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睛和下面只能为我湿_下面只能放一指

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而武氏兄弟始终盯着自己不说话,也没有想象当中的暴起伤人。

莫凡尘小心翼翼地吞咽了下口水,开口问道:“二位哥哥,我这两部功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哇哈哈哈!《疯牛拳》、《蛮牛劲》?”

莫凡尘这边刚问完,武家兄弟二人不约而同地把牌扔在了床上,竟然捧腹大笑起来!

二人越笑声越大,从中感觉出讥讽意味的莫凡尘,也没有脸皮去问他们发笑的原因了。

“哈哈!小莫,这两部功法的创造者,是不是叫牛大犇啊?”

武盛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向莫凡尘确定了一下。

在看到一脸苦涩的莫凡尘点头之后,一旁同样止住笑声的武昌,随手指了下窗外,道:“巧了,这疯子!哦,不应该是逗逼才对!此时,正在我们这层关押着呢!”

“疯子?逗逼?”

想起《疯牛拳》和《蛮牛劲》两部功法的粗浅,以及功法上郑重其事的署名,你的眼睛和下面只能为我湿莫凡尘突然觉得武昌用来形容牛大犇的这两个词莫名贴切。

寒朝歌没再搭理他,直接走远了。

江暮曦从始至终还没说过一句话,就这样在寒朝歌的怀中被抱着,但是她没有依偎过去,而是冷着眸子仰头看着面前这个昂首阔步往前走的男人。

“你看什么?”寒朝歌先问。

“你想问的问题,应该不是这句吧。”江暮曦反问。

寒朝歌的步伐顿了顿,他垂眸下来看着江暮曦:“那你觉得应该是什么?”

“我哪里知道是什么?”

寒朝歌不再说话,几秒钟的沉默之后,他忍不住质问:“你还在生气?”

江暮曦内心嗤笑,既然寒朝歌都这样说了,那便是证明着,其实就算是有吃醋的,但是也低头了。

能驯服寒朝歌这样高傲的人,江暮曦自然很有成就感,但是她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我哪里敢生寒少的气?寒少说我跟谁有奸情那肯定是有的,我哪里敢反驳。”

这话真的激怒了寒朝歌,他直接将江暮曦从怀里放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孔泽致的心里清楚的很!为你而湿”

寒朝歌竟然喜欢江暮曦!!!

怪不得。

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是怎么认识的呢?

孔泽致想,这个问题等下他要好好的问问江暮曦才行。

这个妹妹很厉害嘛,上来帮他搞定的妹夫就是寒朝歌这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

很棒呀。

就是不知道这个寒朝歌对待江暮曦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孔泽致心头,一阵计划涌上心头。

看着寒朝歌大跨步往外走着,孔泽致也赶紧追上去,一边追一边大喊着:“寒朝歌,你干什么,你放开她!经过我的允许了么?”

这样的吼声对于寒朝歌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衅。

寒朝歌和江暮曦两个人同时扭头回来。

孔泽致已经冲上前来,他拉开了江暮曦,将她护在了自己的身后:“别怕,我保护你!”

然后又对着寒朝歌厉吼道:“寒少,您高高在上是不错,但是咱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什么要对我的女人下手!”

“寒朝歌,你想做什么?”江暮曦声音都变得小了很多。

“江暮曦,你是我的老婆,之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只能是!”寒朝歌一字一顿说着。

“我……”

她的话都还没能说出口,寒朝歌火热的唇就直接贴了上来。

“呜,寒……”

江暮曦还想说什么的,但是寒朝歌并没有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

但是这个拥吻的炽热却把两个人之间的不愉快全都融化。撩的下面发湿的污句

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在这一瞬都不重要了。

江暮曦能感觉到寒朝歌炽热的心,也能感觉到他心底对她的挚爱。

她微微笑了笑,迎合着他的唇,尽情释放。

孔泽致一路追出来,终于在停车场找到了寒朝歌和江暮曦。

他看呆了。

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似乎这个时候,孔泽致也明白刚刚寒朝歌为什么会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了。

