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太监gl_穿越成帝王独宠皇后gl

奈何红发女子眼中只有眼前的利益,完全不顾林逸的提示和警告,最后谁都没得到想要的东西。

解决这些人之后,林逸和七个分身分站八个方位,按照脑海中得到的提示,顺利开启了星辰之门。

八个人才能开启的星辰之门,林逸一个人就能完成,木林森幻千变分出来的分身,同样被这个平台承认。

堪称作弊一般的能力,但这里除了林逸,也没人能使用。

穿过最后这道星辰门户,眼前豁然开朗,周围的星光全都黯淡下去,只剩下中心那颗宛如恒星般熊熊燃烧的球体。

林逸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信息,第一层原本的最终奖励……被取消了!

因为林逸通过最后一道门的方法有问题,最后也只有一个人出现在平台上,原本是八个人同时获取的奖励,被直接取消了。

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星辰之力冲刷身体,之前九十九级获取的星辰之力总和的九倍量星辰之力自虚空落下,将林逸彻底包裹在其中。

这一次,林逸的皮肤没有成为阻碍,星辰之力终于渗透进去,揉入了肌肉之中。

“安安,你回来了,你妈妈和你爸去进货了。早饭吃过没?”

见到大侄子,王景华诧异了片刻,继而问了一句。

“我吃过了,我先上去看一下。”

点了点头,满身大汗的周安安没想法闲聊,快速走上二楼。

坐了一趟车,早上跑完步洗的澡又白洗了,先冲个澡。

看到摆设很土的客厅,洗完澡的周安安舒服地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上去,穿越太监gl吹着电风扇。

随手拿起茶几上的记账本,周安安发觉电话里得知老妈淘宝店生意很好,真不是一句空话。

一天之间,竟然能卖出上百个小电风扇,四五十个保温杯,日盈利超过了两千,这生意简直赚大了。

休息完之后,周安安拿起先前带上来的东西,去了旁边的大姑家。

“姑丈。”

走进大姑家门,周安安就看到正埋头擦地的大姑父,心里忍不住一暖。

这重生的一年来,最让他欣喜的,莫过于改变了这位大姑父的生命轨迹。

青年的脸色微微一变,男人也急了:“医生,这究竟是怎么一个病啊!”

“心病!”

方寒有什么说什么,道:“这个病就是被气的,家里情况不好,儿子动手打自己,心伤了,有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女人从头到尾,一直没吭声,那会儿男人吐血,方寒过去的时候也只是在女人的眼中看到了绝望和无助,从那会儿一直到现在,女人都是一声不吭,也就方寒问症状的时候低声说了几句。

这正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现。

五十来岁,对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十之八九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可以说活的就是子女,奋斗、赚钱,干劲十足,穿越爱新觉罗gl不敢病,不敢休息,不敢喊累,都是为了子女。

子女要上学,衣食住行,儿子长大了要成家,要结婚娶媳妇,要买房买车,这都是很大的负担。

可无论负担再重,只要子女懂事,父母再苦再累总是有盼头的。

然而青年的举动却等于熄灭了女人的希望。

方寒没吭声,让女人换了一条胳膊,继续摸脉,同时观察着女人的气色。

别看女人症状不少,可无论是从脉象还是气色来看,女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病,这还是心病.......

“生病之前两口子吵架了?”方寒试着问。

“没有,和儿子吵架了!”男人叹了口气。

青年下意识的有些眼神闪烁。

“能详细说说吗?”方寒问。

男人又叹了口气,道:“哎,我儿子今年二十五岁了,毕业其实已经有一年了,一年时间换了好几家单位,一分钱没赚,还找家里要了不少,大半年前,我父亲生病住院,又花了不少钱,老人家还去世了,家里看病,办葬礼,花了不少钱,还欠了一屁股债,可他.......”

说着男人看了一眼儿子,穿越明朝太监能玩妃子气的胸口起伏:“可他还是不出去好好工作,还找他妈要钱,她妈不给,他还打她妈........”

“我就是当时上头,没控制住,再说,也没打到.......”青年急忙辩解。

随即,他又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先别说其他的,你刚才怎么样,顺利吗?”

叶君泽闻言,点点头,回答道:“还算不错,不算太困难,你呢?”

