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看书的小女孩_小女孩书店看书土豆

患难夫妻老来伴,从困难走来的夫妻,生活好了之后能像胡镇泉夫妇这样的,确实很让人羡慕了。

“爸,要不再找中医给看看?”胡镇泉的儿子建议:“我妈这一直不好,人肯定也着急。”

“行,我等会儿给市中医医院的候老打个电话,让过来瞧一瞧。”胡镇泉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

省医院,高瑞林走进手术室,一边换着手术服,一边问:“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没有?”

“做好了,现阶段能做的检查都做了,血型也已经查了,已经通知让血库那边送血浆过来了。”边上一位三十来岁的青年医生急忙道。

“小刘最近上了几台手术?”

何瑞林笑呵呵的问。

“做了几台小手术,不过还是和高主任您做手术好。”

年轻的住院医笑着奉承,他也算是资深住院了,在急诊科小手术也做了不少了,以前跟着高瑞林上过一两次手术,这次依旧跟着。

能跟着高瑞林做肝手术,刘住院是相当兴奋的。

后面的话沈天啸没有再说下去,但其中的意思,骆倾颜还是听出来了。

沈天啸这是担心让自己的父母住在骆家,难免引起李秀珠的嫌弃和厌恶。

骆倾颜刚才只顾着高兴,倒是忽略了这一点。

对于这个,她真的很抱歉。

这别墅是沈天啸帮着他们从骆老太太手里要回来的,图书馆看书的小女孩骆家公司也是沈天啸帮着从骆老太太手里拿回来的,甚至骆家公司能有今天的发展和成就,也都多亏了沈天啸的帮忙。

可是,不管沈天啸做什么,在李秀珠那里,他都只是一个没有工作无所事事配不上骆倾颜的废物屌丝。

以至于沈天啸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却也不能将他们接到自己身边来住。

骆倾颜想了想,突然抓着沈天啸的手,“天啸,不如我们两个搬出去,和你爸妈住在一起吧。这样,你就不用和他们分开了。”

对于骆倾颜的提议,沈天啸是又吃惊又意外。

适才,他不过是有感而发那么一下,却没想到,骆倾颜竟然是为他考虑到了这个份上。

这些钱买都能够她们花一辈子了,但江暮曦全都买成了衣服包包,还丝毫不带眨眼的。

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出手如此阔绰的人,诧异之余,更多的是羡慕嫉妒。

臧青也着实没想到,江暮曦竟然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幸好他带来了几个保镖,不然这大大小小的包,臧青一个人都拎不动了。

又扫了一圈,几个保镖和臧青的手里都拿满了。

上上下下跑了好几圈,他们也都累的气喘吁吁了。

可江暮曦还没有累的意思,还在继续逛。

几个人是真的追不上了。

他们万分自我怀疑,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训练有素又身强体壮的保镖啊,竟然走不过一个弱女子?

臧青满脸自我怀疑,看书的小女孩怎么画他忍不住试探:“少夫人,咱们,咱们还要逛多久啊?”

江暮曦忍住笑,一本正经道:“怎么了?这才刚开始啊,着急什么?”

说着,又大跨步往前走着。

她手里什么都没拿,跑起来跟小兔子一样快,保镖和臧青几个人,是真的追不上了。

“我是在通知你去负责此事,而不是在跟你商量。”沈天啸冷着脸道。

李般若震了一下,继续躬身道,“属下知道,可是,属下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战神您将自己推向火海。属下知道骆战神想给骆姑娘一个震惊中外的订婚仪式,但,现在真不是时候啊。”

“要不……要不等战神您的事情解决了,再举办订婚仪式?或者,或者将订婚仪式一切从简,相信骆姑娘也是不会介意的。”

“刷”的一下,沈天啸转过身来,如冰似刀的目光落在李般若身上,“你又要让我将你赶出北疆一次,是吗?”

“不,属下不敢!”

“不敢就好,照我的话去做!”沈天啸说完,径直转身离开。

李般若呆愣片刻,一个纵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临水茗居,另一处别墅内。

李般若和韩擎天相对而站。

“你说什么?战神要举办一场盛大的订婚仪式?”韩擎天也是震惊不已,以沈天啸现在的情况,隐藏自己的行踪都来不及,怎地他突然就要举行一场隆重的订婚仪式了,这岂不是在暴露自己的行踪嘛。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政府大力的宣传大力的推广号召工匠精神,偷书店地上看书的小女孩缺乏丢失的东西,想要回头再捡起来,谈何容易。

张凡的冷汗都下来了,如此大面积的烫伤,怎么办,难道还是用老式的小猪皮来代替吗,天啊,这玩意排斥性太高了。

有新材料为什么不用呢,要是张凡不知道也就算了,他亲自做的实验,他太了解这个材料了,真的是个好东西。

“上飞机了吗?飞机起飞了没有?”

