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的心头肉_沈先生的心头宝h

另外一个则是渤泥国的吴向明。

见了赵庆周,吴向明和梵惢心主动上来握手见礼,随后又在夏鼎故居义务讲解员姚广德的陪同下逛了半圈故居,最后回到仁和殿。

当着赵庆周的面,徐天福向吴向明和梵惢心小郑武道歉并取得了双方的原谅。

差一点就酿成外事事件的危机终于解除。让徐天福三个人三魂七魄终于回来。

坐了一会,徐天福厚着脸皮向吴向明和梵惢心提出要把夏鼎故居收回来的请求。

听了几个人长达五分钟的口水之后,吴向明乐呵呵的笑说:“当然可以!”

梵惢心则颔首也表示同意。

这下子,徐天福曹宁可是乐坏了。

“那么价格?”

“这个好说。就照我们从金副会长那里买过来的价格就行。过户费算我们的。”

“八百亿!”

饶是已经从金锋那里听到了夏鼎故居的价格,但当吴向明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徐天福和曹宁心都停止了跳动。

而现场的记者们却是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对着徐天福曹宁七嘴八舌发问提问。搞得两个人左支右挡根本招架不住。

逼急了的徐天福大声说道:“这个转让我们不会认。神州的国宝怎么可以卖给外国人?权臣的心头肉”

“我坚决反对这种行为。”

话刚落音,其中一个记者就大声问道:“尊敬的徐副总顾问,请问您一个问题。”

“为什么一年前夏玉周总顾问都可以把夏鼎故居卖给外国人。到了今年就不允许了?”

“是你规定的?还是相关法规增加了这么一条?”

徐天福气急败坏大声叫道:“郑威和吴向明我不知道是谁?我也不想知道他们是谁?”

“反正只要我在一天,就不准他们买卖!”

一群记者顿时哗然。跟着两个记者就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声抗议。

当徐天福听到郑威和吴向明两个神州名字竟然是佛国和渤泥国的国王时候,当即脖子涨得通红,脸上一道青一道白,唯唯诺诺完全接不了话。

现在来看,金锋竟然捡了一个泼天大的巨漏。

想想都令人恐怖!

就连赵庆周这样的巨佬盘算着这些数字的时候,也觉得一阵阵的心悸。

“当然,光是这些,肯定不值八百亿。我们看重的是,他的未来价值。”

梵惢心那玲珑的身段配着那娇嫩妩媚的绝美容貌让人失神。只是在那不经意间,傅先生的心肝是个大佬却是透出一抹狠厉。

“金副会长承诺我们,这座宅子,将会在明年代表神州参选世界文化遗产。”

轰隆隆轰隆隆!

八月的天都城上空雷声争鸣,将赵庆周一帮人打得神魂离体。

赵庆周一帮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夏鼎故居的。

愿赌服输,他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

即便保时捷那边愿意低头,他这次平仓也要花个几十亿欧元,相对而言,对赌输个几亿欧元,最多伤筋动骨,无伤大雅。

反正他在非洲的矿业每天为他提供数以百万计的收入,单位自然是欧元。

钱嘛,只要还有,那就是一个数字。

酒这东西,对男人而言就是友谊的催化剂,甚至可以跨越国度。

就像此时喝了一瓶多红酒的穆科尔等人,都开始称兄道弟了。

“周兄弟,等你下次到亚尼玩,我带你欣赏一下有别于你们华夏的异国风情。你们华夏这边,还是太内敛了。嗝……”

身为资深富二代,穆科尔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一脸的坦然。

男人之间,无非就是那些话题。

“我到时候去亚尼玩,一定要麻烦穆科尔大哥。穿书后我治愈了残疾大佬”

对此,深有同感的周安安表示到时候一定不会客气。

这场会晤,既顾及了俞大少的面子,又没有什么损失,周安安对自己的表现打了个82分,剩余的666就是怕自己骄傲。

可到了这里,却成了看门拦客的,可见青城派的地位与实力。

“就这一个阳城黑市,一年少数要给他们数千万的纯利润。”郝万山羡慕道。

“走吧!”叶准一招手,就带着郝万山准备进门。

而等叶准迈上阶梯时,顿时就被那两位武者拦了下来:“这两位位先生,很抱歉,里面是私人聚会,普通人不允许入内的。”

“我们是来参加交易的。”郝万山出言解释道。

那可是和佟家实力相当的地下势力,其门主燕孤鹰更是已经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人物。

坐在车上,丧彪透过后视镜用敬畏的眼光看着叶准和郝万山。

叶准横压一城,勇挑林厉,盖聂两位武道宗师的事迹早已轰传整个华夏西南。

几乎所有知道这事的人都断言,叶准和燕孤鹰之间必有一战。

叶准当然知道丧彪投过来的敬畏眼神,他只是微微一笑道:“阳城黑市的交易地点打听好了吗?”

