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攻毒gl_以毒攻毒gl全文阅读

到时候,以周安可的性子,不仅不会表达自己的不满,反而还会不断的安慰苏锐。

这世界其实是有点邪乎的,往往会你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

浴室里的水声停下来了,这表明周安可洗完了澡。

后者把身上擦干之后,对着镜子,犯了难。

“这可怎么办呀。”她望着镜子里的柔美曲线和无比白皙的肌肤,有些犯难。

因为……她没有把干净的内衣带进浴室!

刚刚苏锐是把周安可从泳池直接抱到了房间里的!根本没给对方收拾衣物的机会!

而周安可一直沉浸在甜蜜之中,也根本没想起来这件事情!

这一下可怎么办呢?难道要让苏锐给自己送进来吗?

这也太羞人了啊!比被从水里面托举起来还要让人感觉到害羞!

或者说,自己真-空上阵,里面一丝也不挂但是裹着浴巾走出去?自己去拿衣服?

可是,万一浴巾围得不够紧,不小心松开了怎么办!

这个回答真的很有周安可的特色,这位水乡姑娘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苏锐哪里是在让她玩游戏,这个禽兽分明是在飙车。

“再游两圈吧……”苏锐说道。

随后,他把手从周安可的臀后挪开,挪到了腰上,轻轻一推。

伴随着这个动作,苏锐的掌心之中也失去了那种温暖的陷入感与包裹感。

嗯,这瞬间的脱离,怎么还让人感觉到挺失落的呢?

周安可便舒展着僵硬的身体,扑腾扑腾的游出去好几米。

也许是由于心里面波动太大,以毒攻毒gl导致周安可的动作有些不平衡,有两次都差点沉了下去。

苏锐看着周安可的状态,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鸟泳裤,摇了摇头,问道:“你愤怒吗?”

他在问那只被关在笼子里小鸟图案,不过,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却不能够给他答案。

泳池的夜很美,但是,此时的苏锐和周安可都没有太多的心情来欣赏这夜色,他们在泳池里游了两个来回之后,就听见周安可说道:“你要不要先回去洗澡……你洗澡的速度比较快。”

“那好,我们一起查。”苏逍遥抱着她回到房间,两人坐在椅子上,查看着电脑里面的监控。

从早晨到现在,显示进出客房的人,除去盛心灵,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在老宅里工作了多年的陈妈。

那是苏母用惯了的佣人,从娘家带来的,多年为苏母风里来雨里去,可以说是苏母面前的唯一红人。

身份地位,只能和苏老爷子的哥们周管家相提并论。

待遇甚至只差于当家主母。

可以说,除了苏母,没人能使唤她。

她的意思,就代表着苏母的意思。

盛心灵不知道这些,但是苏逍遥知道。楔子 以毒攻毒gl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怎么也没想到,苏母对盛心灵竟然有这么大的意见。

盛心灵一看监控,进出的佣人是她没见过的,微微蹙眉。她没得罪过这个人,也不知道怎么这个佣人,会这么对她。

豪门里面的猫腻瞬间上来,她眼眸微眯,这件事不简单,绝对是有人使唤这个佣人来的。

苏老爷子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接过周管家倒的一杯热茶,抿了一口。

苏母不敢置信的看着苏逍遥,神色有些陌生,再没有什么比自己亲儿子把自己卖了,这件事更让人忧伤的了。

“陈云,你在苏家待够了,回你陈家去吧。歇歇,啥时候歇够了啥时候回来。”苏老爷子又抿下一口热茶,他锐利的眼眸落在苏母的身上。

陈云,是苏母的名字。

苏母浑身一僵,她没想到苏老爷子竟要为一件小事逼她走。

她的双眸含泪,挺着傲骨道:“爸,我不走!”