张凡嘴都起了泡了,说话相当的粗暴!

“估计已经起飞了,我给你问问。”

“航班号,快给我发过来。”

然后张凡一摆头,护士长明白张凡的意思,这是要挂电话。

远在首都李存厚也着急了,从电话里面,他听出了张凡的急躁,挂了电话,晨会也不开了,直接出了办公室开始帮着张凡询问起来。

张凡看着满身开口子,皮肤烫的就像烫起来的大波浪一样的武警战士,张凡心疼。

没多久,李存厚来了短信,“飞机已经起飞,我现在去实验室,看能不能尽快给你在赶制一批,估计最快也要一周。”

为了能让沈天啸和父母多多相处,她竟然愿意跟着沈天啸一起搬出自己的家。

这个傻姑娘,真是傻的可爱。

沈天啸笑道,“我搬出去是理所当然,但你跟着我搬出去,可就不好了。毕竟,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无名无分地跟着我,难免落人口舌。小女孩短裙书店看书

“谁说我没有名分了,我是你的未婚妻,你忘了吗?”骆倾颜眨巴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说。

沈天啸深深叹息一口气。

他当然不会忘,但是,他和骆倾颜毕竟没有订婚,所谓的未婚妻,不过是他们口头上的约定而已。

就因为那样一个约定,骆倾颜苦苦等待他十年,就因为那样一个约定,这个傻姑娘拒绝了多少贵胄公子的求爱,就因为那样一个约定,骆倾颜更是遭受了多少年骆家人的排挤和嘲讽……

但她始终无怨无悔,满心满眼,只有沈天啸一个人。

沈天啸欠她一个婚约,他要用最隆重最豪华的方式,告诉全天下所有人,骆倾颜,是他沈天啸的未婚妻!

闻言,骆倾颜瞪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呆呆地看着沈天啸。

“加油,你一定要熬过来啊!材料快到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张凡看着躺在手术床上战士,心里默默的说着。

随着欧阳从山上回来以后,医院整个成了一个兵站。重伤的虽然不多,但轻伤的太多了。

一个个,就想烤焦的烧鸡一样,满楼道的伤员,但,很少听到这群人的呻吟声,烫伤,就算烫到一小块指头,都能让人坐立不安,但他们就是静静等待,静静的面对。

“怎么样,手术怎么样。”欧阳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手术室,老太太一夜没睡,精神没有一点萎靡。

手术室的护士长给欧阳汇报了一遍,欧阳略微一思考,就说道:“好的。小女孩在书店看书坐姿”

然后老太太转身就走,“太糙了,太糙了!”一边走,老太太一边心里嘀咕。

回到办公室,欧阳开始打电话。“领导,医院需要帮助了……”

“好的,我知道,对于武警战士大无畏的精神,是我们需要沉下心思来学习的。”

挂了电话,整个城市都开始联动起来了。

“跟我们哥几个走一趟,让你家人随随便便送几个亿过来,否则的话……”

几个人得意笑着,朝着江暮曦逼近。

江暮曦不屑反问:“所以你们这是要绑架勒索了?”

“对,就是绑架勒索!”为首的男人一脸猥琐,他上下打量着江暮曦,

“但是看在你长得这么美的份上,只要乖乖听话,哥几个保证你安全,不过要陪着哥哥们好好玩玩,哈哈哈。”

说着,咸猪手已经伸到了江暮曦面前,朝着江暮曦的脸就要摸。

其余男人也都是两眼放光,恨不得也想要一起上前,直接将江暮曦生吞了。

毕竟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们根本就没见过。

江暮曦最厌恶的就是这些不知好歹的流氓,自己几斤几两都不清楚,就敢来劫财劫色!

真的是找死。

拳头微微攥起,江暮曦想要一拳将这个恶心的男人打出九霄云外。

但还未出手的那一瞬间,身后突然多出一抹身影,高大挺拔的身材,一席褐色西装,一尘不染的皮鞋,男性魅力爆棚,满满行走的荷尔蒙。

2021-06-29

2021-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