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诚倒在明台怀里_伪装者明楼抽明诚

男人眯着眼,嘴里叼着的雪茄,一身休闲装扮,酷帅的依着房门,悠悠说道:

“夏先生是我满战的人,谁敢在这里放肆!”

满战!

他可是洛丘市说一不二,黑|白通吃的人。

满战只是这么一句话出口,窦强之前耀武扬威的气焰,便瞬间消失不见。

这年头,谁还不会撂几句狠话?

然而此刻,窦强跟个孙子似的,乖乖让开了房门,阴沉着脸小声质疑道:

“战哥,有什么事不是一个电话可以解决?

你亲自带这么弟兄过来,莫不是给我难堪?”

窦强的意思很明显,你做什么随意。

但是,可别让他在自家兄弟面前下不了台。

毕竟,大家都是道上混的,面子胜过一切。

满战巡视着他的目标,听都没注意听窦强说些什么。

这个窦强太特么自以为是了,劳资女人的面子都不给,竟然逼得李子伊主动请自己露面。

啧,某人简直无语。

难怪这两天,夏洛依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不是冷漠,就是憎恨,不是顶撞,就是被动。

连跟他暖床时都心不甘情不愿,完了还背着他偷吃避孕药,说是不愿给他生孩子……

咳,明诚倒在明台怀里想到这些凌风很恼火。

貌似他之前的怒力都白费,他在这女人眼里,已经无法被当作好人,因为,夏洛依嘴上说相信他,其实在心里还是信了唐笑笑的话,那么他也没必要多作解释。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转瞬,他就气得出了门,只是在这之前,不仅没收了夏洛依的避孕药,还恢复了她的女佣身份,让她以后都不准出门。

某女,欲哭无泪……

貌似,她唐笑笑的阴谋得逞!

…………

“来人,去把唐笑笑那女人给我找过来!”

只见凌风忍着一口气,回到凌霄阁就开始对手下人发话,道:“我今天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你可真卑鄙……”林逸听得暗暗心惊,如果真照着徐灵冲这计划走,只要把脏水往自己这个死人身上一泼,死无对证,那还真是挑不出什么破绽。

“卑鄙?哼,只有失败的弱者,才会把这种无知的蠢话挂在嘴边!”徐灵冲顿了顿,转头嗤笑道:“本少这还得感谢林少侠你啊,如果不是你跟岚儿小师妹走得这么近,本少根本都找不到这样的机会和借口,明楼重罚明诚明台也许再苦苦等上几十年也未必能够一亲芳泽,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得偿所愿,本少终于可以做上官天华的乘龙快婿,你功不可没啊!哈哈哈!”

说罢,徐灵冲迫不及待,从怀中取出一小瓶药水,转身就要灌到上官岚儿嘴巴里。

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神仙醉,既然刚才没能让上官岚儿伴着灵酒喝下去,那就只能现在强行给她灌下去了,现在虽然已经将其打昏过去,但待会保不齐就会醒来,还是让她神智恍惚一点比较保险。

带着一脸狰狞猖狂的笑意,灌下了神仙醉之后,徐灵冲一手扯起上官岚儿的腰带,就要为她宽衣解带,这个动作他已经幻想多年了,在其他女人身上已经练得无比娴熟。

“你让我回哪去啊,黑煤窑啊?”刘剑锋问道。

“你从哪来,就回哪去呗。”杨帆羞答答的说。

“我从东土大唐而来。”刘剑锋笑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二话不说把人家推倒了,一顿忙活你痛快了,然后就赶我走,你把我刘剑锋当成什么人了。

我之前就说过,我要帮你亲手带大,在那之前我哪也不去!楼台诚 双龙”

刘剑锋聪明啊,知道杨帆心里尴尬,立刻趁机开始反客为主,说完直接伸手,刚才表达的是对她这个人的喜欢与爱慕之情,而现在动手,表现

的是对她身体的迷恋。

“你干什么,别这样,真讨厌,臭流氓!”杨帆的语气一变再变,也动手阻挡了几下,但最后还是让刘剑锋得逞了。

对女朋友,该尊重必须要尊重,该强势也一定要强势,要分场合,分地点,分情绪,气氛和状态,不能强迫,更不能不解风情。

刘剑锋毫不犹豫的开始盘她,杨帆红着脸,闭着眼,身体还有些颤抖,鼻息越来越重,羞涩的说:“你这流氓就会找借口,怎么可能会变大呢。”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听得夏树是一身鸡皮疙瘩。