若是以这样的理由被赶回陈家,那她的颜面都要荡然无存了。

她陈云娇生惯养到大,还从未受过这样的事情。

苏老爷子瞥了她一眼,然后冷笑了一声:“这可由不得你,你还是回你陈家去吧。以毒攻毒的结果对了,走的时候别带上苏家的东西,比如说我儿子给你的黑卡什么的。”

“要我两宿清风回娘家,我绝对不同意。”苏母一脸的抗拒。

这时苏老爷子扫了一眼站在苏逍遥身边得盛心灵,眼底划过一抹思量。

“可是,我现在一身能力全禁了,也没有办法布置幻阵,只能布些简单的阵法,但是这些阵法都有一个特点,会改变一些外在的环境,这样就很可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所以在难弄也得弄不是。”

现在我们得想别的办法,只是这个国家想买山为私有,有些困难啊!

困难吗!只要懂得变通就行了,对于有的人来说,这非常的困难,但对有些人来说,这真的很简单,比如说我要开发这个山,虽然是市区的,但是这并不防碍开发。

只要我不破坏原生态,一切都好说,何况证件这些东西,好像很容易弄的。

“小主人你想造假吗!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开发商这种生物的存在怎么能叫造假,综影视快穿以毒攻毒嫖男神我们的身份算不算造假。”

这个算不同的吧!我们也不会做损害别人利益的事,这种怎么可能算造假,何况小主人就算是造假也只有你,我和猫小妹都不用身份证明的。

“对了,小主人以你的年纪,你该办身份证了吧!”

你的意思是说,以这个地方地名来办身份证,然后来个以假乱真,不过这也有些麻烦,随近的的户籍的话到是好改,但是这得改一些人的记忆啊!

“呵呵,这是太古联盟高层的一致决定,你们谁有意见?”辛易捷一句话就镇住了众人,他们再怎么不满,那也绝不敢跟太古联盟高层作对,否则不仅是前途堪忧,连性命都未必保得住。

何况他们虽说实力不差,可真正对这个规则不满的只是那些同级之中垫底的弟子而已,真正出类拔萃的各派核心弟子却不会把这点难度放在眼里,说白了,只有弱者才会发这些牢骚,而既然是弱者,哪有违抗太古联盟高层决定的底气?

如果换做冰无情,面对这些人的牢骚顶多就是一声冷哼,压根就不屑多解释一句,不过辛易捷就要忠厚得多了,见众人似乎仍有不满,想了想还是准备解释几句。

“老夫早就说了,这次试炼大比的目的就是选拔出兼具实力与潜力的弟子,而且比试规则并不算多么严苛,诸位如果真的符合条件,那么并不难获取试炼资格,不过要是空有等级却毫无潜力的话,以毒攻毒 小说免费那就没什么好说了,与其去太古试炼妨碍其他更有潜力的弟子,还不如早早回去太古小江湖。”辛易捷说道。

话是不太好听,不过理就是这个理,从各个太古门派的角度考虑,一个吊车尾筑基大圆满弟子的价值还远远比不上一个资质出众的筑基初期弟子,可如果同时放这俩人到太古试炼之中,那么占便宜的必然是筑基大圆满弟子。

打开门,陆欣然正在给孩子喂饭,房间里只有她一人。

门口的保镖站得笔直,看见盛心灵带人来便侧过身子让路。

陆欣然听见动静看过来,没想到是盛心灵回来了。她脸色惊喜,站起来走过来时才发现苏逍遥也跟着。

“盛心灵,你终于肯回来了。”陆欣然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视线看向苏逍遥时淡淡的打了个招呼。

苏逍遥点头示意听见了,迈开大长腿走了过来。看见在餐桌旁边坐着的小孩,心里有一个想法。

这个孩子长得简直就是顾昶儒的翻版,举手投足都有顾昶儒的影子!

孩子看见他冷酷的脸,神色逐渐变化,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妈妈,妈妈~”他稚嫩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喊陆欣然,两行清泪落下。

陆欣然立刻走过来,扫了苏逍遥一眼,看见他郁闷的神色,便噗嗤笑了一下,善意的劝道。

“多对孩子笑笑,你那冷酷的样子把小孩都吓哭了。”

盛心灵一脸好奇的走过来,看见小孩直往陆欣然怀里缩。再看看苏逍遥一脸臭臭的表情,也跟着噗嗤一笑。

2021-07-07

2021-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