瞬间,杨云帆意识到了巨大的危险,后背的汗毛一根根全倒竖起来。

这一道剑光之下,事实上四周的空间,并没有变得缓慢,而是因为,这一道剑光划过的空间,突然加速了足足一百倍!对比之下,让四周正常的空间流速,看起来像是变得缓慢了一样!“轰!”

杨云帆根本来不及犹豫,身体下意识的施展肉身衍化秘术,轰然一下,化成了无数火焰元素,逸散开来。

每一朵火焰当中,都烙印着他的生命印记。

“噗嗤!”

不过,饶是如此,这一剑之中孕育的力量,爆发开来,依然击伤了他,将杨云帆肉身演化成的火焰元素,一下子陨灭了三分之一。

剩下的三分之二火焰元素,也都黯淡了不少,微弱下来。

“可恶!”

2021-06-27

2021-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