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喜欢by一时半会御_《失宠脔童》by细菌

守在门口的那些雇佣兵几乎都要看傻了,有些反应快还举枪朝着织田浩二射击,但是不等子.弹打到他,他整个人就如同飞人一般直接从二楼的窗户处破窗而入!

“哗啦”一声,浑身扎满了玻璃碎片的织田浩二面目狰狞地出现在了二楼的瞭望室里。

几个属于冷子峰技术兵种的手下,正在那里忙活着用无线通讯设备和外界取得联系,以便让外面的人好派来支援!

对于冲天而降的织田浩二一点防备都没有,以至于瞬间就被织田浩二完成四杀!

此刻的冷子峰正躲在一楼的走廊里,紧张地看着院子里的局势,忽然听到自己的楼上一阵惨叫连连,他身前的四五个贴身保镖也连忙围成一个圈把他护卫到了中间。

就在他们的防卫阵型刚刚形成,只听二楼的走廊里传来一声诡异嘶吼。

这种频率极低的吼声,对人的听觉神经似乎损害极大,顿时有几个保镖扔掉了手中的武器直接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就在这个时候,织田浩二诡异的身形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他伸出十根长着弯弯曲曲指甲的手指,分别抓向离他最近的两个保镖的面部。

“噗!”

“噗!”

两声,那两个黑人保镖的脸上皮肤几乎完全被织田浩二给剥落了下来,两个人顿时痛疼难忍地轰然倒地。

“啊!你……”冷子峰一声惊呼,举枪就射!

“砰!”地一声,沙漠。之鹰的子.弹重重地打在织田浩二的肋骨上!

不过本来应该被打穿身体,却凭借着皮肤和肌肉组织的韧性牢牢地把那颗子弹给包裹住了!

但即便是这样,这发子.弹的强大动能依然让织田浩二往后一个趔趄。

“嘶……”织田浩二裂开那张几乎已经看不到嘴唇黑洞一般的大嘴,再次发出诡异的低吼。

身体的受伤反而让他更加凶性大发,好喜欢by一时半会御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冷子峰,这个年轻人一直处于其他人团团包围之中,显然是这支队伍的领袖。

所以只要控制住了他,就完全可以掌握整个局势了!

他嗖地一下再一次窜到了冷子峰的身边,刷刷刷几下再次重伤了冷子峰身边仅余的几个保镖后,反而不着急动手了。

易之行这马上是反应了过来,是陈修救了自己。

陈修一扑倒易之行也来不及多想,地上抱在一起往边上一滚,这身子才滚出去,“砰、砰、砰”的三声枪响,原来刚才他们躺下的地方留下了三个冒着白烟的子弹孔。

此时两人已经滚到了屋子边上的墙上,是枪手的死角。易之行想要探头出去看下对方什么人是被陈修一把扯了回去,低声说道:“你不要命了!”

陈修是脱下自己的外套,又抢过易之行手里当中拐杖的树枝,撑起外套往外一探。

“砰、砰!”

又是两下枪声,外套上已经多了两个弹洞。

“看到了没有,神枪手!”

易之行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刚才要不是陈修拉住自己就已经是被一枪爆头了。

“现在怎么办?”

陈修从地上捡起两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紧紧捏在手里。

易之行瞳孔为止一收缩,吐槽说道:“不是吧,别人用枪,你用石头!”

“靠,我倒是也想用枪啊,你去弄一把来给我啊!”

要说是拉开距离的话,生日与婚礼by一时半会拥有地形优势和重火力的雇佣兵显然非常有优势,但是一旦双方进入到了近战,那战斗的局面就马上发生了改变。

尽管这些雇佣兵每一个人的身手都相当不错,但是他们面对却是几乎对普通物理攻击免疫的生化日军。

普通的手.枪,匕.首都很难对他们造成致命伤害,而他们那锋利如刀的手指甲以及牙齿却可以轻易地撕开一个个雇佣兵的喉咙。

所以想要干掉一个生化日军往往要以付出五六个雇佣兵的生命代价来交换,顿时刚刚还铁板一块的防御阵型被人家弄得千疮百孔。

这些生化日军中织田浩二的战斗力最为恐怖,他身体灵活地几乎如同一只猿猴一般,甚至可以像一些武侠电影中那样地飞檐走壁地从各种角度攻击敌人。

他在连续击毙数个雇佣军后,已经杀到要塞小楼的门口,看着那些举着厚厚的防爆盾牌守在门口的雇佣军,织田浩二干瘪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只见他如同一只电影中的人狼一般,整个身体先是团缩到了一起,然后四肢猛地发力,紧接着身体如同不受地心引力的束缚了一般,直接顺着要塞小楼垂直的墙壁爬了上去!

