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标记之后_穿成omega后被宿敌标记了

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

两个姑娘提刀出去,她们不但带了武器,还带了药粉。

出去之后碰到人或者用药粉药,碰到那些在街上祸害百姓的,就直接一刀杀了了事。

两个姑娘速度特别快,很快就到了城门处。

萧荟一把迷药下去,守城门的人倒了一大片。

萧芙就趁乱开了城门。

城门一开,萧瑾和萧英骑着马就进来了。

这俩把萧芙和萧荟捞到各自马上安顿。

萧英急着问萧芙:“娘呢?”

萧芙笑道:“在余家。”

嗯?

萧英想着这不对啊,他娘的本事不应该叫人抓到啊?他一直以为他爹就是拿着这个当借口起兵的,被标记之后可现在听着不是那么回事?

莫不是这个余有才真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叫他娘吃亏?

可一想又不对,要是他娘被抓了,萧芙怎么跑来开城门?

萧荟就和萧瑾说:“娘带着我们跑到余家的,现在她还拿刀架在余有才脖了上呢?”

莫从想也想那么做,却发现电脑的另一个连着一条网线,这条网线通往另一个房间的。

悄悄地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这个房间和江南雨的房间全部都是通着的,真的很是奇怪。

江南雨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设计呢?

莫从走到另一间房间的时候,一种恶臭的味道传了出来。

很多黑色的大袋子,里面的味道更重,邱雨也顺着出来了,刚刚将门反锁,外面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门。

江南雨气得在在门外大声的对他们喊着:“反了你们不成,你们居然这个样子对待于我。”

邱雨小声地回应着:“对不起,现在我们发现了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暂时的委屈你在门外等待一会儿。”

“你们这两个人该不会在里面做着最肮脏的事情吧。abo之标记那个大龄o”

邱雨听到之后并没有理会,莫从的吻上了她的红唇。

邱雨一脸惊讶,捶打着莫从的肩膀,莫从瞪大着双眼,快速的松开了她,“现在你不要说话,你没发现,我们一旦在周围发出声音。”

安宁一点都不气,照样笑眯眯的:“伯母真是辛苦了,您看,今儿我和大哥的对象一块来,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早知道这样,我们就错开时间,今儿她来,明儿我再来,您也轻省一点是不。”

“不麻烦,这不有你帮忙吗。”钟六妹脸皮厚的很,很会耍赖,更会赶鸭子上架。

安宁握着钟六妹的手,瞧着那样子亲密的很:“您说的真对,也是,今儿我们俩都来,您是轻省了,那行吧,一会儿大哥的对象来了,我俩一块做饭,您啊,今儿就等着吃现成的吧。”

一句话,钟六妹不言语了。

安宁那意思很明显,一会儿要来的是萧锋的对象,那是客人,可她还是萧元的对象呢,她也是客人啊,既然钟六妹想让她这个客人干活,那就公平一点,让萧锋的对象一块干活。

可钟六妹敢吗?

她不敢。

萧锋说对象可难着呢,好容易说了一个,all金发情期被标记而且对方家里的条件还不错,萧家现在是上赶着希望能成,人家头一回上家来看家,她要是敢让人家下厨干活,肯定她前脚才说了那样的话,后脚姑娘就得和萧锋闹崩了。

“我,我这里,他难受,难受呀,揪得紧呐,小金锋……”

又是循循善诱又是高官厚禄又是慷慨激烈,最后又来个悲情痛惜,八十多岁的钟景晟为了招揽金锋愣是下了血本。

“百花奖金鸡奖欠你一个最佳男主角。”

金锋冷冷抛出这句话,拎着药罐就走。

凌晨三点多才忙完手里的事,金锋终于可以做另外一件正事了。

战术平板解锁,围脖点开,输入密码账号,金锋写下了第八条围脖。

“为了你,我卖了心爱的赤兔马,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六十四亿刀郎!”

“买你那滴最真诚的眼泪。”

围脖刚刚发出,黑漆的天空之上一道蜘蛛网的紫色闪电陡然爆开,将大地照得一片炫白。

那闪电在空中足足停滞了数秒,组成了一个千古罕见奇异图案,竟然像极了那最贵女人的容貌。

这一晚上,abo强制标记受孕成绩金锋睡得很香。

因为自己要等的人两个人已经来了一个,还有一个人来不来已经不再重要。

有郑威这个意外送上门来的大肥肉,金锋心里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跟他们决一死战。

暴雨肆虐了整整一个晚上,紧挨着黄浦江的魔都开启了今年第一次的看海模式。各种漏雨已成了常态,早已见惯不惊。

围着一圈的女人看安宁身上的衣服,有的还上手摸了摸:“这是啥呢子啊,摸着可真软乎,咱们县里卖的那个都是粗呢子,摸着有点扎手,不像这个光滑。”

安宁笑了笑:“这个不是呢子,这是羊绒。”

“这个得不少钱吧?”

“也不多,就是三百多块钱。”

这三百多块钱一出口,登时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萧元就趁机带着安宁进了家门。

他俩一走,那些女人就开始议论了:“真是败家娘们,三百多块钱能买多少肉啊,一家子能吃一年了吧,她就买这么一件衣服……”

“一件衣服就三百多,她那一身得大几百吧,元子以后得干多少苦力活才能养得起啊。”

“一看就不是正经过日子的,瞧着吧,有萧家哭的。”

钟六妹在门口听着了安宁那些话,安宁进门笑着跟她打招呼,她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安宁也不气,跟着萧元就进屋坐下。

钟六妹带着一肚子火进屋,进了门她就笑了:“这是老三的对象吧,当a太高冷是要被标记的你是叫裴,裴什么来着。”

见到陈梦的样子,陈楚接过了那个信封,一到手,陈楚就有一个大概的印象。

“这是给你的,出去了可不要跟若芸姐吃饭钱都不够!”陈梦故作大方的说道,可小脸都心疼的快皱成了小包子,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把。

陈楚打开信封,见到里面有一张五十的,其余的都是小票,甚至还有几个五分的硬币,加起来不下两百多块,看的出来,陈梦是把她这么多年压箱底的压岁钱,都给拿了出来。

看着这些钱,陈楚哑然失笑,随后心头又是一暖,想要拒绝这钱,可看到陈梦的表情,又收了回去,现在陈楚身上钱虽然不多,不过比起陈梦这点钱,却还是要多的多!

将信封收了起来,陈楚捏了一把陈梦的小包子脸,在没有变成瓜子脸之前,这手感是真的好啊,满手的胶原蛋白。

被陈楚捏到的陈梦,本想要躲开,不过一想到陈楚这就要走了,便也没有躲开,下一次陈楚再想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这么一想,陈梦竟然能想通了。

“下次我回来,只要你能考进班里前……二十名,”陈楚斟酌了一下,定了一个对陈梦有些难度,而有希望的目标,“到时候答应你的那些东西,全部买给你,而且到时候送你去燕京上学!”

2021-07-05

2021-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