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x学弟_学长两个一起会坏的

董珍并没有觉得不适,就这样她就觉得挺好了。

“爷爷,大宝呢?我不是让他来家里等我一起研究画吗?”

“哦,大宝说有事会江宁林隐寺了。”宁立恒微微蹙眉。

“回去了?该死,也不说一声。”宁阮拿起电话就到一旁给大宝打电话。

赵灿从宁家人表情能看出,宁家人并不希望宁爷太沉迷于佛学,但是宁阮的性格倔强,宁家人又不敢说她,要不然宁阮对着干,一家人又够折腾的了。

赵灿看看宁立恒,再看看宁南,心里想笑,这当父亲的还真是没什么卵用,从小对宁阮疏于关心照顾,一直都是宁立恒带在身边的,宁立恒又特别宠爱宁阮,导致宁阮现在这种性格。

反正一句话,赵灿对宁南的成见很大,倒不是因为上次赵灿好心送董珍去医院被宁南误会,而是觉得他对宁阮亏欠太多,从小没了母亲,结果又没父爱,只有爷爷爱,怪可怜的。

宁阮在那边对着电话骂了一句大宝,气鼓鼓的走了回来。

“爷爷,这是我今天去琉璃厂想给你挑得画作,结果阿灿非要买这幅送给你,搞不懂他是什么名堂,你看看吧。”

“要先灭亡必先疯狂。”

“让他狂!”

曾子墨缓缓扣上安全带,低声说道:“锋,我还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不接夏老的班?”

“是因为你害怕被束缚吗?”

金锋双手飞速的在手机上敲击着,轻声说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我欠夏鼎的太多……”

曾子墨一愣,怔怔的看着金锋,露出一抹茫然。学长x学弟

金锋摁下引擎启动,右手拨挡,脚上加速一甩盘子,越野车调转头,跟夏玉周的方向背道而行。

“我,不想看见……夏家毁在我手里。”

这话,金锋从来没跟谁说过,包括老战神。

却是在今天讲给了曾子墨听。

曾子墨轻然戴上墨镜,一只手握住金锋的手柔声说道:“夏玉周这一年多什么事都不管,一心钻研经营自己的势力,摩崖石刻千年佛像重新上色引发众人一致批评,他却置若罔闻。”

“南海那边私自打捞海瓷日趋严重,他也不管。”

“那还用说,就这长相,就这身材,还有你看这皮肤白里透红的,我特么都想亲两口。”

“爬开,恶不恶心。”赵灿又把位置落回到宁阮身边,远离王胖子的咸猪手。

宁阮低头瞄了一眼餐桌下,赵灿放在自己的腰上的手,宁阮又问,“胖子,照你这么说,你们班长在学校应该很受欢迎咯?有没有女孩子和她玩的特别好?别看他,看着我回答。”

“害,我家班长不喜女色,老师受学生攻在实验室对女人过敏。”

“你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不是女人咯?”

“没有,绝对没有,我说的是我们学校的女人。”

“没意思,问了等于没问。”

三人吃了一个多小时的涮羊肉,临近尾声的时候,赵灿让宁阮把车钥匙给他,他去开车。

宁阮把要是递给赵灿,低声说:“你知道我开了车?”

“刚才出琉璃厂就看到了,那么几百万一辆宾利,亮晃晃的,我能看不见吗?你和胖子坐会儿,我把车开过来。”

宁阮对宾利添越特别钟情,一般常规出行都开宾利添越。

“对不起,同学你没事吧?”

姜沫把书包往背后一撩,伸手就要去扶那人,结果手伸到一半,僵住。

“齐胤然!怎么是你?”

齐胤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不难听出声音里有浓浓的起床气,“你撞到我了!”

“我知道我撞到你了,你昨晚化身酒精泡泡飞天了?走路怎么跟个醉汉似的?”

齐胤然懒懒地看她一眼,“我晕早起。”

“哈??”

“说吧,学弟学长play你撞到我了,这事怎么解决?”

姜沫半眯着眼睛看向他,她现在甚至都有点怀疑这小子是故意的。

“要不……我们校医室走一趟,医药费我付!”

齐胤然不耐烦地觑她一眼,“谁要你的医药费?这几天,你就给我端茶倒水,算是赔罪。”

“想得美呢你!”

