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仙尊师傅_我的师父是仙帝

刘笑语目眦欲裂地瞪着袁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不认识眼前这张面孔了。

细看,这个曾经跟袁禾一模一样的脸孔,竟不知何时变得不再像两个孪生姊妹。

相由心生,恶毒的女人与心地善良的人,面相自不相同。

“想要药是吗?”袁木起身拿起桌子上的药瓶,晃了晃,里面的药似乎不多了。

“你如果答应帮我抢回司华诚,我就把药给你,你就还是我妈,将来我嫁给司华诚,当上阔太太,我会好好孝敬你,给你治病,也给你养老送终。”袁木邪魅地笑着。

刘笑语随着她一起笑,但她的笑很凄惨,她笑自己可悲的下场,笑自己的愚蠢,“袁石开难道没告诉你司华诚是谁的孩子吗?”

说完这句话,刘笑语看着窗外的夜色,喃喃自语:“小禾,是妈妈对不起你……”

“谁的孩子?”袁木愣了好一会儿。

猛然想起当初刘笑语极力反对袁禾和司华诚交往,若说刘笑语偏心袁禾,那为什么还要反对?

她仿佛抓住了问题的答案,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会是真的。

平时看惯了一身黑衣的她,如今换上了截然不同的颜色,给人一种全新之感。

如果说之前的夜莺是冷酷的,那么她现在就是和煦的,虽然这和煦还不至于达到温暖的程度,但相比较之前的冰点而言,已经是极大的改变了。

“其实,就算你不摘掉口罩,也算是个千里挑一的大美女了。”苏锐说道。

女人都是爱美的,没有人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就连冷酷如夜莺也不能免俗。她听到苏锐的话,目光中的冷酷神色缓和了一些。

“以后可以多选择一些其他色彩的衣服,单纯的黑色虽然很酷,但是某些时候会让人觉得压抑。”

不过两人都是好脾气的性格,都没有多说什么,而且开始已经给足太衍和允儿镜头,所以后面也么怎么说到他们俩个头上去。我的绝色仙尊师傅

“饭都吃好了没?”

“内!”

其他人都是应了一声,只有朴太衍和允儿低头快速进行着吃饭,两人饭量都是很大的,到底是谁影响了谁,这个很不好说,允儿一直是说自己俩兄妹一起吃多了,才养成的这样大饭量,有的时候吃饭就是这样,大家抢着吃能吃下更多。

没看金泰妍每次和他们两兄妹一起都能吃下不少,泰妍欧尼她好像从这个家伙白PD身份离开后,就是饭量一直在变小,至于是不是为了减肥,没有这种苦恼的允儿表示自己不知道。

“我们现在进行一个简单的游戏。”

反正两人一直吃到工作人员来开始整理餐具,接着吃饱的的两人就并排的坐在一边,也懒得换位置了。

游戏很简单,就是一个人那闹钟设定一个时间,接着大家拿着手机互相传递,并提出问题,拿到手机的一定要回答问题,然后再向别人提出问题,才能把手机传下去,手机在谁手上闹钟响起,谁就被淘汰。

“为什么不能动?这都是我的钱!是司华诚给我的精神损失费。”袁木的声音很好听,即便发火也难掩她优美的声线。

但她的面目却很狰狞,看起来倒真有几分精神病的架势。

腹部一阵抽痛,刘笑语想起来晚上没吃药,她试图起身,可疼痛加剧。

深呼吸,她试了几次均未能站起身,女师男徒修仙养成只得向从抽屉里往外拿钱的袁木求助。

“木木,妈妈肚子疼,你把那瓶药拿给妈妈吃。”刘笑语颤声对袁木说,并指了指桌面上被钱掀倒的药瓶给袁木看。

袁木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脸色开始发白的刘笑语,“好啊,那你告诉我,这些钱你是不是打算留给袁禾的?”

抽屉里的钱也就二十多万,对比这些年来刘笑语花在袁木身上的钱,根本算不得什么。

为了找到袁木,也是为了阻止袁石作践袁木,她不惜低价卖掉自己的房子,大部分给了袁石开,让他去还赌债,放过袁木。

为了不让袁木接客,她用自己的病躯替代她。

“跟我去买衣服。”苏锐停好车后,对夜莺说道。

“为什么要买衣服?”夜莺盯着他,很显然不愿意。

“大姐,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要是穿着这紧身的黑衣黑裤黑口罩出现在大街上,是个人都会认为你脑子有问题!现在是六月底,六月底!所有女人都穿裙子热裤的好不好!”苏锐简直要抓狂了,他在此刻甚至开始怀疑夜莺的性别了,她究竟是不是个正常女人?