更加明白寒朝歌为什么会坐在江暮曦的位置上,不管他孔泽致怎么赶,寒朝歌都不肯走的原因了。

“切,都比《致青春》差得远了,你还嘚瑟。”佟丽亚说道,丢白眼都已经成自然了。

“媳妇儿啊,这事儿可不能这么肤浅的对比的,虽然《厨戏痞》是两部电影,但实际的拍摄成本却并没有比一部高太多,如果算上宣发费用的话,估计还没有《致青春》高呢,所以啊,这二打一,我是打的心安理得啊。”张步凡笑道。

“你就得意吧你。”佟丽亚冲着张步凡皱皱鼻子,心里其实很明白张步凡为什么得意——《厨戏痞》有他的投资在里面。

这确实是一个原因,但实际上并不是主要原因。

真要算起来,这其实不是张步凡投资的第一部电影,之前的电影他也有出国钱,而且在钱的问题上,张步凡向来看的都不是那么重要,所以,高兴,但并没有那么高兴。

之所以他表现的那么兴奋嘚瑟,你的眼睛和下面只能为我硬其实主要是因为两部《厨戏痞》的票房差距!

虽然以前参与的那些电影的票房一次又一次的超过了“记忆”,但一直也没有一个足够直观的证据来证明“他比记忆里的曾经或者说未来更优秀”。

“不对啊!”

冷静下来之后,杨云帆不知道为何,又想起了红莲古魔。

他察觉到,之前药师古佛说的话之中,有一些漏洞,此时忍不住道:“古佛,不朽道境的强者可以陨落,这一点,我勉强可以接受吧,毕竟,你也说了,宇宙都有可能破灭,天道也会崩碎。”

“可是,按照你说的,第五层秘术需要的【寂灭苦无之火】,乃是不朽境的佛祖陨落之后留下的。

可以说神秘无尽,威力无穷。

那么,红莲古魔,它是怎么获得的这一缕诅咒之火的?”

杨云帆的问题,十分尖锐。

红莲古魔虽然强大,可也是永恒至尊,它可以在不朽道境强者陨落之地,随意溜达,收取那一缕诅咒之火?

既然是诅咒之火,肯定没有那么容易得到吧。

“这……”药师古佛沉默许久,她数次张开嘴巴,想要解释什么。

可最终,她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因为,这些话,她连自己也无法说服,我的拳头和下面只为你而硬肯定也说服不了杨云帆。

“可不是逗逼吗!”武昌拍着自己的大腿笑道,“那逗逼自己才是一个先天境的层次,竟然见人就说出自己将来定会称霸武林的那种话,真是可笑!”

“小莫,你知道牛大犇他是怎么进来的吗?”武盛说着,像是想起了一件极为可笑的事情,极力止住大笑而出的冲动,顿一下道,“那逗逼只是一个先天境的修为,竟然不自量力到去法度禅宗里偷人家的顶级功法《神威天龙功》!

“结果,直接被看门的僧人给打了出来!而作为法度禅宗一员的玄休塔主,自然无法容忍有他人对自己宗门心生歪念,所以就把他关到这里来了。”

“这就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武昌总结了一句,然后拢着扑克牌招呼二人继续打牌。

“唉,这么说也该我莫凡尘倒霉!武魂觉醒初期,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二货创作的功法!”

莫凡尘有些无奈地哀叹一声,继续跟着摸起牌来。

不过,莫凡尘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心底还是对牛大犇这个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家族之中,更是有一位不朽道境级别的神话传说坐镇。

那一位不朽道境级别的老祖宗,诞生于太古洪荒时代,活了数亿年岁月,经历过三次大破灭而不死,人人都以为他不朽不灭。

可惜,他还是陨落了!当然,家族中不少人都怀揣希望,觉得那一位老祖宗并非陨落,只是暂时的进入某一个小世界,自己选择寂灭,跟外界断了联络……他不是陨落,而是在等待,某一个契机的来临。

“原来如此……”听了药师古佛的描述,杨云帆心情十分复杂。

药师古佛经历过很多时代,她的年纪也很大,与赤炁真君乃是一个辈分。

她只是随意讲诉几段话,就让杨云帆有一种,身处太古苍茫时代的荒凉感觉。

伴随着独孤家族的强盛衰弱,杨云帆的心情也感同身受,也起起落落,很不平静。

那么强大的独孤家族,如今也凋零了。

在漫长的岁月之前,似乎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唯有大道永恒……可是,药师古佛又说,天道也会崩碎!这实在是让杨云帆,难以想象。

2021-07-03

2021-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