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顾三爷_南城笑佳人

刘芳道:“有啥不好的?男女朋友就要相互使唤,阿姨和你戴叔叔对你是真满意,可是呢,阿姨又总是觉得你和盈盈之间好像有些……怎么说呢?就是太客气了!”

“是吗?有吗?”李浔笑着挠了挠头。

不一会戴盈从阳台回来,把手机递给李浔道:“一百万,上线各大平台后有你一定比例的分成,还有一些其他的长久收益,这些都会写在合同里,合同我会找人帮你弄好,你只等着签字就好了!”

“一百万?这么值钱吗?要我可不敢这么要价”李浔笑道。

戴盈笑了笑,刚要坐下,就听李浔说道:“冰箱里还有可乐吗?帮我拿一瓶。”

戴盈闻言又去冰箱给李浔拿了一瓶可乐。

李浔接过可乐,给戴盈母亲刘芳一个小得意的眼神,刘芳则边笑边悄悄点头。

“阿姨,过两天我就要回湘省过年了,您和叔叔第一次在京过年,好多湘省地道的美食吃不到,等年后我回来帮你们多带点。”

“那感情好!”刘芳笑道。

录音播放完,会议室中鸦雀无声,收费报道,或者说有偿沉默,一直都是各大报社的潜规则,突然被人捅出来,在场的记者有种被人撕掉最后一块遮羞布的感觉。

也有几个记者义愤填膺,对于这种事情格外的不耻,这几个人一看就是新人。

看着台下记者一个骚的脸红,富德才脸上的笑容更浓郁,只是眼神有些古怪。

“好了,下面是提问环节,有问题的记者可以举手发言。”在录音落下游了一会儿,下面依然格外安静半天没动静之后,富德才开口打破了平静。

可下面地看看我,南城顾三爷我看看你,原本恨不得第一个第一问题的他们,此时竟然没有一个举手的。

“没人提问?”富德才又问了一句,台下的记者没人敢和他目光对视,“那好,我们进行下一个话题,有没有人想知道,这份录音的记者是哪个报社的啊?”

轰!

下面就好像原本安静的马蜂窝被捅了一下,瞬间变得乱嗡嗡的。有几个记者面色惊慌,显然觉得那份录音是自己报社的记者,因为吴琦保镖打人时间的现场有他们报社的同事,当时他们拿到的可是第一手资料。

但更多的记者是兴奋,显然当时现场没他们的报社的同事。所以此时他们的热情瞬间爆棚,就好像刚才那些起哄的人一样。

虽然录音师对报道潜规则的揭露,让他们脸上都无光,甚至可能会被人人喊打。可如果录音所在的报社暴露出来,那就是最好的挡箭牌啊。

“打什么人啊!他们还都是学生,也都是要面子的啊!你这个老师是怎么当的啊!”季风辰看不下去了,大声的吼道“认输不是错,是勇气!”

“说得好!”四下里掌声一片。

红旗的那些学生们转过头看着季风辰,微微的笑了起来,对着季风辰点了点头,便追上了他们的带队老师。

就这样,季风辰他们,赢了!

“疯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大伙高兴的将季风辰给围了起来,抛向了空中。

唯独丁小冬没有参与其中,一个人孤单的坐在一旁,微微的皱着眉头望着季风辰。

“真厉害啊”张敏笑着收起了录像机,沈于归费南城虐文42章随后起身离开。

“小子不错啊”秦海笑着摸了摸下巴说道“不愧是我徒弟啊”

“晚上我请大家吃烧烤。庆祝咱们的胜利!”纪德军笑着说道。

“好诶!”一提到吃,大伙全都兴奋了起来。

“先回家好好的洗一个澡,然后在学校门口集合”纪德军说道“明天我都给你们请一天假,你们好好休息一天!”

上午九点发布会正是开始,富德才走上了讲台,在他面前有一个像是盒子一样的的机器。

“首先感谢各位记者能够莅临海纳公司的新闻发布会,今天就海纳公司旗下一些艺人近期内的一些负面报道,我将......”

