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 放开微臣_微臣失礼了h

“此话当真?”余太仓顿时倒抽一口冷气,一招之内轻易解决一个元婴初期巅峰高手,而且令对方毫无抵抗之力,这种事情就算他恢复巅峰状态也根本做不到。

“千真万确,一问就知。”雪剑锋言之凿凿,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这件事儿毕竟就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知道的人太多了,也不差余太仓这一个。

这么一来,余太仓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也松动了。

一边是元婴大圆满的诱惑,另一边是林逸这个深不可测的威胁,他继续留在雪峰顶根本无济于事,毕竟就算养好伤又有什么用?

“好,老夫应下了。”余太仓很快做出了决定。

“太好了,咱们这就悄悄下山,我带你去见我的上峰。”雪剑锋顿时大喜过望,这下总算可以将功赎罪了!

从雪峰顶下来,两人一路隐匿气息,悄无声息遁出雪剑派地界,直奔阙罗山。

雪剑派上下对此则是浑然不觉,至于林逸则在亲自给冰无情疗伤,之前闭关被雪剑锋偷袭,冰无情受伤实在太重,这已经不是随便一枚大还丹就能解决的了,若是不小心处理极有可能留下后遗症。

光XBOX主机版,跟游戏驿站的光碟版两边,加起来就最少卖出了七百五十万套“荒野大镖客”!

即便只是简单的估算了一下,不少游戏公司,都开始吞起了口水,如果游戏驿站跟XBOX主机那边,没有在数据上搞小动作的话,那不算还未公布的PC版数据,公主 放开微臣光主机版“荒野大镖客”就为SG游戏贡献了两亿四千万美刀!

游戏驿站靠着“荒野大镖客”,单日进账三亿美刀!

游戏行业赚钱,这谁都知道,游戏行业是这个年代,最赚钱的产业之一,各行各业对这点都没什么意见,但这种收割机式的印钞机模式,还是让无数人红了眼。

随后直到深夜时,SG游戏才在平台上,姗姗来迟的发布公告,“荒野大镖客全平台首日销售超一千一百万份!”

SG游戏并没有公布具体的销售额,可即便是这样,还是让这消息,迅速刷屏各大媒体。

“荒野大镖客单日游戏销量破一千八百万份,SG游戏日入破十亿美刀!”

哪怕已经是到了深夜,可大大小小的游戏跟财经媒体,几乎都瞬间开始报道这条可以说彻底让无数人失眠的新闻。

各大互联网媒体,都在争相报道,荒野大镖客的制作成本为三亿美刀,再加上宣发成本,但上线当日,就已经让SG游戏全部回本,而且几乎是赚了一倍!

“荒野大镖客上线首日,SG游戏狂卷十二亿美金,创全球游戏跟娱乐行业新纪录,这标志着游戏“大制作”时代,已经到来!”

不出意外,当这份足以让任何一个行业,都为之疯狂的营收出炉之后,包括“华尔街日报”在内的诸多媒体,都开始大肆报道起来SG游戏。《待寝将军》by凌豹姿

“这是一款现象级游戏,首周销量,我们认为能够达到三千到三千三百万份,考虑到游戏销量的超长周期,我们认为这款游戏,未来十年的销量将突破八千万份,甚至更多!”

华尔街一家咨询机构麦格理的分析师,表现的简直比起SG游戏还要兴奋,直接给“荒野大镖客”,预测了全年五千万份的恐怖销量,彻底让外界惊楞了。

不管这位分析师,是根本什么数据给出的预测,全年五千万份的游戏销量,实在是太过吓人了,这意味着单靠这一款游戏,SG游戏就能够成为今年最赚钱的公司……之一!

除了一张床,靠墙角的位置还有一张桌子,有一个小电饭煲和一个电磁炉。

“吃晚饭了没有?妈妈弄点东西给你吃。”

至于她自己,已经在厂里食堂吃过了。

孟彩霞把床头的风扇打开,呼呼地吹了起来,吹散了屋子里的闷热之气。

“神仙大人带我吃过了呢。”窦小龙说。侍寝之臣by梨花烟雨

“神仙大人?”

听儿子又说到这个词,她心里有些疑惑。

而是他手里为什么一直提着一盏灯?

刚才那个年轻人给他买的玩具?

