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来见你_穿越千里只为见你

对方安慰了一番,不过田婉婉的心情并没有好起来。

听到这一切的林超,意识到田婉婉是个念旧的人。

双方聊了好一会,最后才是将电话挂断。

这边田婉婉还在难过,电话另一边却讨论了起来。

刚刚给田婉婉打电话的,其实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人。

其中一个人,正是田婉婉学生时代的班长,王雨婷,她也是发起同学会的组织人。

“婷姐,我等下就去找她,把她身边的那个废物男人先给撵走,然后晚上就方便你对付她了。”

被田婉婉认作是好朋友的曲芸芸,此时正一脸讨好的神色,看着王雨婷说道。

王雨婷一身名牌服饰,整个人也是气质非凡。

“嗯,我这就给她打电话,我都有点等不及听到她那没见过世面的声音了……”

她抓着手机,一脸不屑地神色。

在学生时代,她和田婉婉就不和,尤其是她那么穷那么普通的一个女人,穿越千年来见你却有无数人追求,其中就包括她以前喜欢的男生。

夏洛依对他的话既感动又感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呵,乔少果然爽快,看来我还要得太少了!”

“……”

凌风邪释的勾唇打趣道,他竟然还嫌少,搞得跟把她卖了似的,让夏洛依简直无语,也失望透顶。

就这样,当两人达成口头协议后,乔子谦便按照凌风的意思,替夏洛依偿还了欠他的一切债务,并顺利把她从凌风身边赎回。

而,凌风其实并非在意那所谓的赔偿金,只是他得不到夏洛依的人,就非要那样做心里才好受些。

可夏洛依仿若得到解脱,头也不回的跟着乔子谦,两人迅速坐上车离开此地。

表示以后与他凌风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会跟这男人有任何瓜葛,更不会再管她夏晴晚的死活。

…………

车继续行驶半晌后,夏洛依又回到了原先的住处,也是乔子谦所安排的地方住下来,因为这里比较清净,是很理想的容身之所,也很适合修身养性。

感觉自己终于脱离苦海的她,在乔子谦的鼓励与帮助下,心身都得到很好的恢复,而他仿若上天派来解救她的天使,也是与她命运紧密相关的那个人。

价值几千万的东西,他就这样送给了自己!

想到这里,林红袖的心中美滋滋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红晕,看向杨云帆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蜜意。

“麒麟,真的送给我了吗?”林红袖有些不确定,穿越之千年的爱又问了一遍。

杨云帆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笑道:“你都把盒子捂得这么严实了,我现在说不给你了。你能还我?”

“当然不还!”林红袖难得露出小女儿姿态。

娇憨的模样,让杨云帆忍不住想亲她一口。

“哈哈,放心,不要你还。再说,我杨云帆送出去的东西,什么时候让人还回来过?”杨云帆笑着摸了摸她的脸颊,粗糙的大手让林红袖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林红袖开心的不得了,转过头来,狠狠对着杨云帆的脸颊“波”的亲了一下。

杨云帆摸了摸脸蛋:“唉,可惜啊,只是今天的事情之后,我的麻烦就要来了。今天我在叶轻雪的宴会上,出了这么大的风头,硬生生将叶天宇这样的天之骄子都压得抬不起头,恐怕叶家也不会再起别样的心思。我,很快就要结婚了。”

“沙、沙……”

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是有高手再靠近。

陈修也顾不得自己刚才是真的见鬼了,还是幻觉。一把拔了乌廷芳胸口的断枪头,都来不久去搜乌廷芳身上有什么宝贝的东西就感觉跑了。

……

“滴嗒!”

最先赶到现场的是柴荣。

柴荣伸手一摸乌廷芳的脉搏已经是没了跳动,他忍不住尖叫了出声。交错时光的爱恋

张老八、谢周两人听到叫声,连忙赶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很快集中到了乌廷芳的尸体上。

看着乌廷芳的尸体,谢周脸色陡然大变,失声叫道:“天啊,这……这,这确定是乌廷芳老祖?真的是陈修下的手吗?”

“什么!乌廷芳死了?我们不会看错人了吧?”看着乌廷芳胸口一个大洞尸体,张老八眼中全是骇然之色。

谢周苦笑说道:“是我们通知乌老祖过来捉陈修。除了是陈修还能有谁对他老人家下的毒手!

