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上售票员_用蜜逼来卖票的售票员

“灵药……的确很难寻!”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和林逸说,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和林逸说。

“那……也总要有个寻找的方法吧?当初你那枚灵药,是从何而来?”林逸问道。

“当初……”林老头没有说下去,而是陷入了沉思!当年的那枚灵药,来自于雪谷,不过却是小逸的师父亲自去雪谷索要的!但是时过境迁,时隔多年,小逸的师父已经离开了,林老头也不可能再用当年的方式强夺一枚灵药来。

他离不开西星山村,就算是离开了,没有小逸师父的配合,也不可能有当年的震慑力!

有些事情,还没有到让林逸知道的时候,林老头让他过早的产生依赖感,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利,正如墨空文所说,历练中成长的林逸,会得到更多意想之外的好处。

而林逸现在一步一步成长,也证实了墨空文当初所说的话,事实上,墨空文的话,就没有不准的时候!当初,他说出了王心妍十八年后因果的话,林老头还有些奇怪。

可是没想到的是,转眼真的在十八年后,王心妍变成了林逸的女朋友?

当看到已经有人从里面出来以后,雷凡收回了视线,看着叶君泽说道:“好了,目前发现的问题就是这些了,能教给你的也都教给你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慢慢领悟了。”

叶君泽闻言,缓缓点头,一脸真诚的说道:“多谢雷老师。”

雷凡摆摆手,说道:“这些客套话就不要再说了,那你就在这里先好好想想之前和你说的。我失陪一下,去看看其他的人。”

叶君泽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微笑道:“好的,就不打扰雷老师你了。”

雷凡摆了摆手,在公车上上售票员没有说些什么,便向着刚才从房间里出来的那些人附近走去。

叶君泽目送着雷凡离开以后,便收回了视线。

想着在刚才雷凡教给他的全部的点,叶君泽揉了揉眉心,像是一时之间要把这些东西全部运用到现在的实战当中,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索性,叶君泽的心态不算很差。

叶君泽心里暗道:“管他呢,慢慢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全部熟练的运用起来了。”

他摇了摇头,便索性不再多想。

方寒没吭声,让女人换了一条胳膊,继续摸脉,同时观察着女人的气色。

别看女人症状不少,可无论是从脉象还是气色来看,女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病,这还是心病.......

“生病之前两口子吵架了?”方寒试着问。

“没有,和儿子吵架了!”男人叹了口气。

青年下意识的有些眼神闪烁。

“能详细说说吗?”方寒问。

男人又叹了口气,道:“哎,我儿子今年二十五岁了,毕业其实已经有一年了,一年时间换了好几家单位,一分钱没赚,还找家里要了不少,大半年前,我父亲生病住院,又花了不少钱,老人家还去世了,售票员岗位工作流程家里看病,办葬礼,花了不少钱,还欠了一屁股债,可他.......”

说着男人看了一眼儿子,气的胸口起伏:“可他还是不出去好好工作,还找他妈要钱,她妈不给,他还打她妈........”

“我就是当时上头,没控制住,再说,也没打到.......”青年急忙辩解。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再帮你研究研究,总不能让我的孙媳妇死吧?”林老头笑了笑,安慰道。

“呵呵……”林逸也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林逸对于林老头很是信任,这是一种莫名的信任,有时候,自己遇到了麻烦,林老头的话总能让自己莫名的心安:“对了,我的玉佩,会不会有用完能量的时候?”

林逸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玉佩,自己每天都用来修炼,而那突然出现的莫名其妙的鬼东西也占据了自己的玉佩里面和自己抢夺里面的天地灵气,如果自己的玉佩和王心妍的一样,那岂不是很快就用完了?

“哦,你的不会。”林老头摇了摇头,否定道:“王心妍的那一个是试制品,有缺陷,而你的是成品,没有缺陷,用蜜x来卖票的售票员你玉佩中的能量是……哦,简单的来说,你只要知道,是无穷无尽的就好了!”

“原来如此!”林逸顿时松了口气:“那玉佩的事情暂且不论,那株灵药,要怎么获得?”