“听说你们旗下的艺人都道德败坏,甚至有出现勾引女粉丝的情况到底是不是真的?”

“听说吴琦喜欢耍大牌,每次出席活动要高价不说,还最后一个到,并且私底下还养了小白脸,你作为公司老总知道吗?”

“听说你们大老板幕后是大陆官方,他利用自己背景,打压港台一些唱片公司是真的吗?”

富德才话还没有说完,下面就开始起哄,光听这些问题你就火大,都是各种听说,听说你妹啊,有本事拿出证据来啊。你们左一句听说,南城by笑佳人右一句听说,你们这样报道出去民众就会当真的知不知道?

“安静,安静......”富德才上台之前虽然最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还是被这些道听途说的问题弄的火大,面色变得阴沉起来。但他越是让安静下面越乱,很多坐着的记者随着其他人起哄也跟着站了起来向讲台涌去。

想必这融合的过程,对人相当于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难怪自己当时受了那么严重的伤都好起来,看来这阿姆巴原石的功效,还是很神奇的。

这个融合的过程,在肖锋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就好比人类科学家,用猛兽的基因,创造超级战士的过程,虽然是系统的基因类手术,以目前他那世界的科技手段,是可以开展进行实验的。

可这里面的风险,大家谁都知道,很多实验的载体,可能会挺不过去,再想想那些融合失败的人类勇士,想必也就是那些失败的小白鼠了。

还好,自己是个幸运儿,果然是主角光环附体啊!乔茉傅南城全文免费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被这些技术粗糙的土著做了个那么危险的实验,可最后居然都挺过来了,这运气可不是一般的逆天!

看到眼前这一幕,就算脑袋反应慢的记者也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这个几个人的喊声和刚才一模一样。

“都带下去。”富德才摆了摆手。

“你能这样,你这是限制人身自由,我是香港人。”

“对对对,我是台湾人,你们没权利处置我。”

......

身份被拆穿,原本叫嚣的几个人瞬间面色大变,不断挣扎咆哮着。

“有没有权利处置你们不是我说的算,是法律说的算,就算你们是境外人员,但也要遵守内地的法律,我也是香港人,你喊出你是香港人的时候,我感觉到脸红知道吗?”富德才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原本台下的香港记者在对方喊出自己是香港人的时候,面色有点不好看。可听完富德才的话,也感觉脸颊发烫,这丢人都丢到内地来了。

“放心吧,海纳公司是正规娱乐公司,我们自然没有权利处置你,不过他们有。”感觉到台下记者目光的变化,富德才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指了指会议室的门口。

“我是记者,我是台湾人,你们竟然敢这样,我一定把你们的行为公布于众。”

“混蛋放开我,你们想要干什么。笑佳人作品最肉的一本”

......

被抓住的人不断挣扎,但怎么可能挣脱杨东旭专门调派过来利刃安保公司,这些如狼似虎的精英保安。而他们越是咆哮,下面却越安静,和他们的咆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香港明报的记者。”富德才拿起被抓住记者胸前的记者牌看了一眼,“下面有没有明报的记者啊,这个是你们同事吗?”

富德才的问话让被突然出现这一幕弄得忐忑的记者群猛然一愣,随即大家反映过来意识到了什么。

“我是明报的记者,我们报社就派我三个记者过来,就是我们三个,这个我不认识,在公司里也没有见过。”

“台湾自由时报的,请问有自由时报的记者吗?”富德才拿过另外一个人的胸牌看了一眼问道。

“不认识,我们报社就让我一个人过来的,我没见过这个人。”

“咦,青年报的,这个不用问了,我和你们社长很熟悉,他派的记者好像是下面那两个,你又是谁?或者说你们是谁,干嘛冒出其他报社的记者混进来啊?”富德才脸上露出了冷笑。

2021-07-04

2021-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