“那喝点水吧,这天气热的。”

屋内有凉白开,孟彩霞给儿子倒了一杯。

然后同时帮他把身上的蓝色羽绒服给脱了下来。

“这么热的天,怎么还穿着这么厚的衣服?自己要知道脱。”孟彩霞说。

看着儿子咕咚咕咚几下把水喝完。

坐在床沿上的孟彩霞把他拉过来,搂在怀里。

“来,让妈妈看看。”

窦小龙闻言没再说话,只是紧紧搂着妈妈。

过了好一会,窦小龙才又开口叫了一声。

“妈妈。”

“哎。”

“神仙大人说,我天亮就要走了,你以后不要想我哦。”窦小龙轻声说。

“去哪里?”

听儿子再次说要走,孟彩霞终于注意到不对劲。

“是谁要把他带走吗?孩子他爸?人贩子?”

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然后想到了报警,难道是今晚上见到的年轻人,可是不对啊,如果是坏人,为什么把小豆送到她这里来?

“我也不知道,不过死了就要去死了地方。公主微臣要你”窦小龙说。

孟彩霞闻言愣了一下,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伸手捧起他的小脸,温热的触感,让她的心安定不少,他笑道:“傻孩子,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以后你就跟妈妈在一起。”

可是窦小龙依旧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引魂灯。

“妈妈之所以能看到我,是因为神仙大人的引魂灯。”窦小龙说。

这下俩人才终于消停了下来。

“你们小辈都先去忙吧,我们有些事需要商量。”姚振书脸色严肃的说道。

说完便转身大步流星回到祖宅,姚德,姚建国还有其他几位长辈也跟随着走了进去。

姚岑则跟肖舜回到车上。

“你跟那位王老先生到底聊了什么?”姚岑也好奇问道。

“刚才说了,学术探讨。”肖舜回道。

王家的事不方便对外人说,肖舜自然也会为他们保守秘密,说学术探讨也不算骗人。

姚岑撇撇嘴:“不愿说拉倒。”

“回头房本下来了,你带上身份证,去把你的名字写上。”肖舜古井无波的说道。

姚岑愣了一下,一阵暖流陡然涌上心头,倒不是因为房子,至少说明这个男人是在乎她的。

可是姚岑没发觉,她竟然已经开始在乎这个混蛋是不是在乎她了……

“所以早上你那么说,只是为了气我妈是吗?”

“倒也不是,我就是想让她对我态度好一点,别老把离婚放在嘴边。”

“说什么傻话呢?”孟彩霞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引魂灯笑道。怎敌她千娇百媚

窦小龙见她不信,挣脱她的手,伸手拿起床上的一条毯子,盖在了引魂灯上。

“小心点,别烧着……”孟彩霞赶忙提醒道。

可是话说一半就愣住了,因为儿子一瞬间如同泡影一般,在她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豆?”

孟彩霞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想起刚才儿子所说的话。

立刻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

“小豆?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别吓妈妈。”

逼仄的出租屋内根本藏不住人。

很快她就掀开了遮住引魂灯的毯子。

然后她就看到儿子又出现在了她的身边,身上又穿上了那件刚脱下来的蓝色羽绒服。

“妈妈,你别难过。”

孟彩霞一把把他搂在怀里。

“不会的,小豆,不会的,不会的……”孟彩霞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这话虽说是临时起意,但其实也并不完全是他擅作主张,在此之前眼镜博士就提过招揽余太仓的可能性,只不过一来此人一直都在闭关状态,二来此人实力太高,没有合适的契机不好招揽,所以才一直没有做出尝试罢了。

眼下因为林逸紧逼,算是一个难得的契机,正好顺水推舟。

元婴大圆满!

这五个字对于任何一个元婴老怪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余太仓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在眼下这种刚刚冲击元婴后期失败的关口,这个诱惑的冲击几乎是无敌的。

余太仓不出意外的陷入了沉默,换做其他人说这话他绝对嗤之以鼻,可雪剑锋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就站在面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半晌,余太仓呼吸有些粗重的抬起了头:“你们真有办法让老夫触摸到元婴大圆满?”

“当然,我可从来没有浪费口水的习惯,我现在可是代表组织正式向您伸出橄榄枝,要不要成为站在整个太古小江湖的第一人,就看余长老你的决定了。”雪剑锋笑眯眯的继续劝诱道,心下则在暗暗盘算,这次要是能够说服余太仓入伙,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到时候眼镜博士非但不会责罚,反而还要重重有赏!

2021-07-07

2021-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