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前一晚要了他8次_说说第一次进入的细节

但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这个隐身人创造机会,在我逃脱绑架之后,隐身人就是悄然无息的跟上我,然后随我一起潜入这个世界顶级安保的实验室中,到那时,我反而成了他的向导,他可以轻轻松松的跟着我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原来如此,这帮犊子心思真是缜密,明明有隐身侠出马,仍然做足了准备功夫,还给你演了一出大戏,至于这混蛋,直接干掉他算了。”

说着说着,刘剑锋突然怒火上涌,卷起袖子就冲出去,狠狠踹了那隐身男几脚。

林子柔苦笑道:“怎么跟小孩子似得?”

刘剑锋黑着脸,道:“你就没想想,这家伙会隐身,在实验室里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后,无意中看到你这样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妩媚妖娆,瑰姿艳逸,美艳无双的姑娘突然起歹意吗?”

这一串形容词听得林子柔心花怒放,至于刘剑锋说的潜在危机,她根本不当回事儿,若是对方侵犯自己,等于主动暴露他自己,到时候这里的机器一开动,他的下场绝对比现在还惨。

不过刘剑锋因为想到了这个潜在的危险,担心对方会对自己见色起意而愤怒,还过去踹两脚,这样的态度非常满意。

往村里牛棚跑去的时候,陈大柳半路碰上被小黑撵着往树屋跑的陈招娣,连忙喊道:“正好,你快去树屋给李佳帮忙,一会和我们一块进城。”

陈招娣一看小黑找来,就知道肯定是姑奶奶有事情找,虽然不解,可也没有耽搁,二话不说的赶紧出门,但还是被小黑不客气的撵着往树屋跑。

小黑之前是没有想到撵着人跑,可来找陈招娣路上正好碰到村民里的狗撵着鸡玩,所以它一找到陈招娣立马就撵着她了。

陈招娣一看村长脸色不好,分手前一晚要了他8次心里就咯噔一声,还没有来记得应话呢,就见村长已经跑的没影了。

牛车是在十来分钟后到树屋下的,这个时候,李佳抱着白曦小心的下来,她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不是白曦太沉,而是她在害怕,毕竟第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事情,这会李佳比她自己生孩子都还紧张。

而陈招娣则是背着竹篓挎着包袱抱着被褥紧随身后,两人脸上的神情都焦急又恐慌。

白曦被李佳抱起的时候,也不过是稍微睁开了一下眼睛,看了看人,便又沉沉昏睡过去,弄的激动的李佳和陈招娣喊了半天。

“什么事,我肯定能办好。”

朱雀一般不使唤他们几个将领级别的人物,一旦有,那肯定跟战斗有关联。

“最近有一个晨曦仙域的道士族群入侵了我们星灵仙界的地盘,白文被扛天蚁那群不守规矩的家伙迁走了注意力,我要看住大本营,就只能交给你们俩去做了。”

“哦,原来是那群娘娘腔的道士啊,好办,看哥哥用铁拳来教育他们。”狂兽捏着拳头互相碰撞了下,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随便,反正让他们消失在我们的地盘上就可以了。”

晨曦仙域和星灵仙界的纷争持续很久了,弄死弄残都无所谓。

在朱雀离开后,分手前最后一炮很疼地主带着狂兽迅速出现在星灵仙界所属领域的边缘位置。

“你这土行孙速度就是快啊,要是让我来赶路,估计要用好几分钟呢。”

“嘁,你才土行孙呢,别骂人。”

狄元吐槽了句,转头望向前方,一座小土坡迅速在他们脚下成型,将他们的位置拉高,很快就看到了一群穿着黑色长袍道士的人出现。

黑色道袍几乎成为星灵仙界那群道士术士的专属服饰,也让星灵仙界的人看到这一身装扮,就情不自禁燃起一团战斗的冲动。

啥也不说,两人直接杀到了对方跟前,将那群黑袍家伙吓得赶紧祭出了法器。

“你们俩闯入我们的营地,是想要引起两族的战斗嘛。”

“两族?还真是两个族群,不过我们才是人,你们都是一群狗-杂-种。”

狂兽吐了口口水,一脸张狂:“谁让你们这群杂种跑到我们星灵仙界的领土上来的,不想要命了?”