薛晓璐很洒脱的挥挥手:“没事,那咱们先聊聊吧……哦对了,杜拉拉你们想找谁演?”

“呃,可能是我女朋友程好。不过这个人选暂时还没有最后确定。”贺新挠挠头皮道。似是而非 一时半会 小说

从徐才人手里把这个《杜拉拉》的版权抢过来,原本就是女朋友的意气之举,她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要演杜拉拉这个角色,但是贺新看得出来,她对这个角色的**远远没有当初要李宝莉这个角色来得强烈。

“哦,是程好啊……”

薛晓璐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似乎有所保留,但她马上又笑道:“那也挺好。”

对于剧本的风格,贺新的要求很简单,也许是受到原版电影的影响,他还是坚持以职场为概念,尽量放大爱情的元素。

“我原本因为你们想做成中国版的《穿普拉达的女王》,原来你们还是想有所区别。”

咦!

本届东京电影节,曾经执导电影《暖》获得过金麒麟奖的中国导演霍键起就是评委之一,而评委会主席则是好莱坞老牌影帝强.沃特,这位经常在美国大片里饰演类似中情局头目这样的大反派。不过他有个更加出名的女儿——安吉丽娜.朱莉。

姜炜呵呵笑了笑,接着却又不由点点头,感慨道:“也是,你们这部片子,不存在入围不入围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拿到金麒麟奖的问题。说实话,当时我看完这部片子的时候,这心里好几天都不能平静。故事好,小帅拍的也好,但更让我吃惊的是小程演的好,真的是能震撼到心灵的表演。”

之前《万箭穿心》完成之后,依赖的喜欢小说by舞子王晓帅曾经组织过一次小型的看片会,姜炜、刁一男等人都在邀请之列。当时贺新还在忙着拍《人间正道是沧桑》,并没有参加,但据事后女朋友的描述,反响特别好,尤其是对她在片中的表演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姜炜接着又有些不解道:“以这部片子的质量,完全可以拿到三大节上去参展,而且我还听说上次穆勒先生来的时候还曾专门邀请过。没想到你们居然报名参加了东影节。”

“不是我接了这部戏,而是这部片子现在已经是我们新皓传媒明年的一个项目。不光是我? 还有我女朋友都一起参与这部戏。”

“嗯,这部片子的本子我看过,视角独特,台词诙谐幽默,对曾经的那段历史有着强烈的人文关照。有你们俩口子加盟,我相信这部戏将来一定能够成功……哦对了? 我记得你老家好象也是老工业基地? 跟张蒙剧本中描述的鞍山差不多?”

“没错,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我当初在看剧本时候就特别感触? 甚至都没跟浩子商量? 决定投资这部戏。”

贺新说着,脸上下意识的露出一些苦涩。

可能在作品或者剧本中可以大谈什么人文关照之类的,但是只有亲眼目睹、亲身体验过当年的下岗潮? 才能真正体会到剧本中所描绘的陈桂林们的艰辛、无奈和悲哀。

姜炜也跟着叹息了一声?一时半会的所有小说 他了解贺新的身世? 并没有把这个话题再展开。

不过他又皱着眉头道:“小贺,这次你怎么想到要拍这么一个题材?”

因为之前在电话里沟通过? 起初姜炜根本不知道如今市面上有《杜拉拉升职记》这么一部畅销。而且作为一个老派知识分子? 姜炜始终认为电影是一门艺术,并不是他就排斥所谓的商业片。但贺新不一样,套句后世的话来形容,他就是所谓的文艺男神。居然要拍这种爆米花电影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2021-07-06

2021-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