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与铁匠_二柱子与寡妇阅读

很可惜!

这车最多只能坐两个人。

几个女生各怀心思,暗自琢磨着,谁最有可能坐上那个副驾?

林伟诚仿佛洞察到了这群女孩子的心思一般,主动吆喝了一声,“谁想坐我的车去?”

话音未落。

好几个女生迫不及待地挥手示意。

“林总,我可以吗?”

“诚哥,我也想要坐你的车。”

“我也要。”

“……”

林伟诚耸了耸肩,最后看着田彦歆,笑着说道,“田彦歆,赶紧的,上车吧。”

田彦歆开心的一批!

在这几个女生中,她的姿色最为上乘,也属她和林伟诚的关系最好。

收到指令。

田彦歆脸上立马洋溢起笑容,甩着翘臀,晃晃悠悠地坐上了跑车。

羡慕!

嫉妒!

在场的女孩子,除了闺蜜阎芊芊之外,无一不把田彦歆当作了情敌。

顾九江略作沉思的模样。

“要到哪儿去啊?”

孙鹤帆问道。

“我要……回到清朝去!”

顾九江喜上眉梢道!

“到清朝?”

“我看那穿越的电视剧,大都是清朝!”他一脸乐呵呵的模样。

“是是是。”

孙鹤帆点点头。

“想好了,我就要穿越了!用手插入电门……”

顾九江眼睛一瞪!小寡妇与铁匠

“咔嚓!”

他猛的一声。

一旁的孙鹤帆都被吓了一个激灵。这家伙儿今儿可真是卖力气啊!

台下的观众们看到孙鹤帆被吓到的模样,自然都是带着笑意。

“这回是成功了?”

孙鹤帆连忙问道。

“当然了……我穿越了!”

顾九江兴高采烈。

“真去啦?”

“再一睁眼……我就来到了清朝!”

白金杰,嘴角一抽,说道:“那是保卫国家,我这是涂炭生灵。”。

“那又如何?有什么不一样吗?”。

三个那又如何,把白金杰一下给说醒了。他饱读诗书,一下子明悟了坐起身来,说道:“是啊,那又如何!”。

“这都是天道在循环,你的存在也是天道的安排,你的死亡也是天道安排。不感觉不公平吗?既然咱们有着自己的意识,为何不去与天论一论这道理。”,解洁蹲下身子,脸对脸贴着白金杰。

“你说什么...?”。

说罢,天空一道龙吟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道带有破碎虚空的闪电直直地劈落在解洁与白金杰的身上。白金杰当时认为,自己肯定死定了可是把黑色的火焰竟然完全的把这道天罚的雷劫给消逝一空。

随后解洁,又补充道:“那又如何?”

苏锐不说话,她也不说话,只不过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急促,而这急促的呼吸无疑说明了她此时心中的不安!

苏锐伸出手来,寡妇天赋轻轻的放在了苏炽烟的雪白脖颈的侧面,那手似乎只要再下滑一些,就能滑进苏炽烟的领口。

后者的身体顿时紧绷起来,脸色微变:“这里是很多名人都常来的地方,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苏锐冷眼看着这个女人,说道:“可是,我想我也要告诉你,如果我在这里对你乱来,没有人会知道。”

苏炽烟从苏锐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这气场远比她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炽烈,让她被压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尽管对方的话语很平淡,但听起来却让人没有;一;本;读,小说 yb+du丝毫的勇气反驳!

苏锐的手指轻轻下滑,几乎已经滑落到苏炽烟的衬衫扣子上!

由于苏炽烟的紧身衬衫是微微敞开的领口,上面的两颗扣子并没有扣上,因此那第一个扣着的纽扣几乎已经处于了胸部位置!

而苏锐的手,则是已经压在了那片雪白的山坡上!

军师无奈地笑了笑:“我的那个面具,在欧洲的很多商店里面都能够买得到,被冒充的概率太高了。”

这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男主是屠夫猎户铁匠

军师虽然后来揭开了面具,但黑暗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是并不知道这个消息的,更何况,那个冒充者用的还是电子合成音,真的让人很难分辨出真假来!