姜沫尖叫起来,还想再反驳两句,结果齐胤然压根不听,自顾自往教室走去。

霍景躲在旁边看了半天,见状,忍不住啧啧出声,“齐胤然这傻逼总算干了件人事, 你就乖乖做你的端水丫鬟去吧,拜拜了您嘞!”

听苏小姐说,最先来的是包生,我看就先和包生商谈,不知纽碧坚先生觉得如何?”

包钰刚听着相当高兴,纽碧坚内心感到很是沮丧,只是他也没办法说出反对的话,毕竟这次确实是包钰刚先到。

他出声道:“既然李生决定,我自然不好反对,只是在九龙仓股份上面,还请李生不要轻易做下决定,我们怡和一定能够拿出远高于其他人的价码购买你手里的股份。”

包钰刚内心深处恨不得把纽碧坚暴揍一顿,对方这一句话,让他内心不得不把收购的价码再往上加一层。

现在已经是生死时刻,哪怕付出远超本身市值的代价,几个学长一起上我怎么办也要把这部分股份拿到手,要不然这次行动将给他造成巨大的打击,心中的计划也会为此延误很多年。

在回应了纽碧坚之后,李建辉把包钰刚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在80年代,这位力压双李,成为香江商界华人领袖,其世界影响力更是远超香江华人家族的这些大佬。

其弃海登陆的决定更是让外界知晓其在商业之中那卓越的眼光,香江四大船王,唯有他躲开了航运的寒冬。

“2万。”

“噢!才不多就这个价了。”宁立恒不解的看向赵灿,“阿灿为何选这幅画呢?”

赵灿道:“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这个李清风还有这么一段历史,看样子是买对了。”

“嗯,算是一个时代的见证,他以前在宫里的时候是李莲英的亲信,后来李莲英让他去服侍老佛爷,没想到出了那茬子事情,最后才会被赶出来宫。我记得当时让他再去紫禁城从事文物工作的时候,他很感激,就好像是在紫禁城待了一辈子,把紫禁城当成家了。后来,好像是三二年的时候,学渣和学霸在教室做bl在紫禁城上吊自杀了。”

“自杀了?”

“嗯,自杀,有一条遗言,他写的是自己属于这里,如今所有一切都结束了,国家数以万计的文物为了不落入侵略者手里,已经装箱封存陆陆续续转移出紫禁城南迁,老佛爷您最喜欢的展子虔的《踏雪图》我也给你保存下来了。”

“这人有毛病吧,老佛爷都把他赶出紫禁城自生自灭了,还想着效忠。”宁阮道。

宁立恒说:“李清风五岁进宫大半辈子在宫里长大,效忠老佛爷,这点还是可以理解的,以至于死也要死在紫禁城。”

“没,没,没说谁”张华柱被吓到了,结结巴巴的说道。

“真的么?”季风辰不相信的问道。

“真的,真的”张华柱说道。

“那你下次还打我的头不?”季风辰问道。

“不,不,不打了”张华住说道。

“还骂我么?”季风辰问道。

“不骂了,不骂了”张华住说道。

“你最好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季风辰指着他说道,随后站起来坐了回去。

“狗娘养的孙子”张华柱坐了下来,顺嘴说道。

姚百灵当即对谭文涛白了一眼,没想到自己这个小情郎,把她这个情人给推出来做筹码。

“不过,我相信你,是一个很江信任的人。”

“从你的胆量和眼光中,就看出你不会玩小聪明。”

随即,谭文涛记起了这个王怀生,就是后来本省的一个富豪呢。为人处世,很讲信誉。就是太喜欢美女了。

王怀生本来就是冲着姚百灵的美貌来的,一下子被谭文涛抓着了软肋似得,嘿嘿笑着。

“谢谢兄弟的抬爱。”

“现在把钱给你。”

话落,王怀生就马上从提包里,拿出了四叠十元的钞票。

“这是四千,你数数。”

谭文涛接过了钱,没有数,就放进挎包里。

“不需要数。”

他这就是给王怀生的信用感,更是给他一个很友好的合作姿态。

这个家伙,会搞销售。

自己原来计划在雁市搞那么十万个花洒后,就往省城和其他地市去推广花洒。争取能推广多少就是多少。然后,等一些私人企业出来后,他们肯定会跟着仿造。

2021-06-29

2021-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