一旁的满战也不闲着,伸手指着房间里的于涛和顾永昌,怒吼道:“他,还有他,女人除外……”

就在此刻。

房间里侧,拿着毛巾按着脑袋,正在止血的顾永昌,一脸不可置信地回头冲满战吼道:

“满战,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有种动我一根指头试试?!”

这个时候的满战是一脸的不爽,非常不悦。

下一秒,他大步向前进了房门,低头哈腰冲着夏树恭敬一拜道:

“对不起,夏先生,让您受惊了!”

眼前穿着低贱的男子,楼台诚all诚明家日常正是方宏博的幕后老板。

方宏博是满战的靠山,那他夏树自然也就是满战的老板。

夏树淡定从容地湿了湿毛巾,把毛巾按在了徐千又额头上,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满战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回身扫了一眼窦强。

此刻的窦强,也不是脑残,他当下明白了过来。

眼前低调平凡的夏树,他或许真的是来历不凡。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身旁的满战一脸阴沉,他不说缘由,抬起脚尖直接冲窦强狠狠踹去。

“啊!”

窦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

他那臃肿肥胖的身板,哪里承受得住这速不可挡的一脚,他硬生生地被踹翻在地上。

旁边的越霓云见此情形,赶紧上前扶起了窦强。

玉阳子又道:“当初我就在想,如果我能得到这样的灵石,达到炼气三层多好。”

他不由笑道:“没想到,小川你随便出手,我就达到了,想起来,可真是让人唏嘘。”

“这次的灵石,我就不能给你用了,因为我要用来突破现在的境界。”方川笑了笑,“以后,我会有更多的灵石的。”

“这个当然。”玉阳子摆摆手,“我已经得到够多的东西了。”

“那我们现在回去?明楼训诫明台明诚”玉阳子心情激动,方川本来就很厉害了,如果吸收了灵石的灵气,之后恐怕更加厉害了。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玉阳子一点也想象不到。

“嗯。”方川点点头,跟着,却不由嘴角一勾,停了下来:“不过,现在好像不能了。”

“怎么了?”玉阳子大惊。

“我没想到,亚历山大竟然还有这种手段,我不得不佩服。”方川不由一笑。

玉阳子一脸疑惑,更加摸不着头脑。

方川解释道:“原来他这一次是兵分两路,不但他自己跟我进来,而且还暗中让几个狼人,陪同他的儿子进来。看来,他们是要找一些帮助牛一诚成长的东西。”

“灵婴境界!”卡卡喜推测了一下她的境界,站在最前面护着大家:“你们为什么要帮蟑螂怪人?”

“为什么?哈哈!因为我们是亲戚啊!”华梅笑着说道。

“亲戚?你也是蟑螂怪人?”卡卡喜说道。

另一边的大量蟑螂怪人正在被灵丹境界的老师们顽强抵抗着,但是蟑螂怪人的身体强度明显比老师们还强大,一边对抗着大家一边也都在往后退。

“往另一边的墙壁跑!释放灵力把墙壁摧毁了!从那里逃到外面去!”卡卡喜转头对着大家喊道。

众多学生听从了卡卡喜的指示,凝聚出各种灵力飞弹,射向了另一面的墙壁。

但是陈皮一下子出现在了那里,大手一挥,所有的攻击全部在空中被摧毁了。

“也是灵婴境界的!”卡卡喜眉头皱起。

突然数十把灵剑出现在了陈皮的身前,瞬间砍向了他。

陈皮连忙躲闪,一下就全部躲了过去。

“雕虫小技!呵呵!”陈皮冷笑着对着站在最前面双手挥舞着的白哉说道:“无畏的反抗!乖乖的束手就擒不好嘛?”

2021-07-04

2021-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