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出男女关系不正常_两人关系不正常的表现

“那我先来50条?什么时候能拿到货?不过这价格……”胖子有些肉痛。

这种裤子,目前就是批发25块钱一条,都没问题。

可他不敢去赌。

他们有消息,马上就会有大量的这种裤子上市。

何况,眼前这年轻人说过几天又会有一批到达。

一旦市场空白不那么大了,价格就会下来。

“最低价,15块。布料加工工艺复杂,工序多,比较贵,加上成本也不低……”刘春来没有说成本价啥的。

只说这些,就足够了。

随后他就等着胖老板的决定。

“什么时候能拿到货?”胖老板询问。

“马上。”

于是,胖老板开始准备钱,刘春来让刘志强回去找人搬货过来。

“你可不能这样干!要是市场里都有了……”胖老板见刘春来又去找别家,顿时不乐意了。

市场要是太多,能行?

“你又吃不下全部,难不成我不卖了?要么,怎么看出男女关系不正常你就不买,要让我不卖其他人,你就全部吃下。”刘春来很平静。

“那个珠宝店是赵公子你的啊。”大宝望了望,“不错,位置很好,准能大卖。”大宝掐指一算,“下月初八,初八开张。”

“准吗?”

“瞧你这话说得,我还能骗你不成,就十多天的时间,保证生意兴隆,到时候我送花篮。”

“OK,对了,你在这里干嘛,是不是又骗人家姑娘开光。”

“呃……路过,路过。”

“走吧找个地方坐坐。”

茶楼。

“大宝,最近去找宁阮了吗?”

“宁爷很喜欢佛学,但是她家里很反感,我也很识趣,所以年后就离开了帝都,没再去过。”

“嗯,少给她讲这些。”

“赵公子是担心她看破红尘?”

“或许吧……”

大宝目光落座赵灿的手机上,那台苹果上,“赵公子换手机了?”

“算是吧。”

“赵公子有心思,不妨说出来,小僧给你化解化解。”大宝点燃一支香烟,画面很违和。

“灿哥你能帮我拧开一下吗,跑完太累了。”楚林幼带着娇弱的眼神递上矿泉水。

“OK。”赵灿伸手就接过矿泉水轻轻拧开递给楚林幼,楚林幼仰起头咕噜噜的喝了两口,小细节看出两人关系暧昧因为太渴喝得有些着急,透明的液体从嘴角溢了出来,顺着脸颊流到脖颈,逆光之下倒也非常好看的抓拍了一张。

“灿哥你……”

“哦,就是觉得好看,我发给你。”

“谢谢。”

“呵!作!”一个胖乎乎的女孩子路过楚林幼身边小眼神鄙视一眼楚林幼。

楚林幼低着头略微有些伤心。

赵灿是知道她在宁中不怎么受欢迎,要说作吧,嗯……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当也没酥婉言言她们添油加醋说的那么夸张。

“灿哥你是不是也讨厌我?”楚林幼抬起头看着对面的赵灿。

“没有,挺不错一个女孩子的,成绩又好,人又长得漂亮,很好。”

“但是她们都不怎么喜欢我……”

“没有了解你吧,呃……以前我高中的时候,我们班也有一个女孩子和你很像,不怎么受女孩子欢迎,后来相处时间一久,和同学成了好朋友。”

“一个混黑帮的小喽啰而已,充其量是个不错的打手,能有什么出息?”男人一脸的鄙夷之色:“说不定哪天他就掉了脑袋,所以,你跟着我,是明智的选择。”

女人点了点头,放任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捏来捏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当然,身体距离看出两人关系选择了你,我可从来没有后悔过。”

“那是。”男人用手理了理他那油光锃亮的头发,得意的说道:“跟着我,你就能坐在这贵宾包厢里舒舒服服的看热闹,跟着他,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打生打死,在街头厮混一辈子,能有什么出息?”

