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尝金朝皇后滋味_皇后朕吃到你奶了

安宁这几天也琢磨着事呢。

她这边把单子交了,倒也弄了一笔钱,再加上萧元卡上的钱,按理说也不少了。

可安宁觉得钱还是太少,干什么都不够花,她就又打起了股市的主意。

这不正好一直沉睡的安心醒了,安宁得废物利用啊。

要不然,安心非得有想法不成。

她肯定得想安宁用不上她了,指不定怎么害怕呢。

安心别的不成,但是分析数据什么的倒是很在行的,安宁有一世还是全靠安心在股市里搞风搞雨翻的身。

安宁就想把钱投到股市里做短线,挣一笔快钱。

这天晚上,安宁就在客厅里陪着蒋妈看电视,电视上正放着一个家长里短的片子,反正就是婆媳矛盾那些事。

蒋妈一边看一边流眼泪,看到激动的地方就跟安宁开起了诉苦大会。

“你看电视里的小媳妇得多受气啊,看到她,我就想起了我,我才嫁给你爸的时候,我俩在农村也特别受气,你不知道你奶那个时候多过份,大早上六点钟就起来骂我啊,说我懒,说我起的晚,我但凡有一点好不好的,她都能指着鼻子骂半天,那时候我才嫁过去面皮薄,被你奶说的成天哭。”

此时这茜茜看着侯宇一脸不屑鄙视的眼神。

看到自己追求已久的女孩竟然是这幅面容。尝尝金朝皇后滋味

侯宇的脸色十分难看,眼中带着痛苦的神情。

“就你还天鹅肉,这怕是天鹅肉被黑的最惨的一次吧!”

这时一旁的楚风看着那茜茜冷笑一声。

“小子,你什么意思?”

这茜茜眼中带着一抹恼怒的神色盯着楚风。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昨晚应该和三个男人大战了一夜。”

“今天上午还和两个男人打过炮,看来你很喜欢多人混战啊!”

“兄弟,你头上的绿帽子还真多啊,还是批发的!”

楚风看着这茜茜和侯家明玩味一笑。

“你胡说八道什么?”

听到楚风的话,这茜茜的脸色一变,猛地盯着楚风喝道。

随即其目光看着侯家明:“侯少,你不要相信这小子的胡言乱语,他这是故意的!”

侯家明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看着楚风哼道:

谁找来的呢?

当然是秦惊龙!

他在楼上包间闲着无事,自然要给锦辰娱乐加点节目。

“诸位诸位,我们赵董还有事情要忙,我是董事长秘书,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

刘美及时出现,替赵安国解围。

作为秘书,本就要替董事长排忧解难,刘美责无旁贷。

她嘴皮子利索,自然知道如何应对。

“走走走,各位别站着,跟我去办公室说,我一定把大家想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刘美要把这些记者叫到办公室,关起门跟他们对话。

同时,锦辰娱乐的安保人员也已经启动应急程序,蒙古侮辱金国皇后图画开始疏散大批客人,将锦辰娱乐暂时停止营业。

噔噔噔……

赵安国一路小跑,还未拐上楼,秦惊龙却出现在了楼梯口。

“大人,我正要向您汇报……”

赵安国及时止住脚步,恭敬开口。

“汇报什么?”

秦惊龙慢悠悠的走下来,奔着拳场走去。

那么,会导致这种共同性出现的,除了某种潜伏在人身体内的,只存在于当地的传染病以外……剩下的可能就只有生活和饮食习惯所带来的区别。苟杰森自己对于这个判断还算比较有信心。由于对广西地区人民的生活习惯并不太了解,苟杰森只能往“食物中毒”的方向去进行猜测。

食物这种东西,南北差异巨大。很多在当地司空见惯的食物,哪怕到了现在这种信息交流方便且发达的年代,在其他地方仍然属于“怪东西”。而两广地区和云贵地区又在这些“怪东西”上格外有名。

苟杰森的怀疑也就基于这个判断——会不会是他们从家乡带来的“特色美食”,在储存的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才导致了食物中毒?