“我不换衣服。”夜莺依旧不同意,她冷冷的瞥了苏锐一眼,那眼神……就像是看个傻瓜一样。

“大姐,你在首都太有名了,他们都知道你是白秦川的人,只要穿着这身衣服出现在大街上,别人见你之后,主角叫秦墨有五个师傅拍一张照片传到网上,那么所有人都知道你在津山了,敌人会不会因此而警惕?会不会改变计划?那么我们的所有安排就都白费了!”

为了把这个女人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苏锐还真的是费了不少的心思!

“我就呆在车里不出去。”夜莺看起来油盐不进。

苏锐恼火的看着她:“夜莺,我很认真的告诉你,在你没有任何的侦查手段前提下,化妆就是最好的伪装,我可不想因为一个猪队友而导致满盘皆输!”

楚家人当然都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也不敢说出来,林逸虽然一直没有展露什么血淋淋的凶残手段,但那种威压却更胜一筹。

到了现在,楚天路就算不想当也不行了,不过这个一根筋的家伙忽然开窍了一般,对林逸抱拳道:“林逸老大,请收下我这个小弟,要不然我可不敢接手楚家少家主!”

林逸双眉一扬道:“你这是威胁我?”

楚天路顿时吓了一跳,马上摇手道:“怎么可能,晚辈哪儿敢啊!既然前辈觉得晚辈高攀不上,那就算了!”

林逸沉吟片刻道:“算了,老是听你前辈晚辈的也挺烦,就收你做个小弟好了!”

反正林逸小弟多了,也不差这一个,而且林逸对楚天路也不反感,玄幻开局九个仙女师傅之前就有过收下这个小弟的心思,既然楚天路自己提出来了,那就顺水推舟答应好了。

楚天路大喜,再次抱拳道:“多谢林逸老大了!”

对于楚天路突然的举动,楚云天倒是很高兴,能够让楚天路认林逸做老大,显然是很符合楚家的利益的,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一件坏事。

苏锐把衣服鞋子一股脑塞进夜莺的怀里,自己也去选衣服了。

夜莺犹豫了一下,终于走进了换衣间,她很少出来买衣服,因此对于这种在狭小空间中换衣服的举动觉得很不习惯。

苏锐并没有想趁机占夜莺的便宜,也没有给她挑一些超短裙也运动背心之类的,只是选择了白色薄款的运动裤,运动t恤,白色的棒球帽,还有白色的运动鞋。

夜莺又对着镜子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缓缓拉开黑衣拉链,让那从未被男人开发过的身体出现在镜子里。

如果说亲密接触的话,她这辈子只和苏锐有过这样的经历,那还是她为了刺杀苏锐才乔装打扮,人生第一次换上比基尼。

一身黑衣的夜莺缓缓消失,花千骨之我师傅太绝色一身白衣的她重又出现。

说来也是奇怪,苏锐的眼力竟然比裁缝的尺子还要准,他为夜莺所挑的每一件衣服都十分合适,就连鞋子也是正好合脚。

也不知道苏锐是从哪里找的,居然从耐克店里翻出来一只白色口罩,看着这躺在手心中的白色口罩,夜莺面露复杂之色。

夜莺的表情涌现出一股怒意。

苏锐看起来很不爽,说道:“白秦川临走的时候,让你一切听从我的指挥,你现在把这些话都抛到脑后去了吗?”

“他管不了我。”

如果白秦川听到夜莺的话,估计会气个半死。这还是个合格的手下吗?话里话外都不给老板半点面子!

“夜莺!”苏锐眯着眼睛,声音陡然提高八度:“我再告诉你一遍!对方不仅想要我的命,还差点害死了你二师兄!这是整个翠松山的耻辱!你比我更清楚,张不凡那个老家伙对脸面看的极重,倘若你此行失败,他恐怕会亲自出山!”

听了这句话,后面的王飞志根本无法控制住颤抖地身体,几乎都要吓尿了。

就算他这次保住了性命,回到翠松山之后,肯定还要面对师父的严厉惩罚!

“夜莺,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仅仅依靠你的武力是绝对无法完成任务的,如果因为你不听指挥而导致自己身死当场,可不要怪我!”

苏锐看起来已是气急,推开车门,怒气冲冲的走了下去!

2021-07-06

2021-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