“差不多啦,我自己感觉还算挺顺利的。”李凌笑着说道。

叶君泽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叶君泽看着旁边的人群,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和李凌说道:“他们应该都在接受雷老师的指导,你不过去听一听吗?”

李凌摆了摆手,说道:“这不着急,刚才大体上我也听了一下了,有一些问题我等会单独问一下老师就好了。”

听到李凌有自己的想法,叶君泽便不再多言,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李凌眼珠子一转,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看着叶君泽说道:“说起来,你不会又是第一个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吧?”

叶君泽闻言,看了一眼李凌,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问,倒是有些难为情了起来。

随即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回了一声道:“嗯,应该是的。”

这特么是每一层都多了一条命啊!

以如今的战斗力,配合三十秒无敌时间,面对一群黑暗魔兽一族顶尖强者,林逸都敢冲进去开无双模式!

林逸摸了摸下巴,有这种奖励,重生之我是顺治gl没抓到黑暗魔兽一族的活口好像也不算遗憾,反正来星云塔的黑暗魔兽一族多了,下次有的是机会抓他们。

本来嘛,裂海期的实力等级要活捉黑暗魔兽一族的强者还有些勉强,有了星辰不灭体,很多事情大有可为!

除此之外,林逸体内被压制的星辰之力,隐隐有被引动的趋势,不敢很肯定,但林逸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或许被引出来之后,会和渗透进来的星辰之力合而为一,自然而然的解决了这个最大的隐患。

可惜第一层得到的星辰之力还是太少太少,无法将体内和神识海内的星辰之力一下子都牵引出来,若是有遗漏,只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林逸唯有继续压制这些祸患,等之后再找机会解决。

奖励拿完,恒星一般燃烧着的球体释放出一道光芒,在林逸面前形成了圆形的传送通道。

林逸回头看了一眼,平台上星光璀璨,同时也是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黄衫茂和秦勿念仿佛不在这个平台上一般。

也不知道这两人现在什么情况,穿越到清朝当假太监如果还在的话,应该也差不多到最后一道门了吧?或者是已经被传送去其他地方了?

第二天清晨,周安安沿着小区的绿化带跑了十圈,没有碰到一个养眼的妹子。

呸,电视剧害人不浅。

“上车的,先买票。”

没有开玛莎拉蒂,嚼着口香糖的周安安将特地从小卖部找回的一块五递给了售票员。

这个售票员,就是曾经想和老爸一起购买婺城路线客车的陈某某,他小姨父的妹妹。

如今丽州到婺城的公交车身价已经涨了好几倍,年盈利也是风风火火,而这城乡公交依旧不温不火。

“哎,你是周友良家的?不要算了。”

接过周安安递来的钱,陈某某惊讶地说了一句,就要退钱,说起来大家还都是亲戚。

“要给的,要给的。”

关乎这一块五的人情,周安安是一点都不想欠。

尤其是这位前世今生让他错失一次成为富二代机会的陈某某,周安安表示不记仇,但是也不想结交。

对方眼光太浅,怕拉低自己的智商。

“这么客气。”

叶君泽闻言,不由得一阵气笑,挥手打掉了李凌竖起来的大拇指,回骂道:“去你大爷的。”

李凌丝毫不介意的笑了笑,然后便收敛起了笑容,正色道:“说起来,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们那几个也应该快出来了吧。”

叶君泽点点头,说道:“应该是,云天寒他们的实力也不算差,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架势,有些找不到头脑。但是,想来等他们找到思路的时候,就能马上通过了。”

“你说的没错,这第一个环节确实算不上是很难。要按我来说,充其量只能算是开胃菜的程度吧。”李凌闻言,同样点点头,回应道。

叶君泽听到他这样说,倒是眼前一亮,连忙打趣道:“哎呦,没看出来我们李大公子深藏不露啊,果然不愧是大户人家,眼界都要高了许多。”

李凌连忙挥手,回嘴道:“去去去,我看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那个人吧。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到这种时候,总能出乎人的意料,带来各种惊喜。”

叶君泽闻言,有心想要辩驳些什么,可是想了想,好像事实确实如同李凌说的这样。

2021-07-06

2021-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