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拉开拉链含_把她按在树上c了起来

杨云帆抖了抖衣袍,刷的一下,飞到了另外一座石峰之上。

那座石峰上,青铜仙鹤正架起了一个大锅,里面放了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毒素,绿油油的,冒着酸气,很是难闻。

它在威胁欧阳康,再不交代,就将他丢尽这锅里,好好熬制一番。

“小鹤,问出多少了?”

杨云帆捏着鼻子,尽量远离那个毒锅,不耐烦的询问了一句。

“少主,这家伙能交代的功法,秘卷,都交代了。可就是不肯让人来付赎金,把他赎回去。”青铜仙鹤有一些生气,欧阳康身上没多少秘密,第一天就被它榨干了。

剩下的这几天,它一直在磨着欧阳康,让这家伙发出求救信号,让他的家族,花大价钱把他赎回去。

毕竟,欧阳康是个永恒境巅峰修士,背后又有着岐山道境撑腰……真杀了他,代价太大。教训他一顿,用他来换回一些撞击需要的宝物,才是最佳选择。

“康少爷,为什么不配合?”

杨云帆皱了皱眉,走到欧阳康的身旁,有一些不解道:“付了赎金,我们得财,你得了自由。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办法。你总不至于是个受虐狂,想要一直接着享受这几天的虐待吧?”

“你一个破落户,懂什么?”

不过他这辈子被打压惯了,到也不会因为人家一句话而上火起疮。

而叶母真的好像洗心革面,破天荒的在五点半回来,竟然帮夏宇捡碗拿筷子。这真让夏宇都觉得这个丈母娘进步了,终于像个母亲样儿了。

就连体内的小九,就称赞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学到的这个词语,用在叶母身上简直驴唇不对马嘴。

但夏宇还是夸奖了它一番,车上拉开拉链含它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它的灵智又提高了一些。

六点钟,一家人终于难得的聚齐了。

上次一家人聚齐饭桌,还是在叶老太太生日宴会上。

岳父叶天彪今天开心,拿出了储存好几年的五粮液。

用他的话说,只有老酒才会越喝越有味儿。

今天,这是岳父三年来第一次拿出来喝。夏宇也是第一次知道,他藏了酒在卧室里。

他一直在叶家做赘婿,叶母和叶父的房间他别说进了,就是站在门口都不被允许。而他又没有偷窥的癖好,不然完全可以用神识扫个透测。

如果白须老祖要杀他,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白须老祖淡然地看了他们一眼:“我以为毗罗大帝会来,没想到,是你们几个人。”

他淡然道:“如果我要杀你们,你们跑都来不及吧。”

“那你试试看?”暹罗王冷然道:“你虽然强大,可是,我们也不怕你们!”

双方一交谈,立即散发着强烈的火药味。

“而且,如果你们真的出手,让我们逃回去,免不了人魔两界直接开战!”

咆哮帝大声地吼道:“我们一旦与你们开战,妖、鬼两界,必然开战!”

“你想多了。”

白须老祖摇了摇头:“就在这几天,我去了一趟妖界,又去了一趟鬼界,他们已经被我说服,双方停战,休养生息万年。”

“什么?”

“不可能!”

暹罗王与咆哮帝显然不相信。美女的衣服突然崩开

虽然,妖族与鬼族一直都有些摇摆,不过,他们一样有白须老祖这个层次的强者。

这三天时间,杨云帆一直坐在石峰之上,推演剑诀。

“哗哗~~”

此时,在他周身,淡绿色的水元气息,以及藏青色的风系元素,不断在他身上缠绕着,化成一枚枚元素小剑,犀利无比的切割着虚空……这一枚枚元素小剑,几乎笼罩了方圆数十里的区域,让整片区域都处于一种绵绵细雨,又冰冻彻骨的诡异天气之下。

这期间,有不少修士,路过杨云帆所在的区域。

老远,他们就感觉到了附近这片区域,有着一种刺骨而肃杀的气息波动。

“别过去!”