“不知道幕后真凶到底是谁。”苏锐看向军师:“你的心里面有判断吗?”

“暂时说不好。”军师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等我回去设个套,引他出来吧。”

“好,希望这个家伙的警惕性不要太强。”苏锐说道,随后,他看了看穿着浴袍的军师:“话说,你这身材倒是显得越来越好了。”

“是吗?”军师自从揭面之后,在苏锐的面前已经是越来越放松了,尤其是经历了莲塘镇的事情,让军师的内心之中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当时,两个人在水中亲密拥抱了那么长的时间,使得现在的军师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在苏锐的面前展现出自己身上的一些女性化的特质。

“别光说我了,姐姐,我觉得你和锐哥也很合适啊。”闫未央笑着拉了拉闫泛菱的胳膊:“要不,你去试试,把国民英雄变成我姐夫?”

“那还是算了吧,这个我可不要去挑战。”闫泛菱微笑着拍了拍闫未央的大腿:“好啦,铁匠家的小寡妇早点休息,别再想非洲的事情了。”

“嗯,姐,你也好好休息。”闫未央笑着说道。

闫泛菱带上门出去了,闫未央的心情忽然好了很多,她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丰美的曲线,某些地方即便没有内衣的支撑,也仍旧可以保持着饱满的弧度。

“不想了,睡觉。”闫未央关灯躺下,只是嘴角微微牵扯出了一线笑容。

在这样的夜晚之下,闫未央此时的笑容是充满希望的。

…………

就在闫未央关灯睡觉的时候,苏锐还呆在军师的房间里面。

也不知道今天是因为什么原因,军师还特地换了一间标间。

“听丹妮尔说,这次那个家伙还戴着和你一样的青面獠牙面具。”苏锐的眉头轻轻皱着:“他这次提着死神镰刀,冒充了死神,那么下一次在别人面前,说不定还能冒充你,在这方面,你也要当心一些。”

“后来呢?”

“后来医生实在是受不了了。”

“任谁都受不了!”

“你要是实在没法子,不然就回家摸电门去吧?”

顾九江皱着眉头,依旧是医生的语气。

“这真是奔死去了!”

孙鹤帆声音高八度,显然是被吓到了。

“一句话就把我点醒了!”

顾九江瞪大了眸子。

“还真信呐?”

孙鹤帆也瞪大自己的眼睛。

“不管如何!试一试!”顾九江横刀立马,“天下无难事,只要有心人!穿越绣娘嫁猎户”

他这般说道。

“你瞧……还真上心了!”

孙鹤帆对着观众道。

“我家里边,有电门!”

顾九江说着,鼻孔朝着人。

“谁家里边没电门呐!”孙鹤帆立马吐槽道。

可真行!

“摸电门之前,我得好生想一想,要到哪里去!”

“说说吧,把你的目的告诉我。”苏锐的声音一片清冷,即便面对如此尤物,他的眼睛中也没有任何的.成分!

清澈而犀利!这就是苏炽烟对苏锐眼神的的最直观感觉!

“怎么,还不说话么?”苏锐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认为你有能够撼动我的实力,听我的话,是唯一的选择。”

从始至终,苏锐对那些不怀好意或者是别有目的的人,都不会太善良。

对这些人的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从一见面开始,这个苏炽烟的表现就有些不正常,直到刚才,苏锐终于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苏炽烟还是不讲话,眸光却微微动了动。

“我的耐心很有限。”苏锐的手指轻轻一捻,那个阻挡着神秘山峰的纽扣便被解开!

苏炽烟的身体再度紧绷!

不过还好,苏锐虽然解开了纽扣,却没有掀开衬衫,他的手还是按在衣襟上。

“说吧,你在试探什么?你在寻找什么?”苏锐冷冷问道:“我身上有什么你指的寻找的东西?”

2021-07-03

2021-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