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缠着要双休_合体双修洛幽第一次

“你最好记得你今天这话。”石头娘把柴禾递给小石头,不爽的骂道:“行了,滚远点,老娘现在看到你就来气。”

小石头忙不迭的应下,接过柴禾,还不敢乱丢,一瘸一拐的把柴禾放回原位,又好声好气的说了一声,这才和小顺子出了家门。

“你怎么样?还行吧?”小顺子看到小石头一瘸一拐的,有些担忧的问道。

小石头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佯装无所谓的说道:“没事,男子汉大丈夫,流血,咳咳,挨这点打算什么,我没事!”

小顺子闻言点头。

倒是小石头盯着小顺子上下看了看,疑惑的问:“你没挨打啊?”

郑秀妍轻叹口气,看着允儿侧脸,最后没有回话。

允儿看她不说,撇撇嘴,也安静的闭目养神。

“宇君欧巴,燮云欧巴。”

副驾驶的权宇君转回头看着向郑秀妍,允儿也睁眼。

“晚上我和允儿换下,她去电台,泰妍我结我去客串,允儿同意的。”

林允儿张开嘴傻眼的看着郑秀妍,她就是知道朴太衍在,师父缠着要双休特意求安燮云晚上让她去的。

“哦!燮云没问题吧?拿晚上我们俩也换了,我带西卡,小贤,sunny去会合尹寞,你带剩下的去电台?”

开着车的安燮云后视镜看了眼,憋着脸委屈的允儿,想了下点点头。

“call!就这样安排。”

。。。。。。

快接近傍晚了,刚才在小公园的拍摄也完成了,现在来到小别墅这里,等待少女们赶完行程到这里来会合。

“太神奇了,这剧本,他们怎么能算好正好情人节放这期啊。”

金泰妍又拿了份脆饼,小心的划着,这次一定把心型做出来。

你马屁拍的再好,但如果没能力,那你一样得滚蛋。

这样小人弄权的事情,在他们公司的文化体系里的发生几率就会很低。

而于总,也是如何招收到更多的人才,同时如何让更多的人在公司里努力工作不浑水摸鱼。

提升工作效率,给公司带来最大化的利益。

可是此前他们也已经在很多流程上做了改变,推倒圣女双修但谁能想到,去年还是有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可以说那件事就是自曝家丑,当时可是把华威公司的一众高管都给气坏了。

甚至任总还召开了大会,一再强调要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本来公司强调狼性文化,还有要裁掉三十五岁的员工,在社会层面就不讨喜。

也就是因为公司在科技成果方面,能够给国人撑面子,所以才没有引起大家的口诛笔伐。

可如果在有这样的事情爆出来,那公司的社会形象可就全毁了。

至于那位惹事的HR高管,当然是被开除了。

可即便开除了他一个,但这样的人是根本杜绝不了的。

。。。。。。

拍摄完成准备回到保姆车的少女时代,郑秀妍拉住准备上车的林允儿。

“和我一起坐,问你点事。”

“哎?哦。”原本和忙内牵着手的允儿,给徐贤一个抱歉的眼神,和郑秀妍等到最后一起上车。

等车开始行驶一段距离后,郑秀妍收回看着窗外的目光,把脑袋靠着林允儿肩膀。

“欧尼,什么事啊?”

林允儿眼珠乱转小心的询问。

“他们在恋爱了?”

“谁?坐在师傅的紫根上写作业”听着郑秀妍清冷的声音,林允儿条件反射先开始装傻。

郑秀妍不说话,就这样转过脑袋,看着她。

林允儿对视了下就移开视线小声开口。

“泰妍欧尼和那个家伙?”

“恩。”郑秀妍轻轻的应了声,声音有些飘忽。

“不知道啊,他们看上去像是恋爱了?”

“他的事你还有不知道的?”