“你跟他们说这些做什么,他们其中很多家伙都应该不太清楚我们两个文明之间的纷争吧。”

这群黑袍家伙里面有许多都是半人半兽的,一看就是晨曦仙域的仙帝找不到人族了,只能找点实力地位的野兽将其点化,被两个人干什么感觉传授阵法变成自己的士兵,对于两界纷争一无所知,否则也不至于这副表情了。

“也对,那还说个屁啊,动手!”

狂兽说着张大嘴巴狂吼一声,实质声波宛如最锋利的兵器,直接将眼前的一切摧毁,这群黑袍家伙还来不及的反抗,就彻底变成了粉末。

南山庄园外距离一千米外,一道影站在山丘之上,从这里用高倍望远镜能看到庄园内的婚礼现场。

依稀间看到此人手里提着一个一米长的黑色大箱子。

此人正是小丽,她手里是远程狙击步枪,准备在婚礼上杀对方。

可她拿出枪械组装起来时,发现庄园位置的上空,雾气层层流动,遮挡住视线,将她的原本计划全部打乱。

“怎么会这样,这哪来的雾气?”小丽神色仓皇道。

他考虑到现在临时换位置,恐怕来不及了,错过杀龙陌白

的时机。

来南山前,她确认位置后,才决定爬上这座山丘,已经耗费大把了时间在这上面。

“该死....”

小丽举起狙击步枪,朝向庄园位置,进行高精度瞄准。

她额前汗水频频冒出,手持狙击步枪,一直调息着自己的呼吸。

在高倍镜观察下,还是无法看清眼前一切,更别说杀龙陌白。女生有过一次后会上瘾吗

她原本嫉妒小露,没想到对方却为了这个龙陌白做事。

云帆可是知道的,小玄女虽然现在实力不强,可她手中的镇妖剑封印着她巅峰时候的一缕神魂,可以短时间爆发出她当年的全盛实力,足以击退魔杀之主。

这样一想。

杨云帆瞬间明白,魔杀之主是准备先困住自己等人,然后去请另外一位神王大圆满境界的强者来助阵。自己的实力,虽然还不错,可是对上神王大圆满境界的强者,完全不是对手!一

念及此,杨云帆便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惊恐。“

这老东西,真是够阴狠的啊,赶在这个节骨眼。若是他再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可以修炼到神王大圆满境界!到时候,可就不是他追杀我,而是我打上魔斗山了!”

杨云帆双拳紧握,牙关紧咬。

他虽然天资横溢,可修炼的岁月还是太短了,底蕴不够,欺负一些底蕴薄弱的神主强者倒是没问题,可是遇到真正的神王巅峰强者,还是不够看。异地见面一晚上射十几次

就差三年时间啊!若

给他三年时间,杨云帆相信,自己再也无惧任何至尊境界以下的强者。可

可是看了一眼,顿时如冷水浇头,这他娘的是狗屁的龙心,不就是个铁疙瘩嘛,只是形状确实有点像是心形,还是人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的那种心形,只有一点像而已。

只是这铁疙瘩看起来很陈旧但却没有铁锈,呈暗紫色,乌突突的,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高级的。

“就这……?”刘剑锋失望的问。

“看你那不识货的样子。”林子柔没好气的说:“那隐身侠可能就是冲着东西来的,你别小看它,它可是从昆仑山龙脉之中孕育出的精华。”

刘剑锋有些无语,不都说科学家都坚信科学解释,林子柔怎么越来越玄了呢?

“人类对这个世界的探索从未停止过,我朝也始终在努力,国家级探险队的身影遍布各地,特别是这支昆仑山探险队更是其中的精英,不久之前他们在昆仑山深处,突然发生了地震,那不知多厚的积雪与冰层裂开了一道缝隙,为了躲避雪崩他们钻了进去,随后就迷失了方向。

根据回来的人说,他们当时甚至以为到了地心深处,同时也发现了冰山地震的源头,就是这枚龙心,当时就镶嵌在一个类似八卦图案的巨石中,而且正散发着剧烈的震动波,有基本探险队员的当场七窍流血,重伤倒地了,所有的设备也在第一时间就损毁了。

2021-07-02

2021-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