“灵药……”林老头迟疑了一下,再次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老头子,难道那个灵药也很难寻?”林逸的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

不过此刻,林老头没有说出雪谷的原因不在于想隐瞒的当年的事情,而是在于,唐韵就在雪谷!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对林逸说才好,是告诉他呢?还是不告诉他呢?

如果告诉他,他去了之后,会不会遇到唐韵?会不会因此产生一些不良后果和影响呢?

“老头子,你怎么了?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呢?”林逸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那个灵药叫什么名字而已,事情过去太久了,现在才想起来。”林老头说道。

“哦?那叫什么名字?”林逸倒是也没有怀疑。

“那株灵药的名字叫做兰芥玉玲草,这株灵药,生长于上古门派雪谷,十分珍贵稀有……”林老头咬了咬牙,索性告诉了林逸,他总不能一直隐瞒吧?当然,林老头还不知道唐母在雪谷的壮举,如果知道,就不会和林逸说了,而是直接和楚梦瑶说了。

“上古门派雪谷?”林逸微微一愣,那不是章力钜那位老情人的门派么?看来和自己还真有渊源啊!不过,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将这株灵药给讨要来呢?公共车卖票女人员“老头子,当初你的灵药是怎么弄来的?”

将这些事情放在心里后,叶君泽转头向着四周看去。

只见此时已经不断的有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想来都已经是战胜了自己的幻影了。而这些人当中又有着一些人聚集在雷凡身边,想来同样是在接受着来自雷凡的指导。

叶君泽的视线不停的移动,很快,就在人群当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叶君泽低头想了一会,便有了主意,点了点头,起身向着看到的熟悉人影那里走去。

没走几步路,叶君泽便到了那人的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说道:“你也出来了?怎么样?”

被叶君泽拍肩膀的人闻言,马上转头,看向叶君泽,惊喜的说道:“哎,叶君泽,是你啊,我出来找你一直没看到,还以为你还在里面呢,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而能这样说话的人,自然便是李凌了。

叶君泽闻言,笑了笑,回答道:“刚才一直在那边,这里人现在这么多,你没看到我很正常。”

李凌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是。”

“给患者安排一下床位,先住院吧。”

方寒对叶开说了一声,然后对男人和青年道:“患者家属留一下。”

女人看了一眼方寒,又看了看丈夫,有些不愿意走。

往往医生这么说,那就意味着病情不乐观,哪怕是不懂医的人电视剧看多了,一些常识也能了解一些,各种医疗剧中,公交巴士上的售票员医生背着患者和患者家属交流,都不是什么好事。

“你先去吧,放心吧,肯定没事!”

男人对女人笑了笑。

经过这么会儿,男人的情况看上去好多了。

作为家里的支柱,男人必须撑着,一边有生病的妻子,一边是不孝的儿子,男人肩上的压力要比女人重得多。

叶开带着女人先走了,方寒示意青年在女人刚才坐的椅子上坐下,然后郑重的道:“你母亲的这个情况很不好,再这样下去可能撑不过半年!”

方寒这话不是吓唬,而是实事求是。

女人的这个情况确实很不妙,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半年都难说。

樊嫣闻言,马上摆了摆手,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大口喘息着,“别提了,可把我累坏了。”

那样子,就像是如果不是因为周围还有其他人的话,樊嫣就会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李凌见状,马上说道:“别急,慢点说。”

樊嫣闻言,摆了摆手,说道:“没关系,就是刚开始有些不熟悉,吃了些亏而已,后来适应过来就好多了,现在先让我歇会。”

两人见状,对视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李凌却转身不知道向着什么地方走去。

没一会,李凌便再次折返了回来,只是这次他的手上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带了几杯水过来。

将手中的水杯递给樊嫣,李凌说道:“喝吧。放心,干净的,我可什么都没动过。”

樊嫣闻言,俏脸有些微红,但还是接过了水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将整杯水一饮而尽后,樊嫣这才擦了擦嘴,有些回过气的样子,说道:“谢谢谢谢,这会才算是好些了。”

“不够还有。”李凌说着,再次将手中的水杯递给了樊嫣。

2021-07-08

2021-07-09