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攻一个受校园文_《一受五攻》by夜鬼神

等二刷的时候,再来观察细节,写影评吧。

接下来的的剧情,进展很快。

毕竟只是一部53分钟的微电影,不可能像王家卫那样慢悠悠地叙述。

杜采歌在拍摄和剪辑的时候,也不会去考虑什么“每个镜头都要有韵味,有意义”之类的正确的屁话。

他考虑的是“用最短的镜头,尽量完整地讲述故事”。

就这样。

在开场花了不到3分钟对重要人物做了简单介绍之后,主角林河骑着自行车终于来到学校。

而这一天,班主任又对全班的座位进行了调整。

因为都是高中生,处于发育期,有的学生一个学期就长了十几公分。

另外,班主任也觉察到有些学生之间似乎出现了早恋的苗头,对这样的自然要拆开。

是的,林河所在的永辉中学,都是男女同桌。

换座位的过程,是全班学生在教室外排队按高矮站好,然后每次进去一组女生,接着进去一组男生。

这样能保证男女同桌。

毫不夸张的说,是缉毒警最大的倚仗。

而自己掌握的线人,一般不会与人分享。五个攻一个受校园文

甚至连上级也不告诉。

邵野这个线人还不寻常,是他从小长大的哥们儿,本来好好的一个小伙子,被毒品毁得不成人形。

邵野气冲冲的走到旁边,赶紧给自己线人打电话。

“嗯,邵野?”

“我只说一遍,今天晚上,你无论如何不能去硫酸厂那儿,明白吗?”

“咋了?又有行动?”

“这些你别管,反正你千万别去,你要是去了,谁都保不住你,听见了没?”

“好,知道了。”

“你反正走远一点,尽量去老家休息几天,这几天千万不要出来乱转,别被人抓了兔子知道么?”

“OK啦,又要严打哇?”

“我说三儿,你给我听清楚了没?”

“好啦,好啦,听清楚啦。”

邵野挂掉电话,眉头紧紧皱着:“不行,我放心不下,我得去过看一下,你先盯着。”

“喂,马上就要开始行动了,你现在去?”

“我不去不行,你先给盯着。”

邵野出门打车走了。

小刘推门进指挥室,禁毒大队,一中队,整整下来了20多人,再加上林所的案侦二队,7人,辅警,协勤,巡防队员,在场又乌压压的坐了五六十人。

宋承禾站在主席台上,做着慷慨的战前动员。

“……去年,在我们去年破获的刑事案件当中,有30%是吸毒人员犯下的。”

“在违反治安管理的刑事案件当中,玩具bl体育生攻学霸受有70%是吸毒人员犯下的……”

“毒品犯罪,已经危害到了社会的根源。”

………

“同志们,又到了扩大战果的时刻。”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

“明天这个时候,我至少要看到30名吸毒人员,至少5名毒贩,出现在这个地方。”

“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下方数十人:“有。”

宋承禾手一挥:“好,各小组,出发。”

每当有地区上的大毒贩落网,扫荡行动就会接踵而来,各方面该抓的抓,该收网的收网,这样做能挖出整个贩卖的链条,做到抓上打下,打击整个贩吸链的目的。

林所可是老缉毒了,手下案侦二队也个个都是精锐。

在他们的地盘办案,人当然是他们提供,从下午,他们就开始联系布局了。

到了晚间,午夜,便是集中收网的时候。

一走出来,大堆的干警,就在走廊上扎堆的打起电话。

“喂,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人能约出来不?”

“你最好是让他送货,好方便我们布控。”

“今天晚上给我做个容留,至少5人,能办到么?”

“我只敢保证保证三年以上,你想做多久?”

“10年,会不会太狠了点?”

“少废话,不抓他,就抓你,两个总要进去一个,你自己选。”

“二道桥么?好,你等我马上到。”

林所今天亲自带队,腋下夹着黑色的公文包,带着王宏伟,小刘,以及一组骨干总共10余人,重生一受多攻风风火火的下楼。

所以说,先给王霸心里点上一把火,要是他忍不住跳出来,那就直接把他架在火上烤!真敢伤害韩静静,林逸是绝对不会放过这家伙的!