林允儿眯了眯眼:“有啊,比方说你知道的一些,我就不知道啊,欧尼你不是对他事,有自己消息来源啊,问我干嘛。”

惊的楚司瞳慌忙收回手,“她醒了吗?”

“没有,翻身呢。”陈暮星轻笑。

“让她好好睡吧,等睡醒我再和她正式认识。”他郑重的说。

“好。”陈暮星笑着应下,“一晚上没有休息,你也去睡会儿吧,等会儿再喊你起来吃饭。”

“不用,我不饿。你陪她睡会儿,等她睡醒了我们再吃就好。”

楚司瞳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陈暮星也确实有些累了,她换上睡衣,轻手轻脚的躺在女儿身边,撑着脑袋看着她的繁星,第一仙师含肉完结txt一呼一吸睡的香甜。

“宝贝……”

她低头亲了亲她的小脸蛋,将满腔的爱意如数宣泄。

陈暮星看着陈时雨脸上瞬间积攒了阴云,立马开口表示:“没关系郑医生,你们回去吧,我们打车就可以。很方便的。”

“陈小姐,我送你们。”

林一恒适时的插话进来,怕她拒绝似的又说:“这是沈总的吩咐。”

“那麻烦你了。”

她如果不接受林一恒的相送,郑济泽一定不放心他们打车回去的。

“应该的。”

一行人下到楼下,郑济泽将随身带的包递给陈暮星:“里面是繁星的东西,你应该都熟悉的。”

“嗯。”

陈暮星从小到大在用的药品,她确实再熟悉不过。

林一恒将车子开到门前,陈暮星与郑济泽告别,俯身坐进车里。

“去我家。”

特意强调了“我”字。

林一恒识趣的没有多问,驱车快速到了地方。将人安全送到房里之后,才离开。

期间陈暮星张了好几次嘴,想问他沈清砚什么时候吩咐送他们回来的,原话又是怎么说的。

“林特助!”

刚到外面就看到林一恒已经走了出来。

“嘘。”

林一恒竖起手指,“繁星睡着了,小点声。”

她连忙闭上嘴巴,轻轻点头,脚下快步走了过去。

郑济泽抱着一团小小的人儿,缓步走了过来,陈暮星连忙迎了上去,珍之重之的抱回到怀中,师尊中媚毒徒弟帮忙解np看着睡得香甜的女儿,眼圈红红差点落泪。

从来没有和她分开过这么长时间,一见到才知道究竟有多想念。

“堵着个门,还让不让人走了。”

带着点刻薄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陈暮星抬头看到了吊着眉梢满身傲慢的陈时雨。

“果然,我还是看见你就讨厌。”

“时雨!”

郑济泽警告的瞪她一眼,对着陈暮星满脸愧疚,“抱歉……”

“没关系。”

陈暮星摇头,抱着陈繁星往一旁挪动几步,站到楚司瞳面前。

“小家伙睡着了,咱们大老远拎过来的东西,看来是白费了。”

正所谓是宁为鸡头不做凤尾,反正不管你干什么,你都要向上爬。

这就没办法给底层的员工提供一个安全,舒适的工作环境。

因为你不争,那其他人就要争,甚至他还会踩着你的头上位。

而有些人道德水准本来就不过关,本身能力不怎么样,但却特别擅长专研人际关系。

而这样的人一旦上位,那肯定就要把自己手里那点小权利耍到极致,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权一样。

就比如前段时间,许州城里某家工厂里的一个小主管,再给员工发证件的时候,直接把员工的证件丢到地上时候的动作一样。

那个小主管的行为,真的是看的让人火冒三丈,已经是极度扭曲的一个家伙了。

而这样的人你还真别以为少,事实上在国内任何的机关单位,或者公司里这样的人都不少。

最典型的就比如每家公司的财务部,都会有那么几个更年期的大妈。

这些王八蛋,如果不把手里拿点小权利弄到极致,刁难下面的员工,好像就不能显摆他们的存在一般。

2021-07-03

2021-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