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农女被爷奶分家_农家女 分家断亲

趁着熬药的功夫,钟景晟大国医在今天也破了三十年的例熬夜陪着金锋一起煎药。

手里拿着手机一眼不眨把金锋的一系列手法摄像保存,八旬高龄的大国医只感觉这辈子都白活了。

强自摁捺住将金锋切片的念头,大国医背着手凑到金锋跟前向加金锋举起了橄榄枝。

“小锋啊,你……确实是很年轻有为的嘛。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应该多加点担子。”

“啊……要不医学院……我给你报个名,弄个院士咋样?”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嘛,啊,医学院院士是没你的双院院士值钱,但这可是关系到祖国人民身体健康的大事啊……”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看呐就这么决定了。我知道你工作忙……我也不要求你那什么来坐班不是。”

“一年来个一两次专门给首长看看病就得了。”

“啊……就这么决定了。”

“你要是不来,咱们中医就真的要没落了啊……”

对于这种病来说,最好的法子就是吃药。从最小的计量开始吃一直吃到足够分量为止。

迄今为止还没有能彻底根治这种疾病的神药出来,金锋不是药神同样不能做到。

不过延缓赵老先生的发作的频率和时间,却是没有问题。

而且,现在金锋手里的天材地宝足够的多。

针灸配合着药物,足足忙活了几个钟头,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的治疗程序。采用的依然是金锋最拿手的针灸。

在下针的时候,钟景晟大国医也在现场陪着。

看见金锋那出手如电的下针速度和超精准的手法,钟景晟也是叹为观止自愧不如。

尤其是在看见金锋开的方子之后,钟景晟完全有了把金锋拉去做切片的冲动。

想想之后钟景晟大国医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穿越农女被爷奶分家

拉去切片还不是得到科学院,这小子现在可是双院院士,比自己还多一个院士头衔。

都是院士,这片还是不切了算了。

针灸是主力战将治疗赵老的根子,药汤作为辅助兵治疗帕金森引起的失眠便秘各种并发症。

她为什么要打给阿郎。

莫得他和这样的事情就没有关系的,面前的女子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莫从一连串的攻击下,短发女子终于道出了实情,“其实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我把这所有的事情全部现在陷害阿郎,谁让他之前把酒吧的内幕全部说了出去,而我曾经也是那游戏的一个被害人。”

女子说法很快的引起了莫从疑虑

“难道你没有被他们杀死或者是被他们给逼疯了?”

短发女子摇了摇头,“没有的,因为,因为我是一名心理师,他们根本就不不会把我给怎么样的,最终他们还是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来继续的帮他们得到很多大人物的信任。”

原来有的时候钱能成就一切,有的时候钱却能毁了一切。

莫从打给了阿郎,重生分家断亲阿郎此时已经被江南雨带到了新的血池之中。

这血池刚刚被弄好,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血。

江南雨把阿郎推到了里面。

对他大声的吼着:“我这个人对叛徒向来都没有那么友好的。”

莫从想也想那么做,却发现电脑的另一个连着一条网线,这条网线通往另一个房间的。

悄悄地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这个房间和江南雨的房间全部都是通着的,真的很是奇怪。

江南雨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设计呢?

莫从走到另一间房间的时候,一种恶臭的味道传了出来。

很多黑色的大袋子,里面的味道更重,邱雨也顺着出来了,刚刚将门反锁,外面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门。

江南雨气得在在门外大声的对他们喊着:“反了你们不成,你们居然这个样子对待于我。”

邱雨小声地回应着:“对不起,现在我们发现了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暂时的委屈你在门外等待一会儿。”

“你们这两个人该不会在里面做着最肮脏的事情吧。”

邱雨听到之后并没有理会,莫从的吻上了她的红唇。

邱雨一脸惊讶,捶打着莫从的肩膀,莫从瞪大着双眼,快速的松开了她,“现在你不要说话,你没发现,我们一旦在周围发出声音。”

原本在一旁吃瓜看戏的陈梦,姜六娘的发家也没有幸免,开始帮陈楚收拾起东西来,一早上比起陈楚都要累的多。

几天之前齐若芸已经离开了安阳,她提前前往了燕京,当时邀请了陈楚,齐家找来了一个做企业的亲戚,开车送齐若芸前往,前世的时候,陈楚跟着一起过去,一路上可以感受到来自齐家亲戚的,那种带着鄙夷还有不信任等目光。

上一辈子陈楚不介意,不过这一世,他可不会再受那份罪了,实在是太不值当了,所以陈楚拒绝了齐家的邀请,直言有事要做。

对于陈楚的选择,熟悉齐若芸性格的陈楚,知道齐若芸没有说话,可直接转身离开的身影,还是看得出,齐若芸对于陈楚这个选择的不满!

陈楚将东西放在一旁,这时候房间里,跑进来一个鬼头鬼脑的身影,陈楚见到鬼鬼祟祟的陈梦,一进来就跟做贼一样,将房门给关了上来。

见到陈梦的样子,陈楚不由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梦这时候,一脸的舍不得,不过还是咬了咬牙,可以看得出,她是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陈楚,都不敢看陈楚一眼,似乎生怕看一眼她就要舍不得了。

“真的?!”陈梦忍不住叫了一声,农门悍妻闹分家随后又捂住了嘴巴,如果让外面的周丹萍知道了她还藏着压岁钱,别说以后买那些了,就是这半年都没零花钱了。

“那可说好了,不准反悔!”陈梦生怕陈楚反悔了,急急忙的说道,然后伸出白嫩嫩的小拇指。

陈楚和陈梦拉了一下钩,陈梦这才满意下来,她知道陈楚一向是说话算数的。

中午饭,周丹萍做的很是丰盛,甚至比起过年时,都还要丰盛几分,就是这样,都还生怕做的不够,毕竟这可是陈楚,第一次离开陈家,离开她身边。

陈国华今天也早早走了回来,一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中间的时候,陈国华对着陈楚说道,“到了那边,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生活费不够,你在那边办一张卡,这边给你打过去!”

“对,去了先办一张银行卡!”周丹萍也对着陈楚说道。

陈楚无奈应了一声,他没法说出来,这几天时间来,他虽然赚的不太多,不过在安阳这个小地方,绝对不算少了!

上线将近一个星期,“我的世界”在各个游戏论坛、网站的销量,开始缓慢上升,尤其是“口碑”效应开始出现。

安宁一点都不气,照样笑眯眯的:“伯母真是辛苦了,您看,今儿我和大哥的对象一块来,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早知道这样,我们就错开时间,今儿她来,明儿我再来,您也轻省一点是不。”

“不麻烦,这不有你帮忙吗。”钟六妹脸皮厚的很,很会耍赖,更会赶鸭子上架。

安宁握着钟六妹的手,种田分家单过的瞧着那样子亲密的很:“您说的真对,也是,今儿我们俩都来,您是轻省了,那行吧,一会儿大哥的对象来了,我俩一块做饭,您啊,今儿就等着吃现成的吧。”

一句话,钟六妹不言语了。

安宁那意思很明显,一会儿要来的是萧锋的对象,那是客人,可她还是萧元的对象呢,她也是客人啊,既然钟六妹想让她这个客人干活,那就公平一点,让萧锋的对象一块干活。

可钟六妹敢吗?

她不敢。

萧锋说对象可难着呢,好容易说了一个,而且对方家里的条件还不错,萧家现在是上赶着希望能成,人家头一回上家来看家,她要是敢让人家下厨干活,肯定她前脚才说了那样的话,后脚姑娘就得和萧锋闹崩了。

2021-07-01

2021-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