“如果是食物中毒……那这个症状就更对不上了啊。”讨论了一阵之后,胡春波困惑的摇了摇头。食物中毒不是没有清晰神经系统的。这个分类下,最有名气的就是进食含有肉毒梭菌外毒素的食物,李承乾滋润长孙皇后从而引发的食物中毒现象。但肉毒梭菌外毒素主要的表现症状是肌肉麻痹,这和震颤……完全是两码事。

宁晓东饶没饶李瑞宏老命不知道,在简易机场内,薛卫东却觉得,自己这亲命差那么一丢丢就魂飞魄散。

倒不是机场内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故,而是被一通电话给吓的。

没办法,谁能想到军内那位大领导居然把电话打到他的手机里?

这年头连个来电显示都没有,薛卫东哪知道谁是谁,接起来自然没啥好态度,等对方表明了身份,并得到确认后,薛卫东差点儿没冲到跑道上,用脑袋去撞飞机膀子。

好在这位军内大领导的心胸宽广,并没计较薛卫东之前的态度,反倒是表示自己有些唐突,这才让薛卫东略微安心。

“我在电视上看了运—18NB的情况,也听了你刚才的介绍,卫东同志,我现在想知道,作为一名空军一线指挥员,你认为运—18NB有哪些不足?”

一番交谈之后军内大领导忽然问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蒙古军蹂躏金朝太后已经领静下来的薛卫东沉吟了下,想了足有1分钟,这才谨慎的开口道:“若说运—18NB有哪些不足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字,贵!”

“不见得就一定是储存出现了问题……会不会食物本身有问题?”肉毒杆菌不太现实,苟杰森迅速转变了考虑问题的角度。云贵地区人民喜食各种野生菌,而因为食用野生菌导致中毒的事件几乎每年都有不少。常年食用野生菌的地方都尚且会出现这么多中毒病例,那么在宁远出现两个食用了从老家带来的,制成干的毒蘑菇从而发病的病人……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如果两个人同时吃了一锅饭,那吃到毒蘑菇是有可能的。”对这个判断,张智甫教授依然不太认可,“两个人,在宁远的居住地点相隔十几公里,之间也从来没有见过面——就能这么巧,同时吃到了来自家乡的毒蘑菇,而且吃的还是同一种?”

就算是巧合……这也太巧了点。巧到令人心生疑虑且压根就没办法相信的地步。

这条路也走到了死胡同里。苟杰森皱着眉头不说话了——他的诊断缺乏足够的证据,就连他自己也不能完全说服自己。孟拱强幸金国皇后而在张智甫教授的追问下,他更是无法继续坚持自己的判断。

病房里陷入了一阵沉默,过了好一阵,张智甫教授才说道,“先继续检查吧,至少排除一下帕金森病和甲亢。”

什么执行总监,经理等等,全都聚在了拳台这里。

秦惊龙这一出口,顿时鹤立鸡群。

“你作证?你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当场呵斥道。

他是锦辰娱乐的执行总监,赵安国最得力的手下,也是最忠诚的狗腿子。

“你踏马给我闭嘴!”

不等这位执行总监耀武扬威,赵安国几大步窜过去,扬手扇下一个巴掌。

“赵董,你,你打我干什么?”

本名杨可的执行总监,一下子被打懵了。

有人对锦辰娱乐不利,他呵斥对方,这哪里有错?

“闭上你那坑,在三司统督面前也敢造次,你是想死了吗?”

赵安国严词厉喝道。

三司统督!?

杨可惊得眼珠子差点飞出去。

赵安国这一通厉喝,锦辰娱乐在场的高管一个都不敢吭声了。

“大人,您认识宁源?”

赵安国只能折身跟上,边走边说道:“这场压轴拳赛有作弊行为,宁源喝了他师哥梁文豪给的灵液,那瓶灵液让宁源破境,这才打败了雷豹。”

“拳场上的这种行为是不允许存在的,所以按照公司规定,拳赛要取消,我们会加紧开会商讨一下,给出最终的评判结果。”

秦惊龙细细听完,并没有急着回复什么。

直至,他来到了拳台。

锦辰娱乐的那些安保人员要押走宁源,宁源当然不干,跟这些人争吵了起来。

“宁源,作弊本就可耻,你有什么可争论的?”

“我作为你师哥,真替你感到丢脸,你把我们武校的脸都丢尽了!”

梁文豪急赤白脸的训斥着宁源。

“我没有作弊,师哥你要相信我!”

宁源又急又气,好生委屈。

“我可以作证,你没有作弊!”

秦惊龙现身,一句话横扫全场。

无数道目光一起打来。

拳台出事,赵安国这位董事长都亲临现场,锦辰娱乐的高层必是全体出动。

2021-06-30

2021-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