“我...”郝万山一听连忙准备开口。

既然叶准已经看穿他和阳城黑市的关系,那他肯定不能再隐瞒他知道交易地点的事。裙下臣po甜柚子

但在看到叶准制止眼神之后,郝万山果断住嘴。

丧彪一听叶准竟主动询问自己,连忙恭敬道:“回夜尊,地点在距离阳城市区二十公里外的青城道馆!”

“嗯,做的好,辛苦了!”

叶准微微一笑,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丧彪闻言,激动的浑身颤抖:“谢...谢夜尊肯定!”

下一刻!

军哥一方的几名大汉一脸质疑的转头。

再下一刻!

他们,包括之前将注意力放在叶准等人身上的围观乘客全都愣住了。

傻眼了!

“夜尊!”

“夜尊!”

“恭迎夜尊,莅临阳城!”

丧彪带头。

二十几名大汉一字排开,躬身高呼。

中气十足!

气势骇人!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叶准先生磕头赔罪。”军哥一脚踹在他的腿弯上,直接把中年男人踹的跪在地上。

中年男人这时才反应过来,顿时知道惹到大人物了,否则军哥不会这副姿态。

他慌忙磕头,连连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

军哥也一脸陪笑道:“叶先生,您看他就一个二货,您就别和他计较了吧。”

叶准默然不语。

但是!

郝万山突然一步上前,掌心宠1v1公主五指上抬,一把扣住中年男人的手腕。

“是的,她一定会没事的。”苏锐和对方轻轻的碰了一下拳头,似乎是在说服着自己。

其实,嘴上虽然这样讲着,但是苏锐心里面却并没有多少的自信。

魔影那个人性情乖张甚至残忍,如果他提出了交换条件,但是苏锐却难以满足,那么维多利亚的结局可就是相当的危险了。

几个人继续向前狂奔。

而维多利亚现在也没闲着,她还在试探着魔影。

“你看起来受了不轻的伤。”维多利亚说道。

魔影的身上内伤外伤都有,又没有休整的剧烈奔跑那么长时间,更加牵动了他的伤势。

因此,魔影这会儿在不断的咳血,甚至弄的维多利亚那漂亮的脸上都是鲜血。

他本有迅速修复伤势的机会,但是却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把那百分百能够拯救他的红色小玻璃瓶给扔掉了。

魔影并没有回答维多利亚。

“我觉得你还是暂时休整一下吧,就算是你现在的速度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但是终究不能坚持太久的。”维多利亚本来的心情还有点紊乱呢,结果现在受到了鲜血的刺激,头脑变得异常清晰,她知道,现在掌握主动权的是自己。

“阿波罗的女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优秀。”魔影哈哈一笑。

在他张嘴大笑的时候,鲜血从他的牙齿缝间滴落而下,颇为的骇人,好似魔鬼。

“我说过,我不是他的女人,你想以我来要挟他,你想错了!”维多利亚忍着喉咙间的疼痛,说道。

“不是阿波罗的女人?那正好,如果我现在把你给睡了,阿波罗应该也不会有太过激的反应,对不对?”魔影的脚步不停,再度笑了笑:“送上门的大美女,不要白不要,对不对?”

维多利亚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很显然,魔影是绝对能够干出来这种事情的,他当年在鼎盛时期可是恶名远扬!

“我有艾-滋病。”维多利亚说道。

不过,魔影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维多利亚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魔影说道:“没关系,我也有艾-滋病。”

“死变态!”维多利亚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嘴上却说道:“这是幽默?”

不管魔影有没有那种病,维多利亚都不愿意被他凌辱,那样的话,还不如死掉算了,一了百了!

2021-06-30

2021-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