“这人很强,掌握了水元法则和风系法则,而且在尝试将两种法则的剑道,融合在一起。”

能来到白云峰的人,无一不是永恒境之中的顶尖强者。

其中一大部分人,来自神秘的摩云崖一脉,三**家族。

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从小就生活在自家的祖地之中,不认识杨云帆也很正常。

不过,这些人的实力和眼界都是不弱。

这是他第三次躺在叶婉婷的床上。

回忆这几次,每次都是那样的甜蜜。

第一次是自己救婉婷回来后,脱力昏倒后,被婉婷扶到了床上。

第二次是昨天晚上,帮岳父叶天彪解决了工作问题后。

今天,是第三次。

闻着叶婉婷身上淡淡的清香,夏宇睡去了。女朋友坐我身上不停摇摆

……

夜,很深,也很黑。

“主人!小心!”

小九的声音传来,一下子惊醒了夏宇。

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距离自己的胸口只有不到五公分,而小九已经化作火焰直接与那道寒光碰到了一起。

呼!

星空下第九火焰,号称无物不烧。

可惜当初被夏宇炼化时候,跌落了巅峰境界,化为一道淡淡的初级火焰。

但就算如此,它也是星空下第九神焰!

那道寒光直接被小九烧成了红色。

嗯?

有点意思!

杜月明赶紧上前去扶许阳:“许医生,你没事吧?这个是什么怪人?你怎么跟他惹上了?”

许阳惊魂未定就急忙道:“快……快去拦住他。”

“啊?”杜月明退缩道:“要不……要不咱还是报警吧……”

许阳急道:“报什么警啊,这人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啊?谁?”杜月明莫名其妙。

许阳也来不及跟杜月明解释,就急忙喊道:“哎,你还记得高华信吗?”

杜月明又愣一下,这怎么还跟高老扯上关系了?轻拢慢捻抹复挑小红豆

但是,在许阳喊出这句话之后,那个奇怪的老农竟然真的停下了脚步,然后还转过身来。

许阳见有效,急忙道:“同志您好,我是高华信的……的学生……他跟我说起过您。”

“哈?”杜月明疑惑地看向许阳。

许阳则道:“你看他的眼睛。”

杜月明这才仔细观察这个老农的面目,他面容黝黑,皮肤粗糙,脸上的皱纹甚多,跟天天下地苦做农活的老农没什么差别。

他们都来自于无尽深渊的各大家族,与天纵峰一脉,有些来往,也对欧阳康的为人颇为不屑,看到这家伙倒霉,并没有什么同仇敌忾的想法,反而有一些幸灾乐祸。

“走吧。”

“我们继续探索这片山脉。”

“这白云峰,这个纪元是第一次开启,不出意外,应该孕育出了不少的混沌奇物。”

那黑衣冷峻男子,大手一挥,直接带着自己的几个伙伴,绕开了杨云帆所在的位置,朝着这连绵山脉的深处飞去。

……

刷刷刷!

杨云帆在石峰之上,继续推演剑诀。

这期间,按遥控器她就抖个不停一共有五六波人马,从他身边经过。

无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欧阳康的人,都没有停下来,要来救他的意思。

“呼……”

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杨云帆睁开了眼睛。

“差不多了。”

“这几天时间,我将【霜降】这一剑招,来回推演了数百次,应该完善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些瑕疵,便需要实战之中来解决了。”

“嗯!在月潭湾,是别墅!”

赵旭故意强调房子是“别墅!”。

他这个“丈母娘”一直以来都瞧不起他。说到底,还是嫌他是个“窝囊废”、“没钱”。

赵旭故意向岳母陶爱华显摆,就是想灭灭这个女人的威风。

若是在这之前,陶爱华一定会对赵旭讥讽一番,说:即使买了别墅,也是她女儿的功劳。可是现在,陶老太太已经告诉他赵旭有可能是赵啸天的儿子,这让陶爱华对赵旭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陶爱华咧着嘴笑道:“哎呀!你们买新房子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也不告诉妈一声?让妈也替你们高兴高兴!对了,你们新买别墅的具体地址在哪儿,我去找你岳父和晴晴去,你在家里好好帮着妙妙补课啊。”

赵旭闻言微微锁起眉头,他总感觉岳母陶爱华对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劲儿。

这老太太不会又要搞什么把戏吧?

赵旭也没有隐瞒,有些事情总得去面对。“月潭湾墅区,观景台,三号别墅!”

2021-06-29

2021-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