乌廷芳真的死了!

这可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主啊!

咯噔。

咯噔。

朱雀迈着修长雪白的大长腿径直走向王族的五位家主,宛若一尊女皇驾临此地,那高贵冷艳的气质依然掩饰不住逼人心肺的杀气。

她美的让人惊艳又嫉妒,无论是容貌和身材都是极品。

所有人都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可当所有人被朱雀的美眸扫过时立刻全都羞愧的低下头不敢直视。

这种女人少有人可以驾驭的住。

“你们要踩死谁?”

“天尊……”

凌云涛眉头紧皱,神色惊惧,眼神躲闪,后背脊梁骨都再冒冷汗。

谁都没想到远在万里之外的朱雀会突然出现在省城,这些王族的家主都没有提前得到一点消息,穿越千年来见你高考作文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面对刚从中东战场回来的天尊朱雀,之前气焰嚣张自诩要踩死叶宁的凌王现在犹如豺狼看到猛兽般瑟瑟发抖。

“天尊息怒,我们和那个叶宁是私人恩怨,还不敢劳烦您尊驾亲自前来。”

僵尸都见过了,鬼还有什么好怕?

恐惧往往是因为人类对未知的不可预测,此时陈修就是如此,因为对鬼的一无所知,所以恐惧。

也因为恐惧自己的众多本事,什么无极斩、清风斩、弈剑术,这个时候全然忘记了使用出来。

“妈啊!”

陈修如果被侵犯的女子眼看就要贞操失受,惊声尖叫起来,感觉到“乌廷芳”就要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忽然插在乌廷芳尸体上面的断枪闪出一道绿光射向“乌廷芳”,将他笼罩在绿光之中,绿光是不住把他往后牵引。

“乌廷芳”是五官扭曲的挣扎着,最后终究还是被扯入了断枪头里面,消失不见。

陈修坐在地上,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什么绿光、什么“乌廷芳”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眼前有的只有乌廷芳的尸体和插在他胸口的断枪头。

“幻……幻觉?”

陈修揉着自己脸,一阵的麻木,用力的猛甩自己几个耳光,一阵的火辣,穿越千年只为见你至少可以证明此时此刻不是做梦。

叶宁温柔一笑,握着林浅雪柔软的小手走了过来。

林浅雪盯着坐在椅子上的朱雀,心中亦是忍不住惊叹,眼前这个女人太美了,火红的飘逸的长发,一双淡淡的柳眉,眼睛清冷而又透着忧郁和悲伤,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让人羡慕,尤其是那修长雪白的大长腿能有一米多长,高贵中透着冷艳的气质,不容侵犯。

朱雀的到来仿佛令在场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

这是一个尤物。

美也就算了,还是战神座下的得力助手,中东战场的女杀神。

即便五位王族家主面对朱雀也不得不低头。

因为他们惹不起。

北荒战神虽然远在北境震慑北方蛮夷,被诸多军务缠身,平时都不会出现在省城,也不会插手任何世俗的事情。

但是战神座下的五大天尊就不一样了。

他们代替战神行走在大夏各个城市的任何角落,掌管着先斩后奏的权利,即便是东海的王族犯了事也难逃一死,这不仅仅是战神授予五大天尊的权利,更是大夏中天海那位亲自授予的生杀大权。

赵灵武神色拘谨的样子。

“是啊天尊,此子嚣张跋扈,再江陵市垄断市场,行事霸道,让我王族再江陵折了不少人,还斩了赵王的一个儿子,现在又跑到省城来作妖,我等实在气愤难忍。”

凌云涛继续火上浇油,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叶宁。

“还请天尊替我等王族做主。”

五位王族家族各自抱拳作揖。

“做主?”

朱雀美眸冷冽。

啪!

瞬间反手抽了凌王一个嘴巴,高贵冷艳的气质碾压全场,相当的霸道气场十足。

当众抽凌王耳光!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神色骇然。

不愧是天尊朱雀,依旧霸道果断,连王族家主的脸都敢抽。

凌云涛自己也懵逼了,但是不敢反驳。

其他四位王族家主亦是神色惊惧,脑袋一阵轰鸣,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省城顶级王族的凌王被天尊朱雀抽了个嘴巴。

“天尊这是何意?”

2021-06-28

2021-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