韩静静不客气的接过储物戒指,很感兴趣的翻看了一番,这东西有多珍贵她不管,反正是林逸哥哥送给她的,还是戒指,不收才怪!

当然了,韩静静更感兴趣的是怎么才能够制造出储物戒指,她其实已经在这方面有所研究了,比如林逸的飞碟,同样运用了空间的技术,只不过还没有达到储物戒指这个程度而已。

回头好好研究研究,说不定能够制批量制造储物戒指,方便自己人携带东西不说,绝对可以作为天丹阁商会的拳头产品,每一个都卖出天价。

“我先走了,来回中岛也用不了多少时候,安排好之后,很快就能回来。”林逸笑着摆摆手,韩静静嗯了一声,就目送他从通道离开。

“王霸,你再去一趟世俗界,告诉大丰哥可以开始传送物资了!”等林逸进入通道离开之后,韩静静忽然毫无征兆的叫王霸再去虫洞一趟。

正盘算着林逸还有多久才会离开小岛的王霸微微一怔,本能的想要拒绝,但现在林逸可还在通道中,《小耳朵的校园记事》随时可以回头,不答应韩静静的命令,似乎有些不太好。

“让小白坐坐噻。”

白建平无奈,起身让给她,小白爬上去,躺里面,舒坦地说巴适~~

马兰花和白建平闲聊起来,询问张老板的事怎么样了。

她听白建平说过有人在网上要告张老板,为他担心了好几天呢。

“没事啦,是个屁儿黑。”白建平说。

“哪个屁儿黑?”小白闻声而动。

白建平:“莫有你的事,你看电视。”

“我要看《风车车和假老练》。”

“老马,给她找。”

马兰花还要听他讲张老板怎么就没事了,所以受了驱使,给小白调电视台,找《风车车和假老练》,找了一圈没找到,给她找了个《动物世界》,小白嚷嚷不行,她要看《风车车和假老练》,被威胁屁屁儿开花,才勉强接受了《动物世界》,这一期竟然是讲野猪,也就是黑溜溜。

“说!”马兰花放下遥控器,命令白建平快讲。

隔壁的小胡家好几天没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在平实之中,却能窥见导演的“内功”不错,基础打得很好。

所以可以这么说,光凭一部《百花深处》很难去判断海明威作为导演的上限。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海明威的下限不低。

因此在圈子里,不少影评人都对《那些年》挺感兴趣的。一个寝室四个攻一个受推荐

他们感兴趣的不是《那些年》会讲一个什么故事,而是想通过篇幅更长、投资更多的《那些年》,来判断海明威的导演功力到底能打多少分,上限在哪里。

而且,《百花深处》终究不是商业向的。

《那些年》却是一部商业化电影。

是要付费点播的。

商业化电影的叙事套路、风格,都和文艺向的电影有很大的区别。

如果让李三鸣简单地说,文艺向的电影就是要带着观众去经历,去感受,去体悟,去思考。

而商业化的电影呢?则是利用感官刺激,让观众或者大笑、或者紧张,或者爽、爽、爽到底。

从开头这一分钟多点来看,李三鸣觉得这部电影的开头是成功了。

小刘赶紧给拉住:“算了,你和王队吵什么。”

王宏伟理都不理,推门走进了指挥室。

小刘说道:“别争了,赶快,给你下线打电话吧,先把人摘出来再说。”

线人,这是香港叫法,准确来说,叫做特情与耳目。

刑事案件叫“特情”。

治安案件叫“耳目”。

特情又分为红色特情,灰色特情两种。

红色是奉公守法的线民,灰色是有点小奸小恶的线人。

每一个线人的培养都极其不易,却又远比“卧底”有效,尤其对刑警来说,找人要靠线人,认人要靠线人,掌握辖区情况和外来人口,案件的线索来源,情报来源也要靠线人,一个关键的线人,对案件往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一个多年的老刑警,他手下很可能超过几百个线人,遍布城市的大街小巷,各行各业。

而禁毒警察,更加的依赖线人。

吸毒贩毒,除了偶尔的举报之外,几乎不会有人主动报案,想破案几乎全靠线人。

2021-07-01

2021-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