女人默默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她从来不曾怀疑过。

或许曾经为了爱情可以奋不顾身,无视年龄、工作、地位、阶层的差距,可是现在看来,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是天边的浮云,虽然看起来很美,但却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曾经轰轰烈烈的爱过,可是相处之后才发现彼此之间有太多的不一样,就连价值观也很是有些差距,为了自己未来的生活,女人不得不主动提出分手——即便那个深爱她的男人已经为了她放弃了打打杀杀,离开了和他生死相交的兄弟们,但在另外一个高富帅的追求之下,她还是决然的离开了他。

“什么又吃又拿?我们见过赵灿吗?没有吧,这不是我们自己买的吗?”

“……”

……

接下来两天,赵灿去了一趟宁南的家吃饭,平时都两点一线学校和家,偶尔也没事去万象城看看珠宝店装修,装修工期很紧张,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大概接下来就是展柜摆放和招聘员工。

小优对赵灿这些小事没时间打理,如何看出男女关系不一般去过一次之后就让小花自己看着办,毕竟在小优看来这就是小打小闹,小优在忙着赵灿酒店和影视剧投资的事情。

生活终究归为平淡。

这天下午赵灿上完课来到珠宝店看小花,小花很忙,忙着招聘员工,赵灿站了一会儿不打扰她,就走了。

正准备去万象城逛的时候,赵灿看到一个穿出AJ的光头范思哲男人,手中的佛珠还是出卖了他。

“大宝!”

“诶。”大宝回头,“喲,赵公子啊。”大宝尴尬的走过来很殷勤,“赵公子也在这里?”

“嗯,那边我开了个珠宝店,对了,会看日子吗?帮我看一个黄道吉日给珠宝店。”

楚林幼VS楼酥婉。

楚林幼孤高自赏的冷艳气质。

楼酥婉自带[天使之魅皮肤]的超强气场。

两股无形的气场相互对撞,言言她们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楚林幼不屑一顾,“不就是输了嘛,有什么好生气的,自己不多长一厘米,现在在这里怪这个怪哪个,输了就哭,幼稚,让开。”楚林幼也不是吃素的,你看我不顺眼,我早就看你也不顺眼了,推开楼酥婉,拿起干净衣服就朝厕所走去。

“胸大了不起啊,楚林幼我告诉你,我楼酥婉不就是讨厌你作。”

“我作?呵呵……你就不作了,你在外面不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要保护的样子,判断 两个人有过 关系在宿舍现在你在这个像个大妈骂街的样子才是你本来面目吧,自己作就作,还说我,真是无语了。”

“我作?”楼酥婉笑了两声,“我作?嚯……”

“别嚷嚷,要不是为了班级荣誉,我才不会参加长跑,谁拿冠军对我来说都一样,只要是我们班拿的就行,真没想到你竟然那么怕输,真是不理解灿哥怎么就对你特别容忍,我要是他早就跟你绝交了。”

赵圆圆摇摇头,小声说道:“还是我自己回去吧。”

马尾辫看了下时间,都这么晚了,她也不放心赵圆圆回去:“我陪你回去吧。”

赵圆圆迟疑了片刻:“那好吧。”

一小时后。

在省城通往庆城的火车上,张鹤川,上官瑶,赵圆圆,马尾辫四人,两两成组,相隔着几个车厢……

剑光散去,化作一位白衣如玉的身影。

这人站在虚空中,浑身没有任何气息散发出来,宛如一位普通书生。

一时间,这世界内一众修行者扫向这人,眼中露出好奇的目光。

他们都没见过此人。

但两位剑帝强者看着这位白衣如玉的男人,却是脸色大变,

他们瞳孔一缩,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他竟然还活着!”

两位剑帝喃喃自语道。

“你们认识他?”

楚风扫了一眼两位剑帝冷道。

“他……”

两位剑帝看着那白衣男人,被震撼的无法言语。

“没想到剑域之中竟然诞生了尔等这般剑道天赋卓绝的天骄,而且还掌控着如此奇妙的御剑之术。”

“这真是我剑域一大幸事!”

白衣男人一手背负在后,一手在前,面带微笑的看着十大剑仙。

“你是何人?”

白展冷冷地喝道。

2